寂寞滿点。。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カテゴリ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トラックバック(-) | コメント(-) |

我会是你的 

2010.05.07 20:51

又是一年,忽地一夜,雪便是来了。

屋外,时不时旋起的冷风,夹杂着浮尘雪点叩着窗木棱子,声响虽不大却也听得分明。
屋内,暖和的火盆子,衬着有点晃荡的烛影,榻上歇着个人。低垂的星眸似是在看着手中的册子,可细听之下,绵长而又均的呼吸声又更像是早就入睡了一般。

很安静,哪怕吱呀一声,屋中又走进来一人也没有些微的变化。

怔了片刻,长空不由得心中轻叹了口气,这人总是这样的毫无顾忌啊。抬手将自己身上的披风解下,抖掉上面沾染的雪迹后来到火盆子前,双手撑平着,待感觉到有些温度之后便是很顺手地将之盖到了榻上之人的身上。这般一来二去的,榻上那人倒是一点醒的迹象也没,也不知是因何缘故会睡得那么沉竟也吵不醒的模样。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十六、赭墨日常(三)
这一天,小墨很“忧愁”滴在自家首都,蹲地发呆ing。
正巧路过的小紫瞄见了,于是……

紫:木头,让赭杉速度回里斯本一趟。
正一边看股市走向图一边等造船时间的金同学:怎么?
紫:小墨在造船厂附近蹲着。
金:哦。(切换密语对象:赭杉军)赭杉,你在哪?
赭:和天草他们一起,嗯,(看了眼图标)快到卡利卡特了。
金:没带上尘音?
赭:是啊,你怎么知道的?
金(无语滴望了眼天花板):荆衣说,尘音一个人在里斯本发呆,让你过去一趟。


(沉默了N秒)

赭:尘音,在吗?
墨:赭杉!(明显很开心的样子)
赭:你上来了多久?在哪?
墨:我今天一直挂着,也不记得上来多久了。我在里斯本。
赭:抱歉,我没留意到你在线上,我现在人在卡利卡特,等我一会儿就回来陪你。
墨:你一个人吗?
赭:和天草他们一起。
墨:哦。


(又沉默了N秒)

赭:尘音,我现在坐圣卡塔丽娜号*回来,你等我。
墨:哎!?


一小时后,赭杉军出现在了小墨面前。

赭:对不起,我以后会时常记得查看好友名单的。
墨(眨了眨眼):你就这么扔下天草他们?
赭:你在的时候我一定来陪你的,说好的不是吗?
墨:……傻瓜。


【OS:我只是想写点甜得能酸掉牙的内容而已。然后来写写四奇的现状:赭杉->WNS/小号木同学万年囤货号;小金->西瓜/小号昭穆尊在叛六国造船中;小紫->西瓜/小号尹秋君叛逃奥斯曼帝国;小墨:葡萄/小号墨曲星书囤集ing。】

所谓的日记杂事① 

2010.03.04 00:37

3月3日 星期三 武君记。

今天据说,是个不寻常的日子。

果然,月族那只小兔子又来了,说是来送月桂酒的,驱邪用。哼!驱什么邪,驱吾么?(视线不自觉转向窗外,自动聚元于耳力之上)

「二、二哥……」该死的小兔子!你的爪子快给吾从他的大腿上松开!
「……」你、你、你……!干嘛脸泛桃花地要把脸转过去啊!!!!可恶!
“啪”地一声,离着最近的一张案几应声而碎,色面具之下是一张着急而又愤恨、无奈的面容。【小小声滴吐槽:武君,汝要是真看不下眼,就咻地过去嘛……】

「……那个,这是吾与嫇娘一起新酿的月桂酒,你尝尝可好?」
「嗯,多谢。」
看着眼前人豪气地一掌拍开酒坛的封泥,咕咚咕咚地吞咽的动作,视线不禁然地凝固在了那人滑动的喉间,及若隐若现的一道水痕。真他娘的……要命的性感!怎么办?继续看下去干生气,亦或是过去人惹人嫌?

难为地,皱起了眉。想他一世枭雄,曾几何时竟要落到如此地步,不想落那人的面子,也不想就这样放任不管,该如何做?真真是,愁死个人呐~~~~

鴻歸家 

2009.11.16 18:25

Type:PILI小雨,奇峰道眉赭杉軍。
法定生日,与我自己同一天,(笑)。
【其实,他是13号到的家,照片也是那天拍的,随箱回来的还有很多东西,让我最幸福的就是朋友塞了很多小墨的周边陪他一起回来XDD】

以下,小剧场奉上。

薄氷 

2009.11.02 01:20

一屋子的,安静。

一角站着的长空,眼神时不时地飘移向此时在榻上似闭目沉思状的他们日盲族的希望——太阳之子的身上。有担心吗?他的心中告诉自己是有的,武君罗喉的那一记扣心血到底造成了多少的伤害是他所不知道的,所以担心也就是很自然的事情了。可,他却也同时开不了这口去问说,哪怕一句的仅仅可能是无关痛痒的所谓“关心”也罢的话语,所以,沉默、或者应该说是莫名的郁闷的情绪自然也一并存在着。

曾几何时,他是怀着何等荣耀的心情站在这个屋内,听着或是等着这个男人说如何如何;又何时起,他竟又是如此纠结难解的心情在觉得,自己也许也像大祭司那般退出去会更好些?可是真的若是他退了出去,要万一这个男人有个什么不好的状况发生……

「唉……」

一声很轻的叹息声,悄而无声地打破了屋内的安静。

是谁?立马警起来的长空迅速将视线所及之处扫了一遍,然后看到的结果是屋内依旧只有他和榻上的那位而已。那么,声音来源,很肯定的不是他自己一时想事儿想得太过入神而不自觉发出的……会是他吗?不确定的眼神停留在了那人的身上,半会儿的功夫后将眼神移开。倒不是他看出了什么端倪,而是,根本就没看出来有什么异常的反应。于是,他继续站在那儿,不发一语。

可,有的时候吧,你越觉着一切看着没事,太太平平的。

「嗯哼!」
这次,声音同样不很大,却也在这静得几乎是掉根针就能听得到的屋里弄出了些许不和谐的响动。自然,长空也听到了,循声找了过去,一看,竟是他们那上上下下宝得恨不得所有人都捧在手心里的太阳之子在隐忍着什么,额上豆大的汗珠不断地往外涌出,嘴角边不必说止不住的朱红血色看得让人不免心惊起来。连忙转身准备推门出去唤人来,却在下一刻他的脚步被身后的那人唤住了。

「不…要…!」
听在耳中,千叶的声音虽是较之前又弱了几分,但仍依旧透着那股子让他熟悉又别扭的固执。在心中暗暗地叹了口气,长空说道。「你,……得让大祭司来看看。」
「……。」像是努力平缓了下自己适才紊乱的气息吧,千叶的声音又恢复到了平日的说话腔调「吾无碍,不必。」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