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滿点。。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カテゴリ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トラックバック(-) | コメント(-) |

我会是你的 

2010.05.07 20:51

又是一年,忽地一夜,雪便是来了。

屋外,时不时旋起的冷风,夹杂着浮尘雪点叩着窗木棱子,声响虽不大却也听得分明。
屋内,暖和的火盆子,衬着有点晃荡的烛影,榻上歇着个人。低垂的星眸似是在看着手中的册子,可细听之下,绵长而又均的呼吸声又更像是早就入睡了一般。

很安静,哪怕吱呀一声,屋中又走进来一人也没有些微的变化。

怔了片刻,长空不由得心中轻叹了口气,这人总是这样的毫无顾忌啊。抬手将自己身上的披风解下,抖掉上面沾染的雪迹后来到火盆子前,双手撑平着,待感觉到有些温度之后便是很顺手地将之盖到了榻上之人的身上。这般一来二去的,榻上那人倒是一点醒的迹象也没,也不知是因何缘故会睡得那么沉竟也吵不醒的模样。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十六、赭墨日常(三)
这一天,小墨很“忧愁”滴在自家首都,蹲地发呆ing。
正巧路过的小紫瞄见了,于是……

紫:木头,让赭杉速度回里斯本一趟。
正一边看股市走向图一边等造船时间的金同学:怎么?
紫:小墨在造船厂附近蹲着。
金:哦。(切换密语对象:赭杉军)赭杉,你在哪?
赭:和天草他们一起,嗯,(看了眼图标)快到卡利卡特了。
金:没带上尘音?
赭:是啊,你怎么知道的?
金(无语滴望了眼天花板):荆衣说,尘音一个人在里斯本发呆,让你过去一趟。


(沉默了N秒)

赭:尘音,在吗?
墨:赭杉!(明显很开心的样子)
赭:你上来了多久?在哪?
墨:我今天一直挂着,也不记得上来多久了。我在里斯本。
赭:抱歉,我没留意到你在线上,我现在人在卡利卡特,等我一会儿就回来陪你。
墨:你一个人吗?
赭:和天草他们一起。
墨:哦。


(又沉默了N秒)

赭:尘音,我现在坐圣卡塔丽娜号*回来,你等我。
墨:哎!?


一小时后,赭杉军出现在了小墨面前。

赭:对不起,我以后会时常记得查看好友名单的。
墨(眨了眨眼):你就这么扔下天草他们?
赭:你在的时候我一定来陪你的,说好的不是吗?
墨:……傻瓜。


【OS:我只是想写点甜得能酸掉牙的内容而已。然后来写写四奇的现状:赭杉->WNS/小号木同学万年囤货号;小金->西瓜/小号昭穆尊在叛六国造船中;小紫->西瓜/小号尹秋君叛逃奥斯曼帝国;小墨:葡萄/小号墨曲星书囤集ing。】

所谓的日记杂事① 

2010.03.04 00:37

3月3日 星期三 武君记。

今天据说,是个不寻常的日子。

果然,月族那只小兔子又来了,说是来送月桂酒的,驱邪用。哼!驱什么邪,驱吾么?(视线不自觉转向窗外,自动聚元于耳力之上)

「二、二哥……」该死的小兔子!你的爪子快给吾从他的大腿上松开!
「……」你、你、你……!干嘛脸泛桃花地要把脸转过去啊!!!!可恶!
“啪”地一声,离着最近的一张案几应声而碎,色面具之下是一张着急而又愤恨、无奈的面容。【小小声滴吐槽:武君,汝要是真看不下眼,就咻地过去嘛……】

「……那个,这是吾与嫇娘一起新酿的月桂酒,你尝尝可好?」
「嗯,多谢。」
看着眼前人豪气地一掌拍开酒坛的封泥,咕咚咕咚地吞咽的动作,视线不禁然地凝固在了那人滑动的喉间,及若隐若现的一道水痕。真他娘的……要命的性感!怎么办?继续看下去干生气,亦或是过去人惹人嫌?

难为地,皱起了眉。想他一世枭雄,曾几何时竟要落到如此地步,不想落那人的面子,也不想就这样放任不管,该如何做?真真是,愁死个人呐~~~~

鴻歸家 

2009.11.16 18:25

Type:PILI小雨,奇峰道眉赭杉軍。
法定生日,与我自己同一天,(笑)。
【其实,他是13号到的家,照片也是那天拍的,随箱回来的还有很多东西,让我最幸福的就是朋友塞了很多小墨的周边陪他一起回来XDD】

以下,小剧场奉上。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