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滿点。。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カテゴリ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トラックバック(-) | コメント(-) |

兵燹の音の回憶 

2007.04.23 03:49

這真的是純粹的心血來潮,突然間就這樣再次在電腦裏放起布布的配樂來。雖然只是依個人喜好挑著刻的,但怎麼說呢,也算是在看霹靂那麼一段說長不長說短也不短的日子裏自己用心在喜歡的這些個人的配樂的集合吧。

嗯,先從哪個人的音樂開始說起呢?

且從吾家四爺開始吧。吾家四爺麼,乃是天獄軍師平風造雨四無君,正所謂“無我不能之事,無我不解之謎;無我不為之利,無我不勝之爭。”的自戀男人是也。歎氣,這是我家的人裏最適合用來亂搭的男人,只要是有點關係的就可以和他湊一對 +_________________+ 拜託下你嘛幫幫忙,招惹那麼多花花草草對得起一直在家裏當賢妻的小沐麼?!(歎)

是說這只藍孔雀啊,身上的藍羽真是取之不盡,用之不絕啊(毆)出場必定先是音樂起,緩緩由天際飄落下一根藍羽,在落地的一瞬化為藍焰,繼而手持藍羽扇飄然而出。說起來每次聽到音樂的起調,高亢的女聲哼吟而出,總是能把我聽到手抖一下的。總覺得有種異域的格調,倒不怎麼像是這只會有的感覺。不過如果配之畫面麼,就完全適合到不行。緩緩飄下的藍色羽毛,清亮而高亢的女聲,果然是非常適合這個喜歡華麗出場的傢伙的,看下去就會有種“哎哎,這次你又想勾引哪只?”的想法從腦子裏詭異地浮現出來。

說來我喜歡四無君的起源是2003的新春節目,因為他的樣子及他的詩號「無我不能之事,無我不解之謎,無我不為之利,無我不勝之爭。」而煞到的我。沒來由的就是覺得他很中我的味口,也沒啥來由的覺得他並非什麼邪惡之徒地令人討厭(雖然他的確是反派一隻),反倒覺得他輕狂的表面之下有著一份收斂的感情。然後在看征途的時候,是有些錯愕的,因為個人直覺和所看到的達成同識“關於四無君這份內斂的情感”……特別是他被收那一集,嘆惜,「巧智終歸庸俗 雄謀只餘虛話」一語甚是讓我唏噓……是說如果不是他的傷勢正待七月笙來醫,如果不是眼見路斜陽為自己一奪七月笙而搏命方休,而不疑有它的話,我眼裏的四無君是不會那麼輕易地就中那該死的青陽子所設之局的。當然也許還是會但更想說應當不會!因為在那種的情勢下他會去選擇相信自己的部下以命相搏而奪回的東西不會有誤,也不會去猜疑那裏面會殘餘有萬毒珠之毒性而導致自己中招……說到底他並不是死在青陽子所謂高明的算計中,而是死在他自己那份不為人懂的心之下……思及至此,不免想哭………(特別是我現在正在聽小沐的音樂)四無君雖說是反派,其運用的手段也可以說是無所不用其極,但是從兵燹到征途這三檔戲裏,我看到的更多的是他隱隱表現出來的那份感情:他位及於此凡事皆有下面的人看著,他不能有錯也不能有情。尤記得沐流塵在他墳前說的話,“好友,你可曾後悔......”而後大笑道“是啊,是我問得癡,自當罰上一杯。”,每次想起這個畫面就不由得心傷,是啊,四無君是不會有所謂的“後悔”的,誰會不想一統群雄獨視天下?只是付出過後換來的不是贏便是輸罷了。只是,在自己看來,可歎他的那份感情只有寥寥一人可知,而這人卻也是明知而無法阻止他想要爭奪的野心。(說到這,也許我該重拾《秋思聽潮》一文繼續下去……)

再來是吾們家的子陵女王。女王大好~ >3<

認識女王也是在03新春節目上,雖是短短數十分鐘的出場,且不說其風度,就其幽默的個性和捉弄人的那張嘴已是讓我看得入迷三分。而後在兵燹裏每次看到其身影皆是愛得花枝亂開,無法自撥。(也因此特別怨恨某塊大餅)

他的音樂,簫音的悠然輔以琴曲絲絲縷縷間透著一份閑然自得,這便是子陵女王一貫秉持的風格,自在逍遙、瀟灑不拘是其個性,言辭犀利卻又幽默風趣是其魅力。說不好為何會癡迷於他,可能是他幽默風趣的語言魅力吧。「鑄劍一生贈知己,逍遙一身而忘齡」,身為名劍鑄手的他卻只為适才而鍛鑄出好劍,甚至會將其鑄出的好劍相贈他人,只為劍有歸處。還記得他撫著沾血冰娥喚之“娥兒”,還記得火龍麒被其耍得團團轉,還記得他與刑天師的鬥嘴,還記得他不屑於魔刀的表情,還記得他的“金氏生活哲學”,還記得在他散盡藍色星光時我的眼淚……我並不想承認他被收,因為那不該是子陵女王會做的事情,我寧願相信這是他的退隱,這是他瞞過世人的眼睛玩的小小把戲。因為金子陵當是逍遙一身而忘齡。

而後是炎熇兵燹!我很喜歡他兩首配樂的鼓點啊!特別是第二首,有種如醉如狂的態勢。先是雷馳電騁的音效,而後由弱到強,再由強及弱,迴圈而行,倒是非常像兵燹大哥那種反復無常的個性的寫照呐。說來也怪,他的兩首配樂皆是打擊樂,主體樂器皆是鼓,當配樂映襯其招式時契合度非常之高,可以這麼說,當聽到鼓點響起時我的眼前就會反射出他的招式動作。感歎,這也該算是恰到其處的配樂了吧。

是說兵燹大哥,應該算大霹靂裏獨樹一格的變態男人麼?(死命逃,我只是說說,兵燹大哥不要砍我哦!)反復無常的個性讓人捉摸不定,嗜殺戮,喜沉溺於殺人的美妙快感之中。這樣的人如果放在別的戲裏該是非常變態的一混蛋了吧。不過兵燹大哥卻不同,他讓人捉摸不定是在與人對決時對自身最好的保護,雖說嗜殺戮但也並非見人就砍。非常喜歡聽到兵燹大哥的“咯咯咯咯”的囂狂笑聲,每次都會有種為之一笑的反應,相對來說兵燹大哥還是很可愛的。他調戲容衣的時候別看其輕佻,其實那是一種故意隱藏自己感情的做法;對著小天忌更是肆無忌憚地任意妄為(雖然於現在來說我不覺得他們很相配)。想來我倒是有兩段看得非常胸悶,一段就是在兵燹知道其身世及容衣的身份後,他在困界裏只是一個勁地笑,不停壓抑著的喉嚨間發出低聲碎語,當時是看得我眼淚就快掉下來的。另一段麼則是他與小天忌決鬥前的那個夜晚,他一人在大雪原上仰躺著,看著稀稀落落的星空。這兩段讓我感受到了他的寂寞,那份深藏在其內心最深處的寂寞。他反復無常,只是他不懂感情,他就算沒有面具依舊是在戴著面具行走江湖,因為他不知道會有誰能讓他得到內心寂寞的安撫,也許他的妹妹容衣曾是一人,也許他的母親寒月嬋在為他擋下沾血冰娥的那一刻也給了他些許溫情,但是答案只有他一個人知道。也很不想承認兵燹大哥最後在大雪原滿身淌血的一幕是其的最後一幕,因為他是炎熇兵燹,就算小天忌有九天驚虹又能奈他如何?笑~

不知不覺我又寫了那麼多,發現每次說到我家的人總是有說不完卻又難以下筆敍述其魅力的東西。原本是打算在這篇裏一次說完的,看情況,我又要分篇慢慢寫了。那麼,就允許我下次再來繼續吧。

コメント一覧

comment list

記事のトップへ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

記事のトップへ

トラックバック

trackback list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treebox.blog88.fc2.com/tb.php/10-26c59e27

記事のトップへ

| ホーム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