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滿点。。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カテゴリ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トラックバック(-) | コメント(-) |
【寫在前面的話…】

好吧,我承认我破誓。(没办法呐~生生看出眼泪,而且是看几次都这结果。我不写真对不起自己OTL)
然后,这是难得的正常向。(啥?我有正常向的同人?呃,明三那不算啦…毕竟我主CP们都还是那帮男人嘛)所以涅,其实有很多情节是没写进去的,有想看的同志欢迎来点。=》 不过我估计应该没人有这要求吧?啊哈哈~飘走ing...


這裏,不存在什麼口伐之爭;這裏,也不希望出現任何不和之見;我只希望,我所喜歡的各位,在我的世界裏能有一個,說不上幸福而平靜的生活。如此而已。所以,即使各位有看不習慣的、看不舒服的,也不要来跟我動手動口的,這是我的世界,我有這樣的權利,我並沒有妨礙到任何人,任何事。←這仍是正告

‖沖荻篇‖

—— 寂雪無聲。



今夜,大雪原內,風雪依舊不止。似沒那塵世間紛紛擾擾的喧囂,卻只余一叢篝火,伴著若有似無的響動,及孤坐一旁的人而已。

忽而,熟悉的腳步聲由遠及近,漸漸行近孤坐的人的身旁,輕歎了一聲。

「啧,這火就快滅了,妳這呆子也不曉得添的麽?」說著話,來人順手拾起地上的枝木扔了進去。

不言語,孤坐的人只是看著數落他的人的模樣,依舊素雅的一襲藍衫,如其詩號所言偌大的秋水筆置至身後。就在他不語的同時,來人一步踏了過來,于其側坐了下去。

許久,「妳,爲何…?」孤坐的人先開了口。

「這一次,吾不用欠妳們的,也是妳們該欠吾一次了。哈~」

說的是何等輕松,卻是讓聽的人心下一凜。也曾有這樣的一夜,該說是機緣巧合,亦或是老天作弄,他欠她一次。雖是不知在先,卻也是無可辯解的事實;于是,一而再,再而三,執著于自己的立場的他受盡其奚落之詞,竟也是反駁無力。而第二次的虧欠,爲何在意她的原諒,在倦了的那一刻心中才了然,卻已是難言之口。而此時,該問嗎?

「啧,真是看不慣妳這般模樣…」不待孤坐的人反應,說的人擡手便撫上他的額間。「皺眉作甚?莫不是後悔選擇了立場?」

「呃…不是。」遲疑數秒,孤坐的人答道。
「那不就好了?……喂,放手!」

問話的人正欲撤回的手,料不及坐著的人竟會握了過來,且是五指交纏,收回不得。所以,錯愕間脫口而出的沒有掩飾的聲調,讓握著的人微揚嘴角。也所以,猶豫的問題不再困惑,孤坐的人,沖田鷹司決定這一次不再遲疑。

「爲何要來?」
「……吾不能來嗎?」像是問的人問了個多余的問題,被握著的人瞪了過去。
心知對方不會那麽直接給予自己想聽的答案,接著又一問。「可以告訴我,妳的名字嗎?」
「荻神官,這還要吾再重複嗎?」
與前句一般的回應,個麽,最後的押注。
「妳不說,這……」揚起緊握著的兩人的手,鷹司認真地注視著面前青年模樣的人。「我就永遠不放了。」
「……隨便妳。」

說罷,人便竟是扭過身去,背對而坐。手仍是在握,可掌間那微微的顫動,也似回答了什麽。鷹司只笑不語地將其手放開,不意外地看著放手的瞬間,眼前之人些許的動搖。從不知一向直率的她,也會有這般模樣;只知她的關心一向對自己都不過作的比說的更多。憶起那次吃痛的回憶,在這一刻他又何妨要問那麽許多。只要,斯人依舊在,便該知足不是嗎?

于是,這一夜。難得的月娘掩去,終日不止的風雪聲中,不再是一人孤坐。


『有妳在的地方,便是我的故鄉。』



【完。】

コメント一覧

comment list

記事のトップへ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

記事のトップへ

トラックバック

trackback list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treebox.blog88.fc2.com/tb.php/108-d2d00613

記事のトップへ

| ホーム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