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滿点。。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カテゴリ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トラックバック(-) | コメント(-) |
(你如果是真•三無飯,請自動避讓。)



(你如果是戰無飯,還請自動避讓。)



(你如果二者皆不是,可對穿越CP也接受不能,那麼請自動避讓。)



(最後,如果真的是你很好奇的話,那就看吧。//不過,要是有任何不良反應,請自承後果。)

↓ → 因為,這絕對的是亂來的CP(拉扯戲我滴……有//扭~)。

最後,仍是這一夜。

趁著身上的人楞神之時,三成女王一把將人推開,快步奔向房門方向。孰不料,在其手將要搭向門的一瞬,硬是生生地被背後之人又給拽了回來,且是再次被牢牢地鎖進那人的懷中。

「爲何喚那人?」

「我爲何喚不得?放開!」

甚是惱身後那人看似無力卻強勢的力道,三成仍在作著掙脫束縛的努力;只可惜天不遂人願,他越是掙紮,身後那人越是加重臂間的力量,就像是恨不得將懷中人嵌于自身般。側偏過頭去,伏于三成的耳側低語道。

「莫忘了他早就不在了。」

似是那句說的多余,「那又如何?ふっ…」

「如何?哈~」于是,本無意的人心下便是作了決定。「那如此看來,今夜我是該來了。」

「!?什——呃、嗯……」

沒明白那人話中含意的三成疑惑地想試著回頭去問時,卻早已被那人擒住下颚強行吻了下來。等他意識到兩人唇齒間正有什麽東西想探過來的時候,那人的舌早已因他轉換氣息時侵了進去。靈動的玩意兒就如入無人之境般地,先是繞著腔中的舌尖與之戲耍,數秒後又進了幾分,舌身、舌床無一放過。攻勢之猛,容不得人再作多想,只余敗下陣來的聲聲嬌喘。

「嗚嗯……嗯、嗯……」

糾纏許久,滿足的那人先行結束了這磨人的吻,眼中很是滿意地看著懷中的女王不再有之前的氣勢,迷離的眼神,尚不平息的忽重忽輕的呼吸聲。于是,得意的嘴角上揚(插花:草皮妳這是得逞的笑吧?),將人打一抱,再次伏回榻上。


「……記著,在妳身邊的人只有我,曹子桓。」

在那不斷的索取,與那貪婪的粗淺不一的喘息間,這句霸道之言不知是否入得了咱三成女王的心?是猶未可知,亦或是早已知曉卻永遠不可說?便不是吾等平民百姓該知之事。吾只知,這一夜,有個人該是不再無聊;也有個人多了一份樂子……大概。

【完。】




☆_____________________ FT.

哇哈哈,我居然平坑了!(叉腰笑)

好了,既然這坑平掉,就來說說起由吧。起初嘛,絕對是惡趣味的友人提議,然後同樣惡趣味的小蝶子附議,就開寫出來了。(啊呀呀,想來當年玩無雙OROCHI真是玩瘋去了……
結果,很顯然地,瘋過之後的後果就是寫到壹半拉扯戲就不知道怎麽往下編了;這麽算來我還是很正直的嘛~【滾!

嘛嘛~~總之,現在就是有如神助地,把這個給完成~年女人~蒼女人~來稱贊我涅~

コメント一覧

comment list

記事のトップへ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

記事のトップへ

トラックバック

trackback list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treebox.blog88.fc2.com/tb.php/114-97dfab82

記事のトップへ

| ホーム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