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滿点。。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カテゴリ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トラックバック(-) | コメント(-) |

信念与宿命 

2009.08.03 22:07

信念,是笔者在《幕末機関說•伊吕波歌》中看到最多的词汇。秋月耀次郎的信念,是封印“霸者之首”;茨木苍铁的信念,是创造出一个强大的新国家,所以“霸者之首”是他认为能实现这一信念的必需品。于是,交织在复仇与使命之间的大戏就此拉开其厚重的大幕,堂堂地该说是在精心设计下的舞台中上演开来。

十年前,一处小镇,一户大商人因为政变而突遭的横祸,改变了一个小女孩的生活;十年后,这个女孩为了复仇,也是为了生存下去,拥有了相伴同行的伙伴,在每一日的舞台上等待着,等待着那个机会的出现。于是,机缘巧合下,她见到了秋月耀次郎,为封印“霸者之首”而存在的“永远的刺客”。而这样的相见,却又是另一个悲伤的故事的开始。多少人去事非,最终,幕落下,茨木苍铁的失败,秋月耀次郎将剑放下,恢复成一个普通人的身份去继续走他自己那未完的道路。寥寥数笔,或唏嘘,或感动,或伤感,而在最后那一幕终了后,笔者却静静地在想着,信念,到底是什么?是什么样的想法能让一个人的信念如此坚定。也许,他们的眼神可以给出一个答案……

初见秋月,一介浪人行走于雨中,之后,立定于崖前远眺着雨后的大海。痛苦而茫然的眼神,自执起的刀身滑至前端落下的那滴水珠,是他无法保护那位大人的不甘,亦或是他对那位大人的逝去而落下的泪呢?这般的眼神,不止一次地在提及那位大人,阪本龙马的时候掠过其平静的瞳眸之中。每每此时,就会在他的身上看到些许活着的味道。不否认在很多时候秋月的平静,也许更准确的说,他的平淡给人一种“行尸走肉”的气息:就如同他只是存在这个世上,只为封印“首”而存在的一般。是该庆幸他见到了那个不拘小节而大志在怀的阪本龙马,因为那位大人是不会去考虑借助“首”的力量,他会用自己的双手,自己的能力去开拓他自己所期冀的未来。而这一信念,也成为了这一故事的最终主轴:秋月几度封印“首”未果,或是中居屋的操弄,或是茨木苍铁的赫然出现;几次三番后,平静的表情如旧,却多了几分不一样的感觉:时而浮现出的焦虑、和执着的肯定语调,宿命的迷茫已是不可避免。于是,在山道间,行进着的他,与追而来的人,那个最终与他共宿命的人,再次相遇。

游山赫乃丈,无意之中执起了月泪阳之刀,也由此自这个故事的旁角身份逐渐走到了舞台的中央,成为了这幕戏中最悲伤的主角。也许她是不能很了解秋月的宿命是什么,也许是那一次秋月的舍身相护让其心动,复仇成功后的她,伤感着同伴的离去的同时,踏上了追逐着秋月的脚步的路程。再次的相遇,秋月一瞬间的不解和疑惑,与她的执着追寻,连同那一方的茨木苍铁的不动摇的信念,一时间非常深地印在笔者眼中,很是撼动。于是,每当轻声吟唱的手鞠歌响起时,总会带有一丝伤感的情绪;也就,在最后的舞台上,迷失了自我的游山,与不再迷茫的秋月执刀相对时,忍不住地,落下了眼泪。华丽的外装被卸下,挣扎在自我与迷失间的游山,恸哭、嘶嚎,也摆脱不了挥出去的那一刀的宿命;没有动摇,直执刀身,秋月的眼神,依然是那么地平静,一分一寸地将指向自身的刀移动着。这样的画面,短短不过片刻的时间,却似过了一段相当漫长的岁月般,缓慢地向前延伸着。

茨木苍铁,这幕大戏的撰写者。很难去说,这个男人的真正心思。在看至最终落幕时,他的心思一直是笔者想不透的。最初,他出现在山间林道,只为一阻;很快地,他以一介编剧人的身份出现在了游山赫乃丈剧团的后台。起初,虽是讶于他缜密的心思,总还是觉得他是个不错的人;不过,渐渐地,他的刻意操弄下,“首”的封印失败,让其阴谋家的意味逐渐加重起来。可,这时,偶然一掠而过的不甘心的微颤,却又使得笔者困惑了。是怎么样的宿命,或者是说是怎么样的信念让这样的一个男人如此执着于解放“首”的力量呢?一个霸者的手腕和其庞大的征服心,就真的能够创造出一个完全崭新秩序的理想国度么?也许这样的答案连他自己都回答不了吧。如若不是这样,在秋月生死不明的时候他又为何要劝下游山活下去呢?如若不是这样,又有什么可以来解释他最终解脱了一切的眼神?一幕幕戏的上演、落下,是向着自己的信念前进,还是将秋月引导至最终的真正宿命上去,这个答案,也只能是他心中的一个谜了。

宿命,于很多人来说,也便是天注定的事儿。在《幕末機関說•伊吕波歌》短短的二十六话的叙述中,最忠于自己的信念而不去管什么宿命与否的,也许就是这个故事当中最关键的,也是始终在那层帷幕下若隐若现的人物,阪本龙马先生了。他的生存价值观,对世态的观察,还有那份喜欢大海的心情,都完完整整地留给了那个可以继承他的人,秋月耀次郎。也因为这样,他不会去考虑借助什么旁的力量,就哪怕是“首”,他也是断然将前来游说的茨木拒绝了。一个自信而自负的男人,一个只愿意相信用自己的双手来开拓自己道路的男人,或许也是这样的魅力和迫力,同时也影响了茨木那原本坚定而执着的信念吧。

最终,茨木苍铁的这幕大戏落幕了。执起两把月泪刀而共宿命的两人,却并不如很多人想象的那样,永远地在一起;两人将刀归还于原处,游山赫乃丈剧团的戏依旧继续着,而秋月耀次郎,此时的身份,已然不再是那个“永远的刺客”,而只是一个很普通的年轻人,要去代替那个喜欢大海的男人去看大海那端未知的广阔天地。夕阳的余晖,行进在海面上的扬帆,幕末,这个特殊而传奇的时代,也随着这一行远航而划上了最终的句号,留待后世的人或唏嘘,或感慨去吧。

コメント一覧

comment list

記事のトップへ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

記事のトップへ

トラックバック

trackback list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treebox.blog88.fc2.com/tb.php/116-76a743e4

記事のトップへ

| ホーム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