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滿点。。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カテゴリ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トラックバック(-) | コメント(-) |
前略。

什么原因,什么心情,事情导致发生,不记得。就记得,那是一个有点大风的天气,很晚了,该睡的都睡下了。就剩俩男人坐在甲板上,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没得语言。

「少欺负点米尔。他很努力了。」
「我有吗?」
「那每天的搏杀你练来好玩的?」
「这对他有好处,大少爷。」
「……」

好不容易扯出点话题,玩着剑尖的黝男玩味地笑着,光头男人叹着气地放弃劝人收手的想法。嗯,他们俩为什么会坐在这吹大风?不知道,反正就是被拉来喝酒就对了。喝就喝,也没什么,反正自家产的酒要多少有多少,也不怕不够喝。

「今天是单日吧。」

「是啊,作什么?」

说着话,把摸上自己腰的大手不着声色地拍开。老是这样,动不动就想揩他的油。也没什么奇怪,他和莫赛尔打一照面就各自有数,不过怪的是他是懒得招惹那么一大高个,也就基本上乐着站在小姐的身后头,只动动嘴和勾搭勾搭船下的人换点情报就好。这男人反倒是总来找他,烦了问了句,答说,想试试。试试?试试看把他给推在他身下?门儿都没有,哼~谁不知道他对总管的那点儿心思,到他这儿找发泄管道来了?

「单日,我上;双日,你上。」

「哈?」

没听错吧?他愿意躺下头?

努力挖了挖耳朵,泰洛斯不可置信地看着说这话的人,莫赛尔老大。一个横看、竖看、左看、右看,都一顶一绝对是在上头的人,跟他说愿意在他下头?上帝,我的主啊!您仁慈的心不能吧……(上帝也没让你只上男人好吧……)

「那么吃惊作什么?」

「不、不是。你确定?」

「这事儿就你和我,OK?」

这意思就是,做归做,不能让亲爱的小姐、总管,还有那个正直的米尔发现。米尔要是发现大概会抽疯;倘若是小姐知道多半会说给总管知道。总管知道么……呵呵,这天底下的买卖不是这么做的。

「不OK。」

「为什么?」

「不为什么,我从来只在上头,不想下头。」

站起来,自上而下的俯视角度,人很满意地答。莫赛尔微地一笑,看着人说。

「你怕了。」
「那又如何?」

「你开条件。」那么痛快就妥协?哈,胜利在望。

「下船的那天,是单日就你。是双日就我。」

「只下船的时候?」

「对,就下船的第一天。之后不算。」哈,想跟他缠文字游戏,差点火候。

还是玩着手里的短剑,风吹得呼呼作响,黝的面庞看不出一点动静。「这是你说的。」


※    ※    ※    ※    ※    ※


某座小城,酒馆二楼客房。

单日,非常不幸的单数日子。

房里还是那俩人。一个倚门边看着,一个这儿拍拍,那儿看看。心里在想,邪乎了!咋就单日了?明明和小姐说了,这些天可能自己胃不太舒服,希望船开得慢点。结果慢是真慢下来了,可靠岸的时候就抚额得不想迈这腿。单日啊,也就是说下来就得挨这男人肆意蹂躏,玩到满意为止才肯罢手的意思。泰洛斯此时真的很想装死,晕倒,或者是有个什么意外也好。不不不,晕倒也是要被这男人得逞的,有个意外是最好。总管啊……我真应该和你再关系好点……

似乎看腻了,莫赛尔开口就是一句让人听了想吐血的话。

「你忘了,这船的主控权在我手里。」

!听到这话,泰洛斯抱头心中哀嚎不已。对啊,他怎么忘了这混蛋男人是维多号的航海长,这船要快要慢不就他说了算。

「你说的,就一天。」

「……怎么做?」

勾了勾手,认了命的男人走过来。一把将人推到墙边,埋头啃咬索取着人腔内所有的一切,气息,舌头。手下也不耽误,虽是繁琐的衣着,啪啪啪逐一解开衣襟,褡扣;扒掉一半,继续扯里面的那层,抽出来继续拆扣子;吻得差不多了,看着眼下就差自己一脑袋高的光头,低低地笑了。是他给了主动的权利,结果有人自作聪明不想要,那就不要怪他不地道了。

有些粗暴地,右腿抵了进去,似画圆圈似地有规则地摩擦着中心地带,脱了一半的外套衬子斜斜地搭拉在开始被折腾得呼吸不顺的人的肩上。想让进攻的那人慢点,怎奈自己也是欲罢不能,只能恨恨地在断断续续的呻吟声中说。

「呜……嗯……莫……赛……尔……」

「嗯?」

埋首开放工作的男人嘴里应着,继续用舌尖挑弄着胸前的一点,一手握住人的腰免得早已软得快站不住的人就这样瘫下去。一手则是与大腿并进,前面折磨着想要又不得满足的中心圆圈,后头粗大的手指准确无误地摸了进去,游刃有余地进行着抽插动作。

「……哈啊……嗯……床……」

「……」顿了下,笑着「性急了?」

「……你……嗯!」正准备在这间歇的功夫说点什么,不料后头某处被指腹按压而过,窜麻的快感只能让人声音不由得高上几度。瞪过去,「……混蛋……痛……快……点……」

「小心,别爽到晕了。」

说完话,痛快是痛快了……被抱的人晕眩地被埋没在无边的快感之前,最后的念头是,丫的,个混蛋极品男人应该是被我抱才对啊!


※    ※    ※    ※    ※    ※


后话。

「亲爱的总管……」
「嗯?」
「问你点事儿哈……」
「嗯。」
「莫赛尔有弱点吗?」
「你觉得他有吗?」

就是不觉得他有才来问你啊!心里白了一眼,继续问。

「比如迷药有用吗?有没什么怕的东西?之类……」
「他是沙漠孤狼,费萨尔那男人亲自调教出来的,怎么可能?」

好吧,直接点!

「那就是没弱点?」
「对。不然我也不那么费劲了。」

于是,这攻守大战什么时候画句点,不知道哦~~~~~


【完。】



☆__________FT.

啦啦啦,我是很勤快的色蝶子。
这文哪儿来的,我写的。嗯哼~!【被打

好啦,交代一下,故事人物源自自己的原创小说《小米商人》,文涅在晋江。链接请自己过来跟我要。我不贴。其实很认真地讲,我很努力地要让所有出现在这故事里面的男人们是直男;结果,不幸之一,泰洛斯同学一出来就搞了个一夜情;不幸之二,写啊写就蹦出来个会杀人的船工,莫赛尔老大。于是,照路子下去,我亲爱的小姐的船上就出现了一腹军师,正直的军人,一情报贩子,一强势的掠夺攻。个么,攻对攻,强对强,啥状况?呃呃……就忍不住开始妄想起来……

就于是,有了上面的娱乐自己,打赏自己勤奋写文的东西。是说啊,自己写的人物凑成对,也很正常是吧。自己给自己的故事写同人发展也很正常是吧。所以……这是一乐趣啊!如果有看过原文,想一起YY的我大欢迎。没有的话……好吧,我也不划圈圈蹲地去。我自己玩我自己家的男人……没人有意见哈~!

(不甘心被压中的泰洛斯跑出来,老子有意见!!!!我要反攻!!!!--->啥?风很大,我滴听不见、见、见…………

コメント一覧

comment list

記事のトップへ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

記事のトップへ

トラックバック

trackback list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treebox.blog88.fc2.com/tb.php/118-d723f553

記事のトップへ

| ホーム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