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滿点。。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カテゴリ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トラックバック(-) | コメント(-) |
豁然之境,今夜,甚至過去的無數個夜。

曾有的不真實的虛幻華景,盡數抹去;曾是無數麻煩找上門,卻不知何時起再無一人造訪。
素白道者,依舊一個亭子、一張圓桌、四張石凳,一壺清茗,孤影獨品。似無心又有意,淡然的面容看不出一絲的波動。

是難得,也是些微感慨。記憶中,有一個恨不得一身亮閃閃的華麗之人總愛這個時分來叨擾人;記憶中,有的時候也會有個奉行『沈默是最好的傾聽』主義的大師順路而來。可是,這樣的記憶有多久了?道者忘卻了。

倒是現在,他甚是懷念那個華麗之人作的食物,也很皮癢地在想著佛牒開啓之聲。
很久很久了,兩位好友不知如何?龍宿斷是不可能念著他,自嗜血者之後總是隱世在某一處,等著他去找倒是有可能。佛劍,不出來則已,一出來必定是很大條的事情,輕則佛牒斬業重則賭上自己一條性命也在所不惜。


—— 好友。

古塵也如同吾一樣,一個人很久了。你們呢?……


沒有回答的聲音,只有道者一聲輕歎,飲下擱得有些涼的苦茶。拂塵輕揮伏于身上,這一夜也就如此地過了。

也就這樣地,有一天,琉璃仙境第一苦力•屈大閑人問他,華麗的人和暴力和尚在一起是不是很可怕的時候,道者半是而非的說笑雖是水得令人驚異,卻何嘗不是發自肺腑之言呢?若非是分身乏術,那閉著眼也猜得著隱在何處的龍宿此時該是啧啧作聲,道他又是帶來了天大的麻煩了吧?


—— 唉。
不作聲的内心,實是有些羨慕也在那頭的佛劍好友。道者的古塵,看來是不能三鋒齊出,齊心誅魔了。


依舊飲著茶,飲著和平日自己泡的,或是那儒到骨子裏的人泡的不一樣的屈氏茗香,劍子仙迹今日,依舊是一個人,一把古塵,等著彼岸的兩個人,兩把劍。



〖完。〗



☆_______FT.

今天是紫朧大人終于到家,所以吾相當于是被逼著上身來寫劍子給看不順眼吾家簡陋的偉大的紫朧大人觀來一笑的。(我苦,我很苦……TTOTT!)

上面的想法,其實很微妙。既有對三教鼎峰不再有的感慨,也有小小的個人私心。就如同當年某友人的《百年》,吾這何嘗不是又一次的百年輪回?但願,下一次,吾不會寫大師如何如何。(笑著飄遠ing...)

コメント一覧

comment list

記事のトップへ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

記事のトップへ

トラックバック

trackback list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treebox.blog88.fc2.com/tb.php/124-1cc2917b

記事のトップへ

| ホーム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