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滿点。。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カテゴリ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トラックバック(-) | コメント(-) |
【寫在前面的話…】

九點半睜眼,TX家中某位一小時,爬起來磨蹭地收完菜停完車,開始放《愛不釋手》出來聽。

于是,今天的這篇,寫誰好呢?(笑,你們猜?)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Fresh Breeze║
                ───風力五級。


今天的墓園,金老爹的墓前。人很多,半大點的地方站了四個人。

兩個戴墨鏡的,兩個一人拎著一大包東西的。站著看的是戴墨鏡的倆人,表情差不多,都肅著張臉;蹲著手下沒停的是帶這倆人來的另外倆人,一個叫金皓,一個叫林立翔。

肯定不會是事先約好的,只是默契好的死黨兩人不約而同地挑今天來看自己的父親,待自己如兒子一般的長輩。

只是,這又一次的撞上,不免有人忍不住地要念上幾句。

「立翔,你怎麽會來?」問人的是金皓。
「來看老爹啊,我就今天有空,小童也是。」林立翔答得理所當然,只是,最後那句聽著有點嘟哝的語氣像是在鬧著什麽別扭。

再清楚不過自己死黨那任性的脾性的金,聞言笑得極其得意。「舍得帶人來了?」
「沒、沒辦法的吧……」

撇過頭去,不看那讓自己郁悶的笑容。只有在這種時候,小林同學打從心底裏覺得自己很不認識這個再熟悉不過的好朋友。兩年前的年末,也是這樣的清晨,只有他們兩個人在的情況下自己敗得一塌糊塗;兩年後的今天,不只他們兩個了,卻還是被慘虧到家。他真的是很郁悶的哎……

聽著他們倆這一問一答,知道緣由經過的紅發男子微微一笑,摘下自己的墨鏡也蹲了下去,很自然地接過自己心愛的人手裏的活兒。然後就剩了不明就裏被人半強迫拉來這兒的童大少板著張臉杵在那兒,一動不動。

不動喚的原因,是不知道爲什麽他也要來。知道金林是從小就認識的朋友,所以小林來祭拜人家過世的老爹于情于理都說得過去;但是,這和他有什麽關系?童靖陽搞不懂,他甚至可以理解另外和他一樣是沒關系的外人的紀翔也出現在這的原因,人家是一對,一起來無可厚非。可就是不懂,他來算哪門子的關系?而且,小林的反應也很奇怪……

結果,繼續聽下去,竟是不期然的内心撼動不亞于風力五級的狂風過境。

「老爹,我……守約了哦。」面向墓碑,林立翔難得的一本正經。「站我後面杵得跟個木棍似的,悶個要死的笨蛋男人,就是我中意的人,我給你老人家帶過來了。他這人嘴巴很笨的,脾氣又很壞,個性悶個要死……」

數了一大堆不是毛病的毛病之後,最後的結語。「可我就是喜歡上他了,這輩子也不打算改了。不好意思,我也不能讓老爹你看到有孫子出世了。」

話音停,唯一是還站著的那個人摘掉墨鏡快歩上前一歩,很認真地向墓碑鞠了一躬,說道。

「金老爹,你放心。我童靖陽此生只愛小林一個人!……」


可惜,沒等人把話說完的功夫,就只見蹲著的一人臉漲紅地跳了起來,飛快地捂住那人的嘴巴,然後和人吼,「你這個笨蛋!講那麽認真作什麽啊!啊啊啊……」

被他捂著的人眼帶溫柔(天音:不好意思插一下,讓我笑兩秒,真的。//捂肚子滾)地將自己的手覆了上去,牢牢地握緊他這一生愛的這個永遠是有點任性、無卻讓自己無可救藥地想要相守一生的男人的手。長久……

微笑的,看著站定的倆人,也同樣是抱持著這樣的心境予對方一生相許的兩個男人只是默默地不發一語。


—— 爸,立翔也有自己的歸屬了哦。你高興嗎?
—— 笨蛋兒子!看到你們幸福,我就放心了!


【完。】


☆________FT.


咔咔,這次主角是童林!(非常用力的強調!)

小童啊,你真是有的時候認真過了頭就會讓我有很倒錯的肉麻感涅~啧啧啧,高興不?感動不?小林同學可是有好好地把你帶去介紹給長輩知道哦~(嗯,芬芬如果知道的話八成那頭親生的兩位長輩也只能是搖頭歎個氣就認了吧。)
這應該比當年小林同學自己送上門請你把他吃掉要來得更好吧?哇哈哈哈哈哈!!!

コメント一覧

comment list

記事のトップへ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

記事のトップへ

トラックバック

trackback list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treebox.blog88.fc2.com/tb.php/127-41a5d230

記事のトップへ

| ホーム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