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滿点。。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カテゴリ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トラックバック(-) | コメント(-) |
【寫在前面的話…】

努力勤奮來一起更,彌補30和31號沒寫的份兒。

爲什麽沒寫,呃,心情不是很好,所以30號就不想寫;31號爲了寫所謂的團子耗了大半天才生得出來。所以麽,我是很想G、H、I一起,可是,I我真沒理解是啥意思,所以等我理解了再議吧。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Games Day║
                ───遊戲日。


很奇怪,也很別扭。

哪裏奇怪呢?姚子奇在盤腿專心致志地緊盯前方的電視屏幕,雙手抓著個遊戲手柄正奮戰中。按說出了名的喜歡音樂的這人偶爾玩一下年輕人都會玩的遊戲也很正常,可,怪就怪在他不是一個人在玩,而是正在兩人聯機一起玩;也因爲是這樣,別就別扭在了坐他旁邊和他一樣盤腿認真操作中的人的身上。

慕容和希,傳聞中的音樂世家出身,優雅的貴公子氣質;也是傳說中總找姚子奇麻煩,兩人互視爲敵手的存在。換言之,也就是現在正一起在打無雙系列某作遊戲的這兩個人能坐到一塊,並且默契極好地在挑戰激難模式,不得不說是真的很奇特的景象啊。

「呀呼!!全部CLEAR!!」也不知道打了多長的時間,終于看到有人高興地松開手柄躺平在地板之上,伸長的雙臂宣誓著最終的勝利。
微笑地看著勝利的人開心的模樣,慕容也同一時間將自己手中的手柄放下來,「恭喜你,子奇。你的操作真的很流暢。」
「嘿!和希你也不差嘛!」維持著躺臥的姿勢,大小孩剛想擡手拍人後背表示自己的這一主張時,不其然的右手虎口處突來的抽痛感讓他不禁皺眉。「啧!」
「怎麽了?」察覺到躺著的人的異樣,慕容趕緊側過身。

「沒事、沒事,手抽筋了一下。」
擺了擺手,半支起身來下意識地收起仍在作痛的右手,這樣的動作雖說幅度不大卻也一樣逃不過關心他更甚自己的慕容少爺的眼睛。所以,大小孩的右手就自然被拉了出來,抓到了他最不希望被其發現的人的手中。
「手給我看!」不同于其溫和的外表那般,少爺手下那有力的抓握可不是唬人的。
「喂!」所以麽,再高調的抗議也是無效的。(笑)

另外一個人另外一只手拇、食指並用的按摩動作,漸漸消磨了抽搐的痛感。姚子奇撇了撇嘴,他心裏清楚地知道自打某一天起自己就不再能勝得過眼前的這個男人,不論任何哪一方面。忘了什麽時候起自己很自然地喊他作“和希”,也忘了什麽時候起他們倆雖有爭執卻不是在吵架;也說不清楚現在到底算是什麽樣的狀況或者該解釋成什麽樣的關系,總之來人家裏玩遊戲已經成了家常便飯的事情,偶爾自己寫的歌也會拿來給人看就是了。

「還痛嗎?」
關切的詢問,將大小孩神遊的心緒拉了回來。「啊?……哦,不痛了,謝謝。」
「不謝。餓嗎?冰箱裏有蛋糕。」松開自己的雙手,慕容看著人問道。
「不餓。呃……」

很不幸,事實是有點餓的肚子要比一向嘴巴很要強的主人更誠實點。所以,差不多就要紅得和自己染的紅發一般的糗樣,慕容少爺只是眼帶寵溺的笑意地看了兩秒(也不敢多看,省得小紅鴨子會忍不住來去自爆的麽),然後起身自己走去廚房那兒了。

真要說這個世界上有什麽克他的,第一肯定要數自家的兩大經紀人,金皓和小羽。二就是吵得要死的倆丫頭。最後就是令他頭疼的靈異體質和這個叫慕容和希的男人。姚子奇微擡起頭,看著敞開的房門如是想著。

有的時候他也想知道爲什麽老天爺非得折騰出這麽個人來找上自己,有錢有背景的公子哥兒大少爺,和他是完全不一樣的存在,音樂方面兩人也所學相異,雖說得承認在某些方面是有異曲同工之處。最初遇上這人還是因爲子瑩那丫頭的緣故,當時幾乎本能地覺得不想去認識這個男人,會可能有他不能控制的事情狀況發生;事實也是如此,有事沒事就被各大媒體拿去作比較,進而這個男人借著臭丫頭的關系老纏過來。煩嗎?點了下頭又搖了搖頭,點頭是最初的時候的確是令他厭惡至極,搖頭……卻是不知道現在這樣像朋友又不是的情況是怎麽樣的心情。

「想什麽呢?」手裏捧著餐盤的慕容少爺溫柔的聲音響在眼前。
『在想你』,這樣的答案自然是斷不可能從別扭嘴巴壞的大小孩的嘴裏說出來的,所以慣性地就只搖了下頭表示回答。

許久,吃到最後一口蛋糕時,叉子停了下來。

「和希,我想問你個問題。」
「嗯?你問。」見著人停下手,就像有默契似地慕容手裏的叉子也跟著停下來。
「我們,……」頓了一秒,大小孩這麽問道。「不是朋友吧?」
「那你希望是什麽?」

抛過來的反問,不是肯定句也不是否定句,是非可否的決定權被人交回到了自己的手裏。姚子奇舔了舔自己有些因甜膩而發幹的雙唇,忽地腦海中閃過一詞,“戀人未滿”,這是他家老妹前幾天看的一部偶像劇的名字。合適說嗎?

不想回答也許也是多少羞于啓齒,代而取之的是紅色的腦袋伏過身去,吻住一點也不意外他欺近過來的薄唇。一樣是有些甜膩卻略顯微涼的觸感,因他的覆壓而上漸漸有了温度;鼻息之間彼此的呼吸頻律很接近,有些急促地令人膠著。試探地將自己的舌尖抵進那人的齒間,竟意外地發覺沒有絲毫的抵抗,便大膽地繼續吻下去,糾纏良久才有點不舍地分離開。

自始至終望向自己的清眼神有了不一樣的熱度,姚子奇想笑,抱住人倒了下去。

「喂!你知不知道,這種時候你應該閉上眼睛?」
「不要,閉上了就看不到你了。」
「啧,先說哦,那三個字我不會說出來的。」
「不要緊,你什麽時候覺得能說了再說,我會等。」
「哼!」此時的大小孩臉上有些微紅。「真會說話。……」

再次吻住眼前說著讓他聽了就肉麻的話語的雙唇,扯著不知道是自己還是抱的那人的附身衣物,之後會有什麽樣的發生已然是不言而喻。

他們,不是朋友;他們,也不是所謂的戀人,因爲沒有誰表明過什麽,也沒有誰主動挑明了什麽,所以,他們只是戀人未滿,以上。


【完。】



☆________FT.

一邊寫一邊在想,我到底算哪邊的?子希?希奇?結果,是想不起來了。
我喜歡姚子奇(天音:妳要說多少遍才高興啊妳!//攤手),所以關于子瑩妹妹和慕容少爺的事情是一件都不落地全給抄了下來;所以每次寫到他們我都很順利,順利地就在剛才還在想,我是不是會把這個變成5000字的東西的程度。
所幸的是,還好,2000上下就OVER了。別問我,這到底是誰在上頭。在我沒理清楚前,我也不知道的說。等我知道了,大概會變成第六章的。笑~

コメント一覧

comment list

記事のトップへ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

記事のトップへ

トラックバック

trackback list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treebox.blog88.fc2.com/tb.php/131-2ddb2bee

記事のトップへ

| ホーム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