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滿点。。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カテゴリ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トラックバック(-) | コメント(-) |
【寫在前面的話…】

和core聊的時候,這篇是定給怡青的。在明三的很多人物裏,有我很喜歡寫的人也就自然有我很不會寫的人,怡青小姐是其中僅次于王黎的第三人。大概是和我最不搭的個性吧,很難寫,實話說。

所以,這篇只好食言而肥了。歎氣……(如果有給我情節多好)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Job Title║
                ───職銜。


對外,他是他的經紀人兼老板,他是他公司簽約的衆藝人中身世最爲顯赫的一個。
對內,他是他的最大克星,盡人皆知,紀大少爺的毒舌從第一天進公司起就只對一個人始終如一。(不包括私人時間)

私下,兩個人爲數不很多的朋友都知道,真正克人的那個是金皓,溫和的笑容底下該有的堅持是一點都不會缺;往往不敵而降最早的那一方永遠是所有人都認爲是最任性不過的紀翔,妥協的最後總會伴有那一記紀氏風格的寵溺笑容。爲何?

回答一,紀翔只是有點點小小的固執己見,絕對不可能任性而爲的。——與紀少爺最莫逆之交的歐怡青小姐如是答。

回答二,皓(金)其實很害(腹)的,他認定的事情誰也不可能更改(玩得過他)的。——公認的金經紀的最好的兩位朋友,關古威與林立翔這樣說。(括號部分是林大天王的台詞)

所以,綜上所述,事實的真相到底是什麽樣的,且看平日裏這二位是如何相處的吧。

※    ※    ※    ※    ※    ※    ※

比如,某天。

「你再重複一次?」挑高的音調,抱整以暇的是紀翔,紀大少爺。

「這對筷子,我想作爲禮物送立翔他們。」很正經八百的表情,也是第三次的請求。

金皓口中的『他們』,紀大少爺心中是有數的。一個是才回來沒多久就走哪哪都聽得到其大名的某小姑娘口中天天念叨的好大哥,一個是有過幾面之緣的風傳脾氣不很好的童靖陽。而這兩個人是個什麽關系,也大致從皓之前的描述中了解了些許。

「爲什麽?」疑問,只是自己看中的東西多少不願如此輕易罷手。
「他們也該有個結果了。」挂在臉上的那份無奈,很似曾相識。金皓在自己說完這句話後,笑容淡了幾分。

在年少時結識的林姓友人,某天晚上敲他家的房門,砸得是咣咣作響;不得已只能硬撐著不太能喝的體質陪人拼酒聽人倒苦水,倒著倒著就聽到了一個現在想來也有點無奈的結論,就是這個天不怕地不怕的家夥有了一個在乎的人,他喚那人叫小童。這樣的結果卻是不能說,不敢去確認也無法得出結果,所以很無奈地偶爾看著那兩個人玩著躲貓貓的遊戲很多年,誰也不敢跨出那第一步去。也是時候了結了,不是嗎?曾經和眼前這個男人一起繞了很大個圈子才爭取得來的這一點點幸福,金也很希望自己的那位好友能有這樣收獲幸福的一天。

「哼!你倒是大方。」嘴上雖是這麽說,卻看不到紀少爺的臉上有任何怒的表情。
所以,心知這就等同于點頭應允的答案,金大經紀笑笑地摸上人的俊臉,道。「好啦,我欠你一次。你大人有大量,讓我先賒著。」
「哼!」轉身的同時,手卻是撫上那人的手,握了回來。

所以說,有的時候並非是什麽口頭之爭,也不是誰讓了誰。有人自然明白他的心意,也就會有人很自然地懂另外一個他的一舉一動代表什麽。默契也好,相愛也罷,守護彼此之間那一點點小小的幸福,不去惡意理解,也不多作無用猜疑,很難也很容易,只要彼此相信,心在無時無刻地挂念著對方,就該滿足。


【完。】



☆______FT.

于是,我再一次写了纪,也再一次把想好的画面抹掉写了新的东西。
其实,多少有点是对以前的交代吧,在三章的时候只是点了一下少爷对立翔的存在的看法而已。这次只是想借个地方说清楚点。

我很肯定地说,在我所理解的明三世界里,金林一直只是友情,却不含有任何暧昧之类的东西;少爷也是在很多很多的事情累积后可以确信他或者是皓之间的感情是不会有变化的,只不过有时候林大天王闹得太过,超出了少爷心中的那条河界才偶尔会有类似C那篇那样的“咬牙切齿”。所以,这也只是作为写作人,而且是非常有良心的那类的某的小小恶趣味罢了。(摊手)

コメント一覧

comment list

記事のトップへ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

記事のトップへ

トラックバック

trackback list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treebox.blog88.fc2.com/tb.php/135-2c8ec906

記事のトップへ

| ホーム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