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滿点。。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カテゴリ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トラックバック(-) | コメント(-) |
【寫在前面的話…】

這次沒CP,只是想來預告下一次的M,我想寫禾蓓,和,其實沒事自虐而根本沒有愉快的心情來生團子後續的悲哀。

其實天井對于我來說,也是一個很寂寞的地方,非常的寂寞。【暗状。】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Light Well║
                ───天井。


推開自家老屋的院門,像是上輩子之前的事情。

當年的賭氣、不服,就如年少輕狂的意氣用事,再回來這裏他竟仍像個擔心自己做錯事情要受到責罰的小孩子似地不敢往裏進。

時近中秋,月圓人團圓的日子,有幾年了?他只是一次又一次經過芬芬來向家裏表達著自己的祝福與想念,卻從不敢以自己的名義作些什麽,也因此在前不久被身邊的那個看上去最不屑親情關系的男人知道後暴吼了一頓他的不孝和懦弱,然後就被扔了回來,說是不呆完今年的這個中秋就不許他再去找他。

其實不是他不願或者漠視,而是真的不知道自己應該如何回來。

『好!你們都覺得我不可能,我就偏做好給你們看!』 —— 站定在熟悉的天井中心,那時離開家前吼出來的言語猶在耳邊。不由得心中多了一點苦澀的東西,的確現如今的自己已經達成了這樣的目標,在這個業界裏他的名字已經可以和那兩個傳說中的人王黎齊名了,可又如何呢?

「哎……小童你要是能陪我來多好。」

歎氣的同時,他的眼前多了兩個對他來說已經是有些陌生而永遠忘不掉的身影。

「阿…翔?是阿翔嗎?」顫抖的聲音,是多年未見的不敢確信。撫上他的臉龐,眼中已然溢出思念甚深的一行慈母淚痕。
張開自己的手臂環抱住生己育己的母親,他的聲音也有些硬咽。「媽,我……回來了。」「爸……」

模糊的雙眼中,父親依舊故我地板著臉看向自己,只有那一點點慰的神情透露著爲人父對歸家的孩子的包容之情。

回來就好。母親在自己的耳邊的泣哭,父親簡單的一句結語,這個家,依舊是他最温暖的最後歸處。是的,能回來真好,小童,我……

心中未完的話語,是對那方的想念,也是最私心的貪戀。也許,該早一點回來,帶著那個人一起回來,會是更好的吧?林立翔,第一次後悔起這麽些年來自己的無謂堅持,真的是愚蠢得令他無言以對。

※    ※    ※    ※    ※    ※    ※

晚飯過後,撥通的電話那頭。

『我就講妳是個大笨蛋!乖乖給我呆那過完節,聽到沒有?』慣例的童氏訓話。

也是慣例的林氏回答,只是,多了一點點不一樣的腔調,叫想念。「小童,過年的時候和我一起回家吧。」

好嗎?這樣的詢問自是可以省下的,因爲沈默的電話那頭,人此時是什麽樣的模樣,是什麽樣的心情變化他再清楚不過,這一生他最最親近的那個男人是不會拒絕他的這個要求的。


【結。】


☆_______FT.

不要问我为什么会那么短,已经觉得自己把自己又一次逼到死角的人想找另外的东西得到安慰。(前一秒因为收到意外的东西而很开心的人,现在又在自虐了。)

我真应该坚持写原少爷的,哪怕再难写也比现在好!(搓额)

コメント一覧

comment list

記事のトップへ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

記事のトップへ

トラックバック

trackback list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treebox.blog88.fc2.com/tb.php/138-b260c2d8

記事のトップへ

| ホーム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