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滿点。。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カテゴリ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トラックバック(-) | コメント(-) |
【寫在前面的話…】

偷懶 AND 確實也沒啥靈感的人,趴著在想,今天到底能寫出啥來……

(一直覺得我應該不是個可以逆自己認定了的CP的家伙,但是時至今日,子奇的配對和我家三哥的配對我卻迷茫了。我真的有的時候會自己想倒過來是什麽樣,然後發現其實那樣我也可以接受的,真奇怪啊……我一向攻受分明的涅Orz)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Node║
                ───中樞;樞紐。


她的夢想是讓自己的音樂故事有更多的人來傾聽,來交流,所以若幹年前因緣際會,她站在了光鮮亮麗的舞台上,唱著笑著,累著辛苦著,絲毫沒有厭倦之意;卻在這樣的日子下兩年之後,她在這個舞台上,唱著哭著,不舍著歉意著,心中後悔不已。

如果沒有當初的任性,沒有這兩年夢一般的生活,沒有……想要逃避的心情,她會不會也能像好友那樣,終有一天尋著了自己的幸福,有了夢想中那樣愉快的日子?怡青不想去想,或許說想也徒然,因爲,如今的自己不再是一個人的歐怡青,而是背負著許多人的理想在工作著的歐氏集團總裁。

絕對稱不上有趣的工作流程,或者該說是生活規律。清晨,准時的鬧鈴,起床刷牙洗漱,伴著清早的財經新聞就餐後,開始一天的工作,分析、統合、開不完的大大小小的會議,見不完的客戶或是共事者……等等;午間,是自己劃出來的三小時休息時間,說是休息有的時候也可能演變成帶有應酬性質的幾方會談,只是不會那麽正式而已;晚上,幸運的話就是回家歇的同時聽或看來自世界各地分公司的一日彙報,不幸的話……那就是跳不完的舞會,和,笑不停的應酬。

有的時候,躺回床上的一瞬間,她都有種“自己是不是就快成一部機械式的活體生物了”的感覺。可是,該做的事情她依舊繼續下去,只有很偶然的情況下,例如會在某地逗留超過48小時以上的時間時,她才會有屬于“歐怡青”這個身份的短暫時光。

==== ==== ==== ===== ==== ==== ==== ==== ====

看著伏在自己辦公桌上,上眼皮貼著下眼皮“親愛相愛”的嬌小身影,曾經作爲經紀人身份同事兩年的金老板微微地苦笑,動作極其輕地收拾好桌上散攤的各種報表文件,起身不發出聲響地轉開門,關好。交代著外頭的工作人員除非必要外其他時候最好都不要太大聲的說話或者幹嘛的同時,和他關系最近的那位正好回來,于是,商量(?)之下,那位的工作臨時取消三天內的預定,原因……官方的解釋,突發性倒嗓需要歇一下。

結果麽,據小道消息傳,曾有人目睹金紀二人旁邊有個很熟悉的小姐身影隨行,出現的地點有人說是大海邊,有人說是席慕芸小姐的酒館VIP室裏,有人說是某某某大型商場中……甚至,某座墓園也有人說看到過。事實到底如何,當事人雙方均緘口不言,無可奉告的態度,好事者自然是問不出個所以然的只能自行想象了。

而當不知是哪天又來台北公事的怡青小姐聽到屬下轉述當時的這條傳聞時,不知怎地,竟控制不住地流下了眼淚,嚇得該名屬下以爲自己過于八卦而因此飯碗不保,也就只是一則後話罷了。(笑)

【完。】



☆______FT.

嗯,本来第一行敲的时候是打算写男人的,是谁我就不提了。(答案是我最喜欢的大小孩)
为什么会变成我最不会写的怡青,大概是……被上身了。(摊手)我承认我发懒了开始,当初写文的劲头正在一点点滴被某个名唤赭杉军的男人消耗中,叹气,我到底能不能完成这个坑,及所谓的五章和六章,真的很不好说。
另外,很困惑的是下一个命题,业主。非常好写到,我迷茫地不知道抓谁来;没同居的CP倾向,大家也都心知肚明是吧。我每对都很爱,难道要挨个写过去?囧

コメント一覧

comment list

記事のトップへ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

記事のトップへ

トラックバック

trackback list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treebox.blog88.fc2.com/tb.php/140-990e7508

記事のトップへ

| ホーム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