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滿点。。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カテゴリ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トラックバック(-) | コメント(-) |

人生如若初見 

2009.10.28 19:41

花火(はなび)
也叫,煙花、煙(焰)火。

很美丽的一瞬,流光溢彩;眩目过后,袅袅几缕,尘烟散尽。

记忆里,同修的其中二人最是喜欢这样的场面,所以每每撞上了或是听说到了,嚷嚷着去看去看的自是免不了的理所当然;这么想来,不自觉地,行走的步子缓了些,老被念叨的正经脸儿此时也挂上了几分不易察觉的笑意。


『荆衣!你看你看!』
『啧啧啧,小孩子脾性……哦哟!』

差不多一样的蓝色,一深一浅,一个开心地拉着后头这一个使劲地乐呵笑,后头这一个像被传染似地也抿着那平日里刻薄得死人的嘴咧笑着。然后,就会听到一个无可奈何的声音与自己抱怨得来。

『这俩儿也老大不小的,怎么性子还那样啊!』

嗯,接下来,就该他答说,「难得一回,就由着他们吧。」


空气中只有他一个人的声音,而步子也随之停了,因为,到地儿了。

望天古舍。
青埂冷峰。
再往里进,混沌岩池。
既是他的来处,也是他和心里一直在的那个人的归处。

依旧是那样的清冷寂静,他止不住地又想起一点点积累起来的那些个日日夜夜。

最初的时候这里什么都没有,有的只是深山中必然疯长的藤藤蔓蔓;然后,慢慢地,他的魔化不那么受影响了,以前总是被他们由着的小师弟眼眉间也多了几分尘世的沧桑;然后,他“住进”了岩池,山下有了古舍;再然后,不止有他们俩在这了,偶尔也就会多热闹了些;再再然后……

回忆一点一点地蔓延,道者的眼中那淡薄的雾气也是一点一点地积聚。

什么时候起,成了由得他捧满如此之多的幸福的呢?
也许,在那一天,在那个单薄的肩膀一并担起自己的责任时一切就开始变了吧。

看着眼前熟悉而又有些生疏了的景象,一路走来几乎不曾迟疑的脚步竟是迈不出多余的一步,直至身后出现一股温暖的气息,及,一把墨蓝纸伞。

「回来了。」

不是疑问的肯定句,缓缓地将自己的身子转了回去,看着眼前只着平素那身墨蓝道衣,散发披于肩上的人,道者微微地一笑,答曰。「尘音,我回来了。」

※    ※    ※    ※    ※    ※    ※

自冷峰而下的雪点子,稀稀拉拉地打落在纸伞之上;而纸伞下的两人你看我,我看你的,你伸过手来拍了拍回来的人肩上落下的风尘,我伸过手去细细地梳理起许是知他回来就一时顾及不上的凌乱发丝。

幸福的笑意,溢在彼此的眼中。
之间的距离,一寸一寸地接近着,伞柄也依旧是在握着,却渐成合握之势。
不意外地,两片同是微凉的嘴唇碰到了一块儿,先是试探性的浅磨,不紧不慢地感觉对方的温热气息,久了不耐了便以舌尖抵开封口探了进去,寻着了纠结缠绕,不放过任何一个可以索取的机会,直至满意了才稍稍松了些。

「真没想到,你回来得如此之快。」言语间尽管是说得稀松平常,却也有掩不住的些许…叹息。
「吾也是累了,好友。」

——语方出,这好字也才来得及发了个音,便被人的一只手给堵了回去。道者不明所以地看了过去,只见人难得地脸微红,喃喃道。「……我,不要再听到这两字。」

于是,抓着那人的手,极其温柔的嗓音唤道,「尘音,吾愿一生相陪,可以吗?」

「赭杉。」
「吾在。」

看着眼前的认真神情,能给的答案其实已然呼之欲出了。

「我很罗嗦的。」
「吾习惯了。」
「我想把古舍再修修。」
「吾陪你一起。」
「荆衣说,岩池要归他。」
「好,吾们山下,他们山上。」
「我……」

一句又一句的提出,允诺,再提出,再允诺,重复伊始,最终,落下定语。

「赭杉,你要一直陪着我,不许先走,知道吗?」
「尘音,这话该吾说才对。」

许是这句答话无意吧,人再没了言语,只是紧紧地双手抵着身前的红色道袍,肩头微颤。后一步察觉自己答了什么的道者心疼不已,伸出双臂将人拥入怀中,低低的嗓音搁在人的耳边。

「尘音,吾爱你,吾要用吾的一生来陪你。一生你若是不够,来生、来来生……你要吾便一直这样陪着你。」

好吗?好。
这样的问答此时不需要了,因为,答案在彼此的心中已是不知放了多少个寒暑日夜了。

所以,这一夜很静,静得很幸福,就够了。他们还有很多个这样的静静的夜,可以一起看着星数命象,可以一起拨琴笛鸣笑看风月,可以一起与另外两个同修在峰顶之上把酒言欢……不是吗?


【完。】




☆_______FT.

想并写了三天,算是了了个心结,那就是,我从三哥离开,写到了他回去与小墨团聚。

是说,我从来没有想过要写成什么样,题目啊什么的,都想了很久,很多应景的东西都想象过,却没有料到,当我承诺说要把这个写出来并作为所谓的周年祭的时候,我就那么样的卡了,不想写了,甚至有过逃避下去的念头。

为什么呢?
原因只有自己知道,那就是,当要写的东西成了一种背负的负担,于我来说,再美好的一个念头也会让我觉得写出来只是为了得到一个也许怎么样也不存在的期待而已。所以,这种时候我反而不想去写,宁愿吊着坑着。

叹气,我不得不要承认我在PILI同人的某些坚持是我没法写成长篇的瓶颈。我只是想为了我自己喜欢的人写些什么,表达我偶尔想着他们的心情而已啊……

コメント一覧

comment list

記事のトップへ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

記事のトップへ

トラックバック

trackback list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treebox.blog88.fc2.com/tb.php/146-0e98b2f4

記事のトップへ

| ホーム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