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滿点。。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カテゴリ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トラックバック(-) | コメント(-) |

薄氷 

2009.11.02 01:20

一屋子的,安静。

一角站着的长空,眼神时不时地飘移向此时在榻上似闭目沉思状的他们日盲族的希望——太阳之子的身上。有担心吗?他的心中告诉自己是有的,武君罗喉的那一记扣心血到底造成了多少的伤害是他所不知道的,所以担心也就是很自然的事情了。可,他却也同时开不了这口去问说,哪怕一句的仅仅可能是无关痛痒的所谓“关心”也罢的话语,所以,沉默、或者应该说是莫名的郁闷的情绪自然也一并存在着。

曾几何时,他是怀着何等荣耀的心情站在这个屋内,听着或是等着这个男人说如何如何;又何时起,他竟又是如此纠结难解的心情在觉得,自己也许也像大祭司那般退出去会更好些?可是真的若是他退了出去,要万一这个男人有个什么不好的状况发生……

「唉……」

一声很轻的叹息声,悄而无声地打破了屋内的安静。

是谁?立马警起来的长空迅速将视线所及之处扫了一遍,然后看到的结果是屋内依旧只有他和榻上的那位而已。那么,声音来源,很肯定的不是他自己一时想事儿想得太过入神而不自觉发出的……会是他吗?不确定的眼神停留在了那人的身上,半会儿的功夫后将眼神移开。倒不是他看出了什么端倪,而是,根本就没看出来有什么异常的反应。于是,他继续站在那儿,不发一语。

可,有的时候吧,你越觉着一切看着没事,太太平平的。

「嗯哼!」
这次,声音同样不很大,却也在这静得几乎是掉根针就能听得到的屋里弄出了些许不和谐的响动。自然,长空也听到了,循声找了过去,一看,竟是他们那上上下下宝得恨不得所有人都捧在手心里的太阳之子在隐忍着什么,额上豆大的汗珠不断地往外涌出,嘴角边不必说止不住的朱红血色看得让人不免心惊起来。连忙转身准备推门出去唤人来,却在下一刻他的脚步被身后的那人唤住了。

「不…要…!」
听在耳中,千叶的声音虽是较之前又弱了几分,但仍依旧透着那股子让他熟悉又别扭的固执。在心中暗暗地叹了口气,长空说道。「你,……得让大祭司来看看。」
「……。」像是努力平缓了下自己适才紊乱的气息吧,千叶的声音又恢复到了平日的说话腔调「吾无碍,不必。」
听到人这么说了,长空也只得转过身回来,然后看着千叶抬手将嘴边的血迹抹去了点后看着他,像是以此来证明已然无事似的。如这般类似的举动,真的好像也不是第一次看到了,想到这,长空内心有些想笑又不知从何笑起。

不得不承认,现在他们彼此之间有一道看不见的,像墙一样的东西横着,是什么呢?长空自己其实是有答案的,就是,信任,一种几乎是信仰一般的无条件信任不存在了。当被眼前这个男人赐名为“万古长空”的时候,他的心中几乎是不会存在有“疑问”这个词汇的;也是当知道并也等于是被眼前这个男人默认的一些事实得到确实的答案时,他的心中却由此迷惑、茫然,甚至是有些不知道该何去何从了。

他不止一次去想过,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是自己真的如那人所说的,以前那个为情所困有着太多无谓的牵挂的模样实在不堪?是因为这样的缘故才让自己一次又一次的失去太多?那么,现在不再保留什么的自己,又是什么呢?是这个男人最需要的杀人机器吗?摇头,他不知道为什么就是觉得答案肯定不是,因为自从他回来后这个男人再也没对他强加要求过什么。所以,他是真的想不明白,也所以,那样的信任大概也再没可能存在于他们之间。

想着,步子却往前近了几步,等长空回过神来的时候,他的手已经在千叶有些诧异的目光中正动作温柔地为人拭汗着,并且,映在那如一潭幽池的眸中的自己的眼神竟也,温柔得有些不可思议。看着看着,忘了自己的举动可能早已逾越了该有的上下关系,手一寸一寸地往下滑移,依着人那白得似温玉一般的脸庞轮廓抚了上去,许是夜风吹凉了的肌肤在指腹粗茧的摩擦下渐渐起了温色,很好看的,他这么想道。

目光下移,披散而下的发,有几束凌散地挂在白色单衣的衣襟前,起手一一捋了回去,也是不起意地,手触到了那人的脖子,几乎是同时的反应,眼前的身子微微地颤缩了一下。于是,也不知是怎地,他开始笑了出来。

「呵!」
这一声笑,不意外地成功引来了千叶宝宝的不满,「你笑什么?」
「我……」答不上来了,好不容易平缓的眉心又皱了起来。

是啊,他到底笑的是什么呢?要照实答吗?长空自己摇了摇头,「你的伤还好吧?」
「吾刚才不是说过了吗?怎么?吾难道还要再说一次?」
「如果真的撑不住,别硬扛着。」

话一出,千叶宝宝的表情又开始了很多微妙的变化,有高兴的样子,又好像有些不可置信的感觉,甚至,他觉得自己看到了一种似曾相识的心情,一种以前和桃花在一起的心情。也许是错觉吧,他这么想,因为这个男人怎么会知道温暖的幸福是什么呢?如果知道的话,苏苓的死也就不会发生了……不是吗?

「夜凉了,你加件衣服披上再睡吧。」

说是这么说的,当看到榻边就剩了那套外衣后,长空突然有些明了自己为什么放心不下或者是说,有点执着于这个人的原因。不光只是因为这人是他们日盲族的太阳之子,也不光是当初是这个人让自己拥有了回来的资格,也不光是可能就如这人所说的为了让他更强所以将一切无用的东西替他摒弃在外的那可恶却生不出恨的原由,大概最简单的根源是,这个人也许只是太过单纯地想要有个人在自己的身边,而自己也许也是这么想的,所以才回来到了这儿吧。

这大概也是一种命运吧。

于是,转过身来,不再是一直绷着的那张脸了,他想,也许有一天他们还会再有彼此信任的可能吧。


【完。】




☆______FT.

写不了河蟹。。看天,宝宝,我尽力了,福利什么的,你也得让我先想通你家长空啥时候愿意主动扑你啊,是不是?
不然,你托个梦给我,我回头再写个小片段补偿你好不?

コメント一覧

comment list

記事のトップへ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

記事のトップへ

トラックバック

trackback list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treebox.blog88.fc2.com/tb.php/147-83d774d1

記事のトップへ

| ホーム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