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滿点。。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カテゴリ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トラックバック(-) | コメント(-) |
推開門,流泄而出的是悠悠而吟的男聲,彌漫而來的是曖昧不明的氣氛。輕笑,再度將手插回大衣口袋,跡部徑直走向吧台,坐上高腳椅斜靠著。

『蝶,給我杯酒。』
『哦,今天不是冰咖啡了麼?』

略帶疑問的語氣,吧台內的女人微抬頭挑眉回視道。

『呵,喝久了總會有膩的時候,更何況我現在只是想喝酒來潤潤喉嚨。』

跡部嘴角勾劃著一抹似笑非笑的弧線睨著眼前的女人。
一個本不應該會是在這裏做事的女人,一個正因在這裏做事而盡人皆曉的女人,一個……總是冷然旁立于這裏的女人。“FAIR”的調酒師,蝶子。

『哦。那是調酒還是……紅酒?』

仍是略帶著疑問性地停頓了一下,吧台內的女人和自己對面的這個男人持續對視著。
“FAIR”的現任No.1,跡部景吾,總是將自己的美學論掛在嘴邊的自負男人一個。

『蝶,你覺得紅酒是適合我的酒?』
『不。Chivas加冰如何?』

簡短的話語,女人幾乎未多加思索脫口而出。

『謔~倒是不錯的提議。不過,我對你專調的“加勒比海藍”更有興趣。』

跡部身體稍稍向前傾,右肘支在臺面,食指撫上右眼下方的痣,眼角露著些許趣味的眼光看著女人,口中吐出了自己的要求。

『你應該知道通常某個人來,我才會調這杯酒。不過……』

女人話到嘴邊停了下來,似乎在考慮著什麼。

『不過什麼?』跡部卻不願讓她多想地追問道。
『沒什麼,我調就是了。稍等下。』

※ ※ ※ ※ ※ ※ ※ ※

些許時間過去,杯子連著水藍色的杯墊推到了跡部的面前。

『加勒比海藍』
『謔謔,這顏色真的很漂亮。』

拿起,輕啜一口,清爽的口感溢滿口中。跡部眼眸間閃過一絲波動,正欲開口再語,旁邊一人插了進來。

『蝶子,冰咖啡一杯,老闆要的。』
『知道了。』

應聲罷,女人轉過身去忙絡起來。

跡部微側過身去看這突然插進來的傢伙,桑原。嘴角再度揚起。

『桑原,你的頭真是越發光亮了,這小夜燈都不如你啊,呵呵~』
『……跡部先生』面對突如其來的揶揄,桑原有些手足無措地結巴著回答道。

『啊啊~我還真是慕桑原你啊,不需要每天為了完美地展露自己的秀髮而苦惱呢。』

跡部輕笑著繼續對桑原說道,心裏面的因剛想開口卻被人打斷話而產生的絲絲不快感隨著自己的調侃漸漸消失掉。

『……這個,那個,當然是跡部先生您的苦惱比較……』

桑原完全招架不住跡部這突來的言語攻勢,嘴巴越顯笨拙得不知如何應對。

喀鏘一聲,打斷了兩人的對話。吧臺上,擱著的三角形骨瓷杯內伴著絲絲煙霧散發著特有的濃香味。

『拿去吧。』

掃了一眼,女人摞下話便又繼續自己的事情去了。
桑原如獲大赦般向已經轉背過身的女人投去感謝的眼神,正想拿起杯子去交差時,跡部的聲音如魅影隨形似地響了起來。

『桑原……』
『啊,是的。跡部先生,是否能等我將這杯冰咖啡拿去給老闆了再來聽您要說的話?』
桑原戰戰兢兢地回應道。

『哦,我是想和你說,你不用去了。我來送就好。』

語畢,跡部站起身來,伸手拿起三角杯子,微笑著往通道盡頭走去,留下摸不著頭腦的桑原一人在吧台前呆楞著。

※ ※ ※ ※ ※ ※ ※ ※

叩叩兩聲,門推開,正前方窗臺前駐立著一個男人,酒紅色的西裝立挺服貼,額前發綹平整順滑地梳貼於前額之上,領口粉色領巾紮於裏襯內,房間裏飄散著其身上所散發的淡淡煙草氣味。

『你要的冰咖啡。』
『嗯?跡部,怎麼是你?桑原人呢?』

聽到意料之外的聲音,男人轉過身來,略微詫異地挑眉看著在自己記憶中應該還是在國外度假卻意外地出現在這裏的跡部。

『哦,他人在外面,我讓他不用送了,我自己送進來,順便……』

隨手將手中的杯子放下,跡部走向面前的男人,極自然地伸手搭住男人的肩,勾下他的脖子,覆上自己的唇,舌尖探出輕輕地勾劃著男人的唇線,引動著男人最深層的情欲。

『唔哼……』

男人喉間一聲悶響,雙手抱的力道加深幾分。
片刻後,兩人嘴唇稍移幾寸,嘴中的唾液混合著落在彼此的嘴角邊,略為急促的氣息彌漫在兩人相對的鼻息間。

『順便什麼?』
『呵,順便來要個獎勵。』
『謔謔~是這樣麼?』
說著話,男人露出一個慵懶的笑容,『那,要做麼?』

跡部但笑不語,湊上自己的唇以示自己的默答。於是乎,抱起,放下,壓近,男人的唇移至跡部脖子附近,舌尖滑過鎖骨停駐不前,看著身下的跡部因為自己的停頓而不甘願的眼神,喉間低低地笑出聲來,是為剛才引動自己情欲的報復。俯頭,濡濕的舌頭沿著肩膀舔上耳垂,修長的手指撫上衣間,輕巧熟練解扣繼而遊走至胸口,右手小指上略顯冰冷的銀戒惡作劇似地磨擦著,惹來身下陣陣欲求不滿的呻吟聲。

『啊!』

跡部的脖頸和腰間同時受到男人嘴唇和另一隻手的侵襲,三重攻勢下按耐不住體內湧動的快感顫著音尖叫而出。

『愛してる……』耳畔传来男人不时的爱语,跡部满足着放纵自己的身体享受着这甘美的一夜。

※ ※ ※ ※ ※ ※ ※ ※

『DAVIDOFF LIGHTS……和你喜歡的香水還真是一對。』

跡部翻弄著手中的煙盒,喃喃著上面的英文字,思及男人喜歡的東西向來喜歡成對,衣服是如此,煙和香水亦如此。那自己呢?是不是也是他的一對?嘖~一聲輕歎,苦笑啞然。聽到些微聲響的男人覆了上來。

『哦,不好嗎?別忘了,你現在身上也有這種味道了。』
『榊,你還真是……』

看著覆上來的男人眼中閃爍著疑問的眼神,跡部淺淺一笑,

『走吧。』
『嗯。』

兩人一前一後步出房間,走至吧台,跡部駐步,看向吧台內正忙碌的女人身影。

『蝶,下次我再來,還是給我冰咖啡。你的“加勒比海藍”還是不要破例的好。呵~』

出聲,說這番話,表示什麼?跡部嘴角一勾,但笑不言地與身邊的男人,“FAIR”的老闆,自己的愛人,榊太郎緩步走出“FAIR”,有著雙No.1傳說的HOST店。

コメント一覧

comment list

記事のトップへ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

記事のトップへ

トラックバック

trackback list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treebox.blog88.fc2.com/tb.php/15-dbed68a2

記事のトップへ

| ホーム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