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滿点。。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カテゴリ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トラックバック(-) | コメント(-) |

我会是你的 

2010.05.07 20:51

又是一年,忽地一夜,雪便是来了。

屋外,时不时旋起的冷风,夹杂着浮尘雪点叩着窗木棱子,声响虽不大却也听得分明。
屋内,暖和的火盆子,衬着有点晃荡的烛影,榻上歇着个人。低垂的星眸似是在看着手中的册子,可细听之下,绵长而又均的呼吸声又更像是早就入睡了一般。

很安静,哪怕吱呀一声,屋中又走进来一人也没有些微的变化。

怔了片刻,长空不由得心中轻叹了口气,这人总是这样的毫无顾忌啊。抬手将自己身上的披风解下,抖掉上面沾染的雪迹后来到火盆子前,双手撑平着,待感觉到有些温度之后便是很顺手地将之盖到了榻上之人的身上。这般一来二去的,榻上那人倒是一点醒的迹象也没,也不知是因何缘故会睡得那么沉竟也吵不醒的模样。
很自然的,长空就这么倚在榻边坐着,继续看着榻上那人。倒也不会很无聊,应该是习惯了,不,也许该说是喜欢上了这么样去看这个男人的样子了。也说不清什么时候起看的心情变了,初时的无奈也好,服从什么的似乎真的是很理所当然;若是没有这个男人,他依旧无名,更遑论此时这样的身份与地位。可那时,他真的一点都不在乎,虽然心中是有几分欣喜的感觉,但那并不是全部。依旧茫然的他不知道该珍视的是什么,所以,就那样的一次次失去,错过……徒留下在心底的那一份份沉重而心伤的遗憾。然后,日子依然一天天的过去,他还在这里,陪着这个任性的家伙,陪着这个说“你只要看着我一个人就好”的男人。

呵~很小孩子气的霸道宣言,真的是……有的时候很喜欢赌气的呢。

手指伴着这声轻笑抚了上去,掩在眼前的几缕幽发丝撩了开去,如白玉般的面容依旧有些冰凉,完全都没有被屋中的暖意沾上半分。

「千叶,该醒了。」勾起的嘴角有一丝了然,他知道这个不安分的任性宝宝并没有睡着的。

「……你晚了。」撇了撇嘴,这个被认定是小孩子的男人并没如长空所愿那般睁开双目,反倒是反手一抓,将自己脸上的这只大手握于掌中。

像是纵容一般地任他动作,长空的视线转向另一处,「在看什么?」
「闲书。」答是这么答了,可,手下藏书的动作却是与淡定的语气相背,甚至可以说是有些慌张的很呐~

见此状,笑意扩大了几分,谁不知道他们的太阳之子嗜书如命,一贯是想看什么就是什么的人今儿个倒是学会掩饰了?好奇了,于是一向忠厚老实的长空非常难得地坏心眼了,伸过手去捞那本所谓的“闲书”,意料之外(?)地招来了千叶宝宝的反抗。

「你、你干什么!」
「一本书而已,看看怎么了?」
「就,就一本无聊的闲书!你不要看!」
「你不老说我看的书不多吗?正好,我也长长见识……」
「这本没知识!你不必看了!」
「是吗?」

怎么可能?真是这样,你又何必和我挡来挡去呢?如是想着,长空的手努力地往里够,千叶宝宝拼命地将册子藏于身下。一夺一藏的,终于,“嘶啦”一声,咳,一人一半了。

「啊!」
「……」

手里抓着册子前半截的千叶宝宝呆掉了,而抢到了后半截且一眼就看到是何内容的长空筒子……很华丽地,石化了。

这……这……好吧,文字很好,表述准确到位,既无煽情之处也无任何夸张之词;所绘的图样,嗯,尽管他没可能懂这类写写画画的门道,可也很清楚明白地觉得,画得可真是细致,可谓是妙笔生花,入目三分了。但……

抬眼看去,扭过头去的始作俑者(?)此时也看不出是何表情,披散的发半遮半掩的,似乎看到了一只泛红的耳朵正随着主人微颤的气息在抖动着。感觉上有点像猫?长空不由得为自己产生这样的想法而咽了口口水。嗯,应该说点什么来打破一下僵局,是吧?

「太阳之子,那个,这个……还你。」(忍不住插个花:您这个时候倒是很老实地叫人太阳之子了?)
「啊唔…我,我,我就说,这、这是一本闲书,你还不信……」

支支吾吾的声音,掩在袖子里的手也开始微微地发着抖。千叶传奇何曾有过这样狼狈的时候呢?是的,他不否认从很早以前,也许就是知道身后之人的存在后就有了一分兴趣,不光是对人的用处或能力,更多的可能是他也想有这么一个人在吧。记忆的深处有一缕连他自己也不甚明白的心思,不是他的,甚至在他降生之后就再也没出现过的东西,那是一种隐约的感觉,是那个和自己同根源的谁的身边总会有一个人陪着,是一种不论何种境地或处境下独一无二的存在;所以,可能也就在那个时候,当见到人出现在自己的面前之后他便想起了这种感觉,说不上来是为什么,就是觉得这样的人就该只看着自己就好,就是觉得应该有这么一个人在自己的身边。于是,他这么想了,也就随心而作了,也没去想过后果如何,因为不会有如何的。可,现在却……

什么时候想要得更多了呢?连他自己都给不了自己答案。想到这,千叶宝宝有些别扭地偷偷看向长空,已经松开了手里那半册书页的大手此时正给自己重新披好披风,然后就像很多次见到的那样,大手的主人什么都不再说了,默默地坐在自己的身边。这个男人的心其实很柔软,也同时是最致命的弱点,他一直都知道的。哎……

「下次,呜……!」

想说点什么的某宝宝这一刻大概是想破了头,也没料着会有一天自己被人强吻吧。于是乎,便是被打了个措手不及,脑子里也想不出任何有用的应对了,手也不知道是否该反抗了,就这么着任人予取予求了。

「张…嘴…,嗯……」含糊的呓语,一向不是很强势的人却破天荒地以着命令的语气要求着。

就像是被蛊惑了,听到平日里听惯了的淡漠嗓音如今带上了些许低哑的调子,千叶宝宝有些恍惚,稍一失神便被进攻的人逮着了机会。灵巧的舌尖毫无抗拒地缠上入侵者,互相侵犯索要着彼此的气息。

也不知过了多久,两人这才微微分开,微喘的气息喷在对方的脸颊之上,一个看着,一个微侧着头不知在想什么。

「还好奇吗?」长空一只手扶在千叶宝宝的腰上,另一只手温柔地沿着人的后背脊线下滑着,像是在缓和着对方的气息。
「……不是。」已将全部的注意力放在了自己身后的这双不安分大手之上,眼神闪烁的人答得很不明所以。

「我们好学的太阳之子,这次不好学了吗?」

问句有了,却没有回应的答案。长空看着几乎都要埋成驼鸟状的这颗脑袋,笑了。

再一次的覆上那两片柔软,不再理会怀里的这个任性男人会有什么反应,顺从着自己的意愿进行着该有的进程。挑开的衣襟,最里一件依旧是白衣,透着诱人的两点,舌尖沿着那边缘一圈一圈地挑弄着,引得身下一阵阵的轻颤。

「呜……长、空……」
「放心,我在。」

安抚一般地吻上因为紧张(快感?)而攀附上来的手背,长空以着醇厚的声音一遍一遍地在千叶的耳边说着;是的,他会在这里的,不管什么时候都会在,因为他了解了,这个人需要他的存在,也只要他一个人的存在。一点一点的寸进,一遍遍的交换着彼此的气息,直至达到顶峰落下的那一刻,最后的低吟是,「千叶,我会是你的。」




【掩面奔ing......】



☆_________FT.

就,就这样吧!那什么,我真的尽力了。我真的有很努力的想象画面的!真的!相信我!

コメント一覧

comment list

記事のトップへ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

記事のトップへ

トラックバック

trackback list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treebox.blog88.fc2.com/tb.php/154-7a711606

記事のトップへ

| ホーム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