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滿点。。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カテゴリ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トラックバック(-) | コメント(-) |
「啊,給我拿杯whiskey過來。」

あかや一臉不可置信地回頭望向叫住自己的男人。酒紅色的西裝立挺服貼,額前發綹平整順滑地梳貼於前額之上,領口花色方巾紮於裏襯內,而且其身上所散發的淡淡煙草氣味透著那麼點落寞的意味。但是,給他拿杯whiskey?這是哪門子的道理?

「怎麼?還不快去?」男人邊掏著上衣口袋裏的煙盒邊說道。
「你,知道你在跟誰說話么?」あかや不得不懷疑眼前的男人是不是喝醉了。
「呵~不是跟你還能跟誰?你不是waiter麼?」

男人低低地一笑,颇有趣味地睨着あかや的眼神让他确信自己的怒气已然给这个酒红色的男人全盘挑起。

「開什麼玩笑!你,給我好好看清楚!我哪里有像waiter的地方!?」

突然而起的怒吼聲,引得四周或坐或站的人紛紛側目以注。倚著吧台桌邊的茶金髮色的リンク叼著煙,啜了口酒入喉後挑眉看著就在他身邊不遠的那兩人,正欲出聲插進其中,卻因出現的女人而止然。

「啊喲~榊,啊啦~還有這位客人,你們這是怎麼了嘛?瞧瞧,瞧瞧,大家都在看呐。有什麼誤會咱進裏面聊會兒解釋下就是了啦~」

語罷,女人推攘著兩人步入廂裏後,盈盈地輕笑著向仍看向廂內狀況的眾人微欠身後便轉手將其門閉上。

「好啦~有什麼事就這裏談吧。啊呀,忘自我介紹了呢。我是這裏的媽媽桑——蝶子;嗯,這位是榊,他是由我負責的。請多指教。^^」

あかや半惱怒地繼續瞪著仍老神在在的酒紅色男人,絲毫不理會蝶子的善意招呼。榊倚靠牆邊將手中煙盒打開,掏出根煙拈於唇邊,點燃。

「蝶子,我還有客人要陪,這邊……」榊瞟了眼瞪著自己的あかや,嘴角邊勾著弧線笑著道,「你處理吧。呵~」

「哎~?榊~!等下啦……」蝶子沖轉身打開廂門走了出去的榊驚呼著。

這個傢伙!誤認連句道歉都沒有說就這樣給他兩手拍拍乾淨就了了?絕對,不能饒恕!あかや攥緊的雙手抖動著,他現在的想法就是『我要讓這個男人後悔他今晚所做的事情!』

※ ※ ※ ※ ※ ※ ※ ※

「喲~又見面了。我還以為你已經走了。」

將手中的酒和倆口酒杯擱下,榊氣定神閑地打著招呼在あかや身邊坐了下來。

「既然你的媽媽桑那麼熱情地招呼我來玩,正好我又想喝酒,有個人作陪何樂而不為?」

あかや挨靠沙發背墊,右手食指輕點兩下口酒杯的杯沿,示意身邊的男人為其服務。榊倒也盡責地照做不誤,只是他嘴角邊的笑意越發曖昧起來,卻又掩飾得不易察覺。

「謔謔,這樣麼?客人……啊,我要怎麼稱呼?」
「あかや。」
「あかや,這酒,需要我喂你喝麼?」

「你……」聽似半認真又半玩笑的話,使得あかや再次怒眼以對。
「呵~別那麼認真。我開開玩笑罷了。喏,客人,您的酒。」

遞至眼前的酒杯,使得あかや欲辯駁的言語只能咽了回去。很快地,兩人有一句沒一句地搭起話來。あかや啜著杯中的酒看著身邊舉止看似穩重的男人,心裏思考著。看起來並不是這家店子裏很紅的HOST,卻似乎身價很高的樣子。大概是那個媽媽桑誇大其辭吧,這種個性差勁的傢夥怎麼會是NO.1?雖然該人的服務是夠專業的,不過這種做熟就上手的事情誰不會做啊?嘖~要怎麼整這傢夥呢?

「呐~聽說你有特別服務?」
「怎麼?你有興趣一試?」
「嗯,聽你的媽媽桑提到,就是點你的時候。那是什麼?」

「啊啊~蝶子又到處宣傳了。傷腦筋啊~」榊微微苦笑著撫著額頭說道。
「你……都是這樣直呼媽媽桑的名字的麼?」あかや有些疑惑地看着身边的男人。

「嗯。大家都這樣的,有什麼問題麼?」

「沒什麼。」明明就只有你是這樣的。あかや如是想着繼續說道,「說吧。光是喝酒聊天,著實有些無趣。」

「哦?」榊曖昧地笑了笑,下巴朝舞臺方向示意著。「你要挑曲子讓我彈還是讓我上臺獻醜去唱歌?只要你出得起這個價,200萬…美金。」

「這就是你的特別服務?」あかや難掩自己的詫異,因為他順著榊的示意明白地看到舞臺正中央擱置著一台純白色的鋼琴,而其附近還架著麥克風。難道這傢夥……

「是的。」

「……」看着眼前笑得非常自信的男人,あかや心裏再次覺得不爽。為什麼不爽的理由他非常的清楚,所以……「OK。我出雙倍價錢,你給我去來段自彈自唱。」

似乎是第一次聽到這樣的要求般,榊不由得吹了一聲口哨。

「客人,不,あかや,請你在這稍候,我這就去為你表演。有指定的麼?」

「……Don Juan Triumphant」あかや思考半刻,而後頗為得意地揚起嘴角說道。

「謔~The Phantom of The Opera裏的那段麼?」榊略微訝異地回視あかや,看來他的客人是要較真咯,是還在記著前面的誤會吧?嘛~既然要玩不如……

「嗯。如何?難為的話你可以不接受,不過替換的代價,你要為前面的事兒跟我正式道歉,而且這一個月之內做我的僕人。」

「呵~我有何難為的?不過,既然你也提出替換的代價,不如這樣,如果我如你要求做到了,你欠我個條件;如果我做不到,我就接受你這個替換的代價如何?」

「呵,好大的口氣呐。我倒要看看你如何表演給我滿意了。」あかや冷冷一笑,他倒要看看眼前這個男人如何表演The Phantom of The Opera裏這段堪稱難度的選段。呵~他等著驗收這男人後悔的表情,該是讓自己非常痛快的事情吧。

※ ※ ※ ※ ※ ※ ※ ※

一曲終了,榊站起身來,離開鋼琴座椅,向著四周響起的鼓掌聲施以回禮後便徑直地走回あかや所坐的位置。

「如何?還滿意麼?」
「……」

あかや無言以對眼前已然表演結束的男人。為什麼他可以表現得如此輕鬆?那種壓抑之下又透著絲絲妖異的感覺,從他的指間,從他的嗓音,一點點地流瀉而出。該死的,不該是這樣的!他不是為了讓這個男人更加自負滿滿才點的這個服務!可惡!

「呐~是不是該履行剛才說好的交換條件了?」
「呃……哎!?」

正当あかや失神之時,已然欺近其身的榊的面容呈放大狀出現在他眼前。接著,只看到榊的嘴唇動了動。

「這個時候,你應該閉上眼睛。呵~」

什么!?

没等あかや反應過來,榊很快地在他的唇邊覆上自己的唇,吮吻著。片刻後四片唇瓣才分離開,榊露出慵懶的笑意看著已經呆然臉上渲出紅霞的あかや,緩緩地說道。

「呵~請不要忘記你的承諾,你欠我一個條件,這個條件就是我,要,你。等價交換,非常公平的交易。」

是的,等價交換,他付出了,相應地,他就要要回屬於他應得的“報酬”。呵~

コメント一覧

comment list

記事のトップへ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

記事のトップへ

トラックバック

trackback list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treebox.blog88.fc2.com/tb.php/17-c05b5000

記事のトップへ

| ホーム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