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滿点。。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カテゴリ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トラックバック(-) | コメント(-) |

◇黎◇ 賭局 

2007.05.05 00:53

「哎,誰有興趣和我賭一局的?」

黎右手不停地洗著撲克牌,左手抓著口杯沿搖晃著杯中的淺黃液體,有些懶懶地發問道。下午時分,並不是開店的時間,卻是準備的時間;其實,誰都清楚,這個時間與其說是在準備不如說是在打混更合適些。不然眼前的這些個人也就不會是這般模樣了。玩鋼琴的、像個孩子似的開心吃著面前的點心的、跑進吧台裏舞弄的、或坐或站著只是單純抽著煙的,還有就是他這個閑著無聊就想和人玩玩牌的人。呵~要是媽媽桑在的話估計又該耳根子不得清靜了吧。

黎的問話雖引來在場的人或多或少的側目,卻無人應答。黎自嘲地笑了笑,將手中正在切洗的牌停了下來。正欲站起身走開時,左側角落一個醇厚的聲音響起。
「怎麼賭?」

黎回過身看向左側角落駐立的人,那是core媽媽桑旗下的止言,一個據說擁有比同和自己一家的榊還要長的從業經驗的男人。

「很簡單,21點。要玩麼?」
「閑著也是閑著,你做莊?」

止言走到方桌前拉開椅子一屁股坐下來,微抬頭看向黎,鼻樑上的鏡片閃著反光的角度讓人看不清此時他的眼神為何。

黎淺淺地笑了笑,也坐了回來。「有問題麼?」

「條件?」
「三盤兩勝制。你贏你說你的要求,我贏我說我的要求。範圍麼,挑各自拿手的事物作為條件吧。如何?」

緩緩地念了一句「各自拿手的事物麼…」的止言有些懶散地將身體重心往下傾地坐著,抬手給自己倒了杯酒,說道。「開始吧。」
「呵~」

輕笑了一聲,黎的雙手開始動了起來,非常熟練地切洗、倒切、分發,兩人之間純粹打發時光的賭局就這樣開始了。

※ ※ ※ ※ ※ ※ ※ ※

因為兩人的賭局的開始,四周本來正各做著各自事情的人的注意力也逐漸地給吸引了過來。榊單肘支在白分明的鋼琴鍵邊看著,不知何時已來到他身邊的雅治懶懶地問道。

「誰會贏?」
「謔?你也會關心麼?」榊看向那個向來不怎麼關心身邊發生什麼的男人,半好奇地回答道。

「沒什麼。好奇而已。」雅治只是聳了聳肩,淡淡地說道。

「呵~止言。」
「哦。一樣。」

聽到相同的答案,不同氣質的兩人互視一眼,淡淡地笑開來。

正如這兩人所猜測的那樣,半小時後,黎和止言之間的賭局已然分出勝負,止言最後拿到的四張計21點的牌面險勝于黎手中兩張計20點的牌面。

「呵~看來我是被幸運之神拋棄的人啊。」看著牌面只是微微笑了笑的黎說道。

「大概。」扔下兩字,止言站起身來,摸索著掏出兜裏的煙,抽出一支擱至嘴裏,卻不打算點燃煙,抬腿便轉身欲離開。

「哎!等一下,你不說要求麼?」
「啊?啊,那個啊,就算了吧。回見~」

看著止言頭都不回只是揮了揮手的身影,黎輕輕地歎了口氣。

「啊啊,就不該和他玩啊。這下更沒勁了。」

コメント一覧

comment list

記事のトップへ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

記事のトップへ

トラックバック

trackback list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treebox.blog88.fc2.com/tb.php/18-ba7630b7

記事のトップへ

| ホーム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