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滿点。。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カテゴリ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トラックバック(-) | コメント(-) |
淩晨時分。

乍然而起的門鈴,一而再地刺激着あかや昏昏沉沉的腦子。あかや抬手將覆著的被單拉高蒙過頭頂以掩這擾人的聲音,偏不遂人願,門鈴聲像是非要按到有人來開門不可地持續著。

「SHIT!」

憤怒的低嚎,用力的腳步,一再地表明房間的主人非常不爽的情緒,包括打開門的一瞬間脫口而出的低吼。

「是哪个混蛋……!」あかや呆楞地看著門外的男人,一肚子的火氣卡在喉嚨裏卻發洩不出來。這混蛋……他知不知道現在幾點啊?

「Hi~」門外,榊非常愉地打著招呼。

「……你……」
「不讓我進去麼?」
「……!你來這做什麼?」

「慶、生。」揚了揚勾在手上的蛋糕盒的絲帶,榊緩緩地吐出這兩個字。

哈?!慶生?他没听错吧?あかや頓時覺得自己給眼前這個微笑著的男人弄得全身非常無力。

※ ※ ※ ※ ※ ※ ※ ※

當初就不該招惹上這傢伙的,啊啊啊啊~真是無力啊!

あかや看著在自己家正哼著輕快的調子忙活著的男人,心裏不住的哀歎道。

「我說……」
「嗯哼哼~♪ 怎麼?」正在櫥櫃翻找著東西的榊回過頭來回應道。

「你要慶生不會回你自己的地方慶祝嗎?」
「啊啊,沒人呐。所以,請你陪我過。呵~」

這……這算哪門子回事啊啊啊!?あかや再次確認眼前這男人根本就沒有與之正常溝通的可能。蹙著眉,開始動手拆放在茶几上的蛋糕盒的絲帶,而後打開,非常俏皮的一行字『~Happy Bithday~』映入眼裏,あかや忍不住地在心裏翻起了白眼。這怎麼看都像是小孩子才會要求製作的東西,居然……會出現在這傢夥的蛋糕上?

「來,幫我插蠟燭吧。呵~」
「呃…嗯。」

遞至眼前的蠟燭,還有已然擺著的雙人份的餐叉、碟子。啊啊,看來這傢夥是打定主意這兒就是了。嘛~算了,就陪他過吧。這麼想的あかや含糊地應聲道。

很快地,兩人一同將蠟燭插好並點燃後,榊站起身去將客廳的燈一一摁滅,點點燭光使得空間的可見度變得模糊起來。

「好了,快許願然後吹掉蠟燭,然後吃完蛋糕你就可以走了。」
「呵~不耐煩了?」
「知道就好。快點吧,我早上還有會要開的。」
「哦?這樣啊……好吧。」

略微地停頓了下,似乎在思考著什麼的榊拖著腳步走了回來,坐下,雙手交握於胸前,煞有介事地閉目念念有詞了一番。一旁的あかや心裏暗自好笑著,這傢伙,怎麼像個小孩子似得那麼可愛啊?真是看著就非常蠢的動作呐~

「呐~我可以要禮物嗎?」
「啊?」

突然而来的要求,あかや迷茫地看着榊。禮物?這傢伙無緣無故跑來別人家裏要慶生也就算了,還要禮物?

「呵~生日嘛,當然要有禮物收咯。」說罷榊右手伸了過來,依著あかや的睡衣領邊下滑著,一點一點地身體也湊上前來。

「等一下……喂喂……」あかや反抗的話語很快地也被榊的唇給吞沒掉。四唇相接,呼吸間榊的舌尖熟練地撬開あかや的唇齒,侵入、挑撥、纏繞、輾轉、吮吻著。片刻後,兩人嘴唇稍移幾寸,雙唇間的銀絲粘連著,略為急促的氣息彌漫在兩人相對的鼻息間。

「你這……」
「混蛋是吧?」榊慵懶地笑著接下話岔,「既然我是,那就讓我繼續做混蛋會做的事情吧。呵~」

笑著俯下頭,濡濕的舌頭沿著あかや衣領間顯現的鎖骨處逐一向上輕舔,修長的手指撫上衣間,輕巧熟練解扣繼而遊走至胸口,右手小指上略顯冰冷的銀戒惡作劇似地磨擦著,惹來身下陣陣反抗而又止不住情色的喘息聲。

「啊……等…一…下……喂……」あかや雙手抵著靠壓下來的雙肩,試圖反抗到底。

「我可不要等哦~今天是我生日,我最大~呵~」榊俯在あかや耳边轻笑道。

「你……混……蛋。……啊!」

腰間的侵襲,使得あかや按耐不住地顫著音尖叫而出。很快地,兩人之間體溫逐漸上升著,伴著榊身上淡淡的煙草香氣一點點滲透進空氣之中散佈著。

『混蛋,真是個大混蛋!下次絕對不能讓這混蛋進來!』
『果然選擇來這慶生是正確的,呵~』

交合著的兩人在沒入無盡的快感頂端之前,各懷著不同的心思如是想著。

コメント一覧

comment list

記事のトップへ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

記事のトップへ

トラックバック

trackback list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treebox.blog88.fc2.com/tb.php/19-5f4d4747

記事のトップへ

| ホーム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