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滿点。。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カテゴリ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トラックバック(-) | コメント(-) |
「雅治~~」

正在女客面前表演花式調酒的銀髮男子回過頭來看向親昵地喚著自己的女人。啊啊,看來麻煩又要來了。

「媽媽桑,有事嗎?」懶懶的聲音回應道。

「當然有咯~」女人——雅治的媽媽桑——蝶子笑呵呵地湊近,一把拉過銀髮男子,「啊啦,這位客人,不好意思咯,我要借用雅治幾分鐘哦~」

銀髮男子將自己的右手從女人懷中抽出,轉身在女客的臉上落下一吻,低語「不要生氣哦~」而後輕笑著走開。蝶子三步並作兩步地跟隨其後,嘴裏嘀咕著「啊喲,別不是又給我生氣了吧?」

「嗯?怎麼?」雅治突然回過頭,湊近的詢問道。

「啊喲~別突然回過頭來嘛,人家都給你嚇到了~真是的。」蝶子嬌嗔道。(寒|||我這越來越13的形象啊)
「呵~媽媽桑,是你自己不注意嘛,可不能怪我哦。」雅治雙手抱胸倚著吧台邊的高腳椅站立著,「說吧,這次又是什麼『急事』讓你中途來打斷我和客人的玩樂?」

「好嘛好嘛~我知道是我不好嘛,哦呵呵呵~」刻意強調『急事』兩字的聲調聽得蝶子倒吸口冷氣,連忙笑盈盈地打起圓場來。「柳生。你知不知道這個人啊?」

「那是誰?」
「嘖嘖嘖~我就知道你不曉得,嘛~你也很少……」
「嗯?很少……」拖著長音,雅治招手要來杯酒輕啜著看著女人。
「啊…我剛說到哪了?」嗅出一絲不對勁的女人話鋒一轉,「哦哦,就是柳生嘛,最近很暢銷的推理小說作家哦~」

「那又怎麼樣?」
「啊喲,剛居然接到他的預約哦~哦呵呵呵呵,他要點你哎~所以我自然是要來問你的意思咯,人家可是很堅持非你不可呢。」
「出得起價錢,你看著辦吧。」

放下手中的酒杯,雅治一臉興致缺缺的表情轉身離去,徒留身後某女人的挽留聲。

「哎~怎麼這樣的嘛?人家話都還沒說完呐~喂……」

※ ※ ※ ※ ※ ※ ※ ※

咖啡館內。

店內眾多女性的目光無一不被靠窗而坐的銀髮男子吸引過去,卻鮮少有人上前搭話,因為就在剛才,女服務生給其作弄得哭笑不得的場面著實令人不得不卻步三尺之外。

「……55分。搞什麼啊?」低低地咒念一句,應預約而在此等客人來的雅治已然是非常不耐煩的心情。

「啊,抱歉,參加活動出了些小狀況,我來晚了。」突然插進的聲音,「還記得我吧?」

銀髮男子猛一抬頭,在他身旁站立的棕色短髮,金絲邊眼鏡,整潔的衣領,給人有種清潔感的男人。嗯?好像在哪看到過這人的樣子啊……

「這個,」棕發男子從上衣口袋掏出一盒Black Devil置於桌上,「記起來了嗎?」

看著那盒Black Devil,又回看了眼棕發男子,雅治啞然一笑。看來果然如昨晚直覺所想,這次果然是麻煩上門了。

「呵,我如你所願,來捧你的場了。」

棕發男子微笑著坐了下來,很快店內的服務生走了過來詢問著,他依舊維持著風度的笑容說道。

「給我和這位先生一樣的,就可以了。」

聽到這樣的話,雅治不免有些好奇起來。和我一樣?煙、喝的東西,都一樣,呵~別不是又和那些無趣的女客玩同樣的手段吧?

「你是……?」
「柳生。我想媽媽桑應該已經很清楚地告訴了你,關於我的事情。」

「啊,她是有提,不過我向來是不會記得的。」

「哦?是麼?」柳生接過服務生遞來的咖啡,食指指腹摩擦著三角形骨瓷杯那棱角分明的沿角,杯中散出的絲絲煙霧像是受其控制似地繚繞指間。

雅治並未接話,於是兩人就這麼沉默,互視對坐著。

※ ※ ※ ※ ※ ※ ※ ※

「這位先生,真的很對不起!現在收銀機出現故障了,不知道你能否現金付帳?」

「啊啊……這樣麼?那算了。」

柳生看著跟前的店員,和一頭扎眼的銀髮男人,低頭看了眼手中的Black Devil,輕歎了口氣。

「這個,和那個,一起算吧。」越過跟前男人的手臂放下手中的煙,柳生示意道。

「啊哦,好的。」

便利店店員連連點頭,手腳麻利地結算著。趁著這空檔,柳生上前站到銀髮男人的身旁觀察起來,這大概是他的一種壞習慣,職業病吧。呵~這麼想的柳生心裏暗笑。卻不料對方也打量著自己,只不過,對方的眼神有些發懶的樣子,大概是覺得自己雞婆嗎?

「先生,這是找你的錢。請走好!」

插入的店員的聲音,提醒著柳生是該走了。隨意拿起桌上其中一盒Black Devil,柳生轉身卻給身後的手拉住。

「那盒是我開過的,你的是桌上的那盒。」

說完銀髮男人微笑著從柳生手中拿過煙走了出去。柳生回頭看去,櫃內的店員有些尷尬地忙低頭繼續結算後面顧客的款項,而桌上另外一盒Black Devil包裝完好地放著。這有分別嗎?奇怪的傢伙……如是想的柳生不由搖頭苦笑。

步出便利店,柳生把玩著手中的煙盒走在回程的路上,突地從他身後響起高分貝的喇叭聲,他停了下來回頭看去,咦?這不是剛才那奇怪的傢伙麼?

「這是謝禮,接著~」

沒等柳生反應過來,眼前已然一長方形的物體撲面而來;下意識地接住後,卻看到一條看來價格不菲的領帶正置於長方形盒內。

「這個謝禮,是不是也太『重』了點?」柳生眯起金絲邊眼鏡後的雙目,打量著眼前坐在保時捷裏的銀髮男人。這算以物換物麼?倒是出手闊綽得令人摸不著邊啊。

「會麼?嘛,沒關係,反正也是客人送的,而且我比較喜歡我的客人送我車。呵~」一點都不在意的語氣,「啊,對了,這個請收好。有空就來捧我吧。BYE~」

隨著話而再度扔出的名片穩穩地飄停在柳生手中長方形盒子之上,而後車子主人象徵性的揮了揮手便揚長而去。柳生執起盒上的名片,念著上面的文字。

「雅治……呵,捧場麼?」

柳生推了推鼻樑上的眼鏡,將手中的名片隨手放進上衣兜內,嘴裏緩緩地吐出一句沒有答案的問話。

※ ※ ※ ※ ※ ※ ※ ※

「喀鏘」

銀匙清脆的落地聲,劃破了對視而坐的兩人之間沉悶的氣氛。似乎是有意弄掉手中銀匙的雅治並未有彎下腰拾起的意思;反觀柳生卻非常主動地俯下身去拾起後,遞了回去。

「出去逛逛吧。」並不想接過銀匙的雅治站起身來。
「哦,好吧。」柳生淡淡地笑著。

「啊,我家就在附近,不如散個步上去坐坐?」
「哦?」
「走吧。」
「你倒是乾脆。」
「謝謝。呵~」
「……」

『客人的意願是第一位的。』這句話雖然時常掛在負責自己的媽媽桑的嘴上,但卻幾乎不會在自己身上體現過;因為向來那些個女客都會隨著他的意思,所以,這次,似乎是第一次由客人決定去哪,做什麼吧。まぁ~偶尔这样也蛮新鲜的。看著已經有些走遠的棕色身影,雅治思忖半刻而後並步跟上步伐的同時在心裏做下了這般的判定。

※ ※ ※ ※ ※ ※ ※ ※

「這裏的風景如何?」
「嗯,還不錯。……你喜歡在這看遠景?」
「差不多吧。偶爾靈感沒有的時候就會上來看看,久了就變成一種習慣了。」
「這樣啊……」

倚著露臺欄杆,看著身邊先是邀請自己到他家坐坐而後又提議上露臺看看的男人,雅治心裏突然有種無所適從的感覺。大概是慣性的思維吧,向來出臺來到居所後通常的模式都是最後那步;啊~也許就是像這樣只是純粹地聊聊天見見面的讓自己覺得哪不太習慣吧。人呐,就是骨子裏的不安逸啊……

「啊……看來你這次也不能倖免啊……」
「嗯?」

正在心裏自嘲的雅治聽著身邊柳生突然而來的感歎,不由得困惑著;柳生回應著他的困惑抬手指向天空某處。

「靠近的那片雲團,就要下雨了……」
「你怎麼知道?」
「因為,每次上來露臺不久後,就一定會下雨,而且都會……」
「如何?」
「下得很大。呵~」
「那就下去吧。」

挑眉,不知道為什麼會覺得眼前的男人說話間透著的笑給自己有種急躁感。雅治選擇無視其而轉身往樓梯方向走去。

「不想試試淋雨的滋味嗎?」
「…不想。我討厭感冒。」
「是麼?……不過我希望你留下來陪我。」
「什麼!?」
「就是這個意思。……」

隨著落下的話音,柳生走上前拽過因為自己而不明就理回過頭來的雅治入懷,俯下頭輕柔而纏綿地吮吻著。先是唇齒相依,輾轉而下,耳邊、頸部、鎖骨……逐一而下,一點點地攻城掠地下去。

「你不意外麼?」
「我需要意外麼?」
「我會讓你意外的……作為那個謝禮的再回禮。」
「……」

兩人空隙間溜出的交談,隨著正如柳生所預言的傾盆大雨的落下,很快地被之淹沒而只殘留下絲碎的單音詞。

コメント一覧

comment list

記事のトップへ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

記事のトップへ

トラックバック

trackback list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treebox.blog88.fc2.com/tb.php/20-445736c9

記事のトップへ

| ホーム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