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滿点。。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カテゴリ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トラックバック(-) | コメント(-) |

◇榊◇ 提拉米蘇 

2007.05.05 01:13

小孩子?

榊挨在門邊,透著門隙看著正坐在廂內愉快地吃著甜點的女孩,皺著眉思考著。明明還是個小女孩,居然這都給他接下來……嘖~

似乎是聽到門外動靜的女孩停下手邊的動作,目不轉晴地直直看向門那邊。門外的榊見狀只能輕咳兩聲,打開門走了進去。

「呀呼~你來了~陪我出去吧。」

沒等榊反應過來,女孩三蹦兩跳地拽住他的胳臂就往外走去。從舞池中央穿行而過的兩人自然成了眾人的視線焦點,或竊笑或咬頭接耳,無不為這兩人詭異的組合多少起了些好奇之心。嫩黃色的薄絲套頭娃娃裙,懷裏同樣是嫩黃色的布偶娃娃,如斯可愛的女孩拽著這店裏頗有些資歷的頭牌HOST——榊穿行于人群之中,的確是詭異的…好笑吧?挨在吧台難得一聚的三個女人不約而同地想著同樣的看法,特別是尤為妖豔的某女人更是搖著不知道從哪弄來的藍羽扇掩嘴偷笑得非常愜意的樣子。
基於風度考量,從步出包廂開始並未抽開自己手臂的榊睹著這般光景,雖然臉上維持著風度的笑容,但其眼神卻已然斜視45度掃向吧台那笑得肆意的某女人身上。……蝶子のママ,果然是会找些麻烦生意取悦自己的女人……看来,他也应该做些什么回敬才是呐。

「客人……」
「我叫真夜~」有些甜而稚嫩的聲音應聲道。
「真夜小姐,能不能給我五分鐘的時間?」
「為什麼?」
「因為我想去拿車鑰匙。可以嗎?」面對直面的回問,榊輕鬆自若地給出答案。
「你要帶我去游車河嗎?YE~」

啊啊,果然是小孩子。看著真夜抱著布偶娃娃開心地叫嚷起來,榊不得不再次在心裏認知這個事實的無奈。

片刻後,榊從走廓深處盡頭的準備室走出,行至舞池邊時攔住一侍者,飛快地寫下些什麼後便回到真夜的旁邊。(提示:想知道他寫了些啥的,記得看文後附的裏話)

「走吧。」榊半彎曲著右臂,說道。
「嗯!」

看到榊如此紳士的舉止,真夜自是開心地挽了上去,甜甜地笑著想:嘻嘻,來這家店真是來對了呢~

※ ※ ※ ※ ※ ※ ※ ※

蛋糕店,店內自是飄溢著濃濃的奶油香氣,以及……小孩子出沒的身影。

自覺自己會與這些絕緣的榊坐在其中,不由得苦笑連連。他不是沒察覺到進店時四周那種打量的訝異眼光,但是,這又有什麼辦法?誰讓他今天的客人,會是位可愛的小小姐呢?哎~看著眼前正興奮地點著一大堆一聽就非常甜膩的糕點的女孩,榊難得地在其面前一再地歎著氣。

「榊,你想吃些什麼?」
「啊呃,不用了。你點你喜歡吃的就是了。」
「這怎麼行?不吃飽怎麼有力氣做……啊呀~><」
「嗯?」

真夜說著話突然臉紅著的小小的驚呼聲,引起了榊的疑惑。有力氣做?這小丫頭,真是有夠鬼靈精的。

「啊呀,我幫你點提拉米蘇好不好?」
「……」對於女孩的提議,榊抱以沉默。
「榊不喜歡提拉米蘇嗎?」真夜眨巴著雙眼看著榊。
「…不是。」
「嗯!那就這樣決定咯!」

很快地,兩人桌上便放著不同品種的蛋糕小件,及榊要的一杯清水。

「我開動咯~」

相對著愉快地開始大快朵頤起來的真夜,榊只是輕啜著面前的那杯清水,根本動都不動一下放在他跟前的那碟巧克力色的東西。

「榊,你不是喜歡提拉米蘇嗎?」注意到這點的真夜停下動作看著榊。
「我,還不想吃罷了。反倒是真夜,你吃那麼多蛋糕不怕發胖?」
「不會啦~我吃什麼都不胖的。嘿嘿~」
「也對,小孩子是要補充多點能量。呵~」

正當榊說著,「拍」的一聲,真夜用力地放下手中的餐叉,小臉氣鼓鼓地環抱著布偶娃娃站起身來。

「我才不是什麼小孩子呢!」

忿忿地扔下話後,真夜便推開店門拔腿就跑了出去。見狀,榊卻不急不徐地吩咐店員結帳並將桌上遺餘的蛋糕小件悉數打包,這才走出,啟動車子往市中心公園方向行駛而去。

※ ※ ※ ※ ※ ※ ※ ※

市中心公園•湖邊小亭。

「我為我剛才的失言道歉,非常對不起。」似乎是知道真夜就在這而走到其身後的榊開口說道。

「!你怎麼知道我在這?」真夜嚇得跳了起來,質問道。

榊只是笑了笑,並未作回答。半晌後,真夜喃喃自語起來。

「早知道就不點你了,點那個小帥哥肯定能如願的。」
「那為什麼要點我?」聽著女孩喃喃自語的內容,榊不禁有些好笑起來。

「……因為……」
「因為?」
「你看上去很老道……」榊的一句反問,真夜有些支支吾吾起來。

「是媽媽桑和你這麼推薦的我?」
「不是……是我自己這麼覺得的……」
「哦?那證明你很有眼光。」榊臉上掛著些得意的神采,這般回答道。(←忍不住要吐槽:43你什麼時候那麼自戀了?)

「那為什麼……」真夜頓了下,「還當我是小孩子?」
「啊,那是我的失言。對不起。」聽來似乎誠懇的語調。
「那……」依舊是頓了下,「我可以要求賠償嗎?」
「你想要什麼樣的賠償呢?」
「……抱我。」

真夜的小臉整個埋入她懷中的娃娃裏悶悶地說出兩個字來。意料之外的答案使得榊詫異萬分。抱她?這小丫頭……

「抱歉。」
「……不行嗎?」
「是的,抱歉。」
「……嗚嗚嗚嗚嗚……」

悶悶地從布偶身上傳來的嗚咽聲,榊不得不皺眉,這次的麻煩還真是麻煩啊。

「真夜,你還那麼可愛,等再大點再體驗這種大人的事情才是對你自己好,知道嗎?」
「……嗚嗚嗚嗚嗚……」

「抱歉讓你傷心了,需要手帕麼?」從上衣口袋取出汗巾帕,榊半蹲在真夜跟前邊說著邊遞上前去。

「……嗚嗚嗚嗚嗚…………噗哧……」

嗯?噗哧?迅速捕捉到跟前小丫頭嗚咽聲裏異常的聲響,榊扒拉開她懷中的布偶,只見真夜那張似哭非哭的臉,正拼命忍耐著滿臉的笑意顯得有些扭曲。

「呀~被你發現了~」
「你這小丫頭……」
「啊……,好痛!」真夜揉著給榊賞了一記爆栗的額頭抗議道。

「小丫頭,這是你應得的。」
「哼~」
「你剛點的那些東西還要不要吃?」
「哎?你有帶來?」真夜吃驚地看向榊,「我還以為你為追我,扔下錢就出來了。」

「不必要。小孩子鬧脾氣會跑去哪,我還是知道的。……啊,對不起,我又失言了。」
「哼~」對於榊的第二次道歉,真夜只是小小地哼了一聲以示不滿罷了。
「要吃嗎?」
「當然……要~不能便宜了你!」

「是的,是的。我的真夜小姐,請吧。」榊躬身抬手施以法式禮節邀請道。
「嗯~」心裏根本就沒太生氣的真夜語調愉地回應道。

就這樣,在旁人看來仍是詭異的兩人組合,在公園說長不長的小道上有說有笑著離開了。


★裏話★

店內。
在吧台一側,難得一聚的三個女人。

「蝶子,你猜你家榊給你寫的這個是什麼內容?」core有些好奇地詢問著。

「啊喲,這還用問嗎?哦呵呵呵呵~」妖豔的某女人笑不掩嘴地答道。

「蝶子,等著算帳吧。」

抱著布熊的dokoko淡淡地扔下話,拿著還沒喝盡的酒杯跳下高腳椅走開了。

「算帳?哎~難道會是虧本生意嗎?這次……」
「啊啦~core啊,你多慮了。想我家榊哪次不都為我賺得金缽缽滿滿的呀?」

某女人搖著手中的藍羽扇,老神在在地看了看手中的便箋紙,又抬眼向舞池方面瞄了眼。

「喔喲~core啊,你那邊有狀況了哦~」
「哎~那我去看看咯。」
「嗯,順走。」

目送著core的離去,蝶子終於將手裏的便箋紙展開,一行字映入其眼裏。

『從現在開始,告假兩個月。——榊。』

啊啊~果然是要算帳了,兩個月沒有榊的生意,看來這日子是要清淡許多了。妖豔的某女人心中感歎道。

コメント一覧

comment list

記事のトップへ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

記事のトップへ

トラックバック

trackback list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treebox.blog88.fc2.com/tb.php/21-eabcf3ee

記事のトップへ

| ホーム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