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滿点。。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カテゴリ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トラックバック(-) | コメント(-) |

◇黎◇ 三角定律 

2007.05.05 01:23

JAZZ的音樂,優雅的中國風情,再加上歐式的洋服,這三者會不會不協調?

只是在心裏這麼想著卻懶得思索出答案的土方看著眼前的男人,313的神秘美人,黎。一襲神秘格調的金色中式唐裝;衣領處、盤扣處、衣邊,均滾繡著金絲線,而最特別的地方就是左衣裾盤繡著的看得出來繡工非常精細的金鳳凰。左耳的鑽石耳飾在昏暗的燈光的映射下閃耀著迷離的光芒。所以才是『神秘的美人』嗎?有趣~

「我的衣服有那麼特別麼?」柔和的嗓音。
「算是吧。很少人適合……像你這樣的穿法。」不知道怎麼回答,土方便淡淡地答道。
「我倒覺得,土方先生穿的這身歐式洋服很特別,很像中世紀的法國貴族。」微微笑了笑,黎支著下巴直視著土方。
「這身?給人逼著穿的,懶得脫而已。」撇了撇嘴,土方不置可否說道。
「哦?呵呵~土方先生真是性急呐。」曖昧的輕笑。
「沒什麼,只是懶罷了。」

「呵呵~~」繼續著曖昧的笑容,黎心裏暗想著,眼前的男人果然是如同媽媽桑說的『單純的無節操男人』麼?心思倒是真的是單純,連自己的一語雙關都沒聽出來呐。呵~
「好餓。哎,你餓不餓?」撫著自己咕咕直響的肚子,土方毫不避諱地開口就問。

「啊,還好。土方先生很餓麼?」
「廢話。沒聽到我肚子在叫麼?」丟給黎一個白眼,土方站起身來拽著他的左手便要走。「走走走,跟我去居酒屋吃東西。」

「哎,土方先生,稍等一下。」

被硬拉起身的黎,卻像是給什麼定住似的,完全沒有因為土方的動作而離開半步的樣子。這不得不讓急性子的土方心裏暗自納悶,奇怪了,這小子看起來斯斯文文的,怎麼拉他沒什麼反應?難道是因為肚子餓沒力氣?(天音:笨,那是因為我家黎是練家子~0~)

「幹嘛?」沒有什麼耐性的語氣,土方回頭質問。
「土方先生,你穿這樣去居酒屋會嚇到那裏的客人的。」
「管他的,我又沒讓他們注意看我穿什麼衣服啊。」
「呵。不如這樣吧,你到我的住處去,我負責弄料理。」還是淡淡的笑容,也依然帶著土方根本不會去細察的曖昧。

「哦?我可是喜歡喝清酒的,你那也有?」313的HOST也會煮東西?這還真新鮮。土方挑著眉打量著黎。

「啊嗯,我那有一瓶朋友送的『白雪』,土方先生有興趣嗎?」
「哎?『白雪』啊……」聽到意外的辭彙,土方難掩自己的驚訝。
「嗯?看來土方先生有興趣?」

「嘿嘿,還好還好。」土方開始樂顛顛起來,常去的居酒屋很少會嘗到醇烈的『白雪』清酒,既然有人收藏著自是要去嘗嘗的。


黎的公寓。

大大咧咧地趴坐在茶几之下,盡情地伸展著自己修長的雙腿,到處張望著房間四周,以打發等待在料理台忙活的黎的時間的土方發現,雖然房間的主人本身有著優雅的氣質,但在房間裏卻看不出任何這樣的痕跡,更多的只是種平和的感覺。而且……到處可見電影的海報之類的周邊東西,像他這樣懶得深究別人的傢伙也難免疑惑,真看不出來這男人還過著那麼平凡的生活的樣子啊……

「……讓你久等了。」放下手中的菜,黎也隨著土方席地而坐。

「啊哦……你說的酒呢?」土方快速的掃視了眼黎端出來的小菜,雖然看起來普普通通的家常小菜的樣子,但飄漾而出的香味,吸入肺中就覺得一定是很可口的(天音:你是狗麼?-.-)

「啊啊,還在火上溫著,一會兒就好。」黎笑了笑,像是料到對方一定會心急地找尋酒的蹤影的樣子。

「哦哦,那我就再等等。」
「土方先生不是說已經餓了嗎?先吃吧,『白雪』……空腹喝似乎不太好。」
「沒事沒事,我想先嘗嘗醇烈的『白雪』是什麼樣的味道。」土方蠻不在乎地揮了揮手。
「土方先生……」
「啊呀,酒該溫好了吧?去拿吧~」

看著土方已然坐立難耐的姿態,黎也只能順從地再次起身走進料理台,轉過身的一瞬嘴角邊勾勒著一絲奇異的笑容,快得連土方都沒覺察出。其實,現在的土方,也正如黎所見的那般,滿心只想著那瓶正溫著的『白雪』清酒而無心再理會其他罷了。

「好了,酒溫好……」話未止,只見黎像給什麼絆到似的,整個人忽地向前傾倒,手中端著的酒樽眼見就要和地面做“最親密的接觸”之時,原本早就坐不住而站起身來的土方眼明手快地便伸出手去撈過垂直落下的酒樽,與此同時自己的重心不穩,身體就這樣也摔了下去,並疊在了黎的身上。

「好痛……」
「啊啊,對不起……」聽著身下之人呼痛的聲音,土方連忙支起身來連聲道歉。
「哎……土方先生果然嗜酒如命……」有些怨嗔的口氣。黎直直側躺在地上看著土方。
「呵呵,直覺反應,直覺反應……」
「哎……和那個人有點像又不像……」歎了口氣,黎後半段的話越說越小聲,細小得土方不得不回頭詢問道。

「什麼像又不像?」
「啊啊……沒什麼。既然酒沒事,我去拿酒杯。」

幾巡過後。

「黎,你不喜歡喝清酒?」有些醉意泛於臉上的土方歪著頭問道。
「土方先生,為什麼這麼問?」黎淡淡地回答道。
「因為,我都沒看到你有喝多少啊……」
「呵~既然是我負責招待土方先生,當然就不能自己多喝了。」
「啊啊,我知道了,你是怕我把這酒喝光是吧?所以你不怎麼喝,想留著……」
「土方先生你想多了。」

「嘖~真沒勁。上次點的那個木頭也就算了,算我自己看走眼自找沒趣;這次找上你,看來也是個錯誤呐……」突然仰著臉,土方目光看向天花板開始自說自話起來。

「哦?是這樣嗎?」

黎晃了晃自己手中杯中的液體,一口灌入口中。然後身體欺壓過來,不等土方有所反應,兩人的唇便粘連在一塊;黎輕巧地敲開土方還來不及防備的牙床,嘴裏還沒飲下的酒精液體順著土方微張的口滑流而下,進而輾轉深入,久久依舊沒有離開的意思。

這傢伙,舌吻的技術還蠻好的嘛。

一點抵抗的意識都沒有的土方,只是承受著黎的吻,絲毫不在意自己所處的位置是在下面。慢慢地,兩人的衣服散落開來,彼此在混亂的氣息間找尋著所要的支點。

「在這?」
「隨便~」
「哦,那不好意思,請換個地方。」

挑了挑形狀很好看的雙眉,黎支起身來拖起躺在地上的土方,說道。

「……果然不是神秘美人……」
「嗯?」
「應該是個不好伺候的男人……」在踏入臥室前,土方回過頭來有些苦笑地對著黎說道

「大概~」聳著肩,等土方拖著腳步走進去後,黎也走了進去,並順手將房門關上。徒留門外還依舊明亮的廳燈,及桌上兩人的酒杯,和一角的酒樽湊巧地形成了一個近似三角的弧度。

コメント一覧

comment list

記事のトップへ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

記事のトップへ

トラックバック

trackback list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treebox.blog88.fc2.com/tb.php/23-e75250e0

記事のトップへ

| ホーム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