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滿点。。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カテゴリ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トラックバック(-) | コメント(-) |

◇黎◇ 聲 音 

2007.05.05 01:27

有人說,學藝術的總在某個方面會比較敏感;就像是學美聲的會對音感敏感,學繪畫的會對色彩敏感等等。他,不知道自己對什麼會很敏感,隻身一人上京求學,繪畫的才能也並不是很出眾,個性方面很隨性,這也體現在他的人際關係上,認識的能說得上名字的人很多,可是算得上有交情的卻寥寥不過數人。再加上,不想過多地給鄉下的家裏造成負擔,除卻白天的必修課程外,其餘時間他都是在打零工以維持日常生活。所以,會這樣在意一個人的聲音,然後發呆地站在那個人工作的地方駐足不前的情形,對於他這麼一個很普通的美院學生,淺蔥誠實來講實在是件非常難得的事情。

「黎先生就是在這裏工作嗎?」

喃喃自語地看著眼前外觀上來說,沒有太多的裝飾,甚至就可以說是很不起眼的小店,誠實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該鼓起勇氣,推開那扇看起來很是厚重的木杉門。進去,說不定就可以見到那個人;不進去,想說邁步離開又有些不甘願。正當他猶豫不決的時候,不期然的,那扇木杉門自內向外地被推開了,然後走出來一個看上去是內部人員的男人。

「先生,請問?」疑惑店外竟站著個紅發男孩,出於職業習慣,時開口詢問道。
「啊!」突如其來的客套詢問聲,仍在低頭思考著的誠實被驚地輕呼了一聲。
「啊,很抱歉嚇到您了。請問你有什麼事情嗎?」

這時候,微笑,往往是最好的安撫。近段時間來時的耳邊總在聽這樣的話語,所以他的臉部先一步作出了反應。見著他的笑容,誠實這才稍稍緩和了下自己緊張的情緒。接著,他攥緊手裏持著的紙片,如豁出平生所有的勇氣般大聲地開口道。

「請問,黎先生現在在嗎?」
「黎先生?啊,你是說黎麼,他……」

遲疑了下,看著眼前還有些稚氣的模樣,時不免多了些不必要的擔憂。這孩子要找黎?別不是黎又做了什麼不該做的事情了吧?

「……他不在嗎?」得不到肯定的答復,誠實有些失望又似松了口氣地說道。
「呃,他在的。只是,現在不是營業時間……」
「時,媽媽桑正在到處找你……あれ!」

正當時不知道要如何回應時,自他身後出現的聲音,同時讓門外的兩人吃驚地,一個是回頭看去,一個則是站在原地,雙唇微張地看著幾分鐘前他所問及之人,黎。很顯然,黎認出了他,正很有趣味地回視著他的眼神,毫無掩飾和逃避的意味。他還記著自己的嗎?這樣的發現讓人如其名的誠實的臉上多了些許微紅的色彩。

「淺蔥誠實,那天背著個老太太準備要帶她去就醫的美院學生。我沒說錯吧?」

簡單的陳述,在在地顯示著說話的人的記憶過人。見狀心想原來如此的時也就放下心來。拍了拍黎的肩膀表示著『別惹麻煩』的訊息,時轉身走開了,只餘下主角二人,你看著我,我看著你的沉默些許。

「是來和我道謝?」不耐這般的沉默,黎率先打開話題。
「啊嗯,也算是吧。」點了點頭,誠實很誠實地回答道。
「ほ?」

倚在門邊,黎點了根煙給自己,淡淡的煙霧中飄散起沁人的薄荷香氣。很好聞,承受著煙氣襲擊的誠實在心裏這樣想道。

「那個,黎先生……」
「不用那麼客氣,叫我黎就可以了。」抬手,黎微笑著將誠實的話語暫時中斷。
「……可是,」
「呵~有事嗎?」巧妙地繞過稱呼上的糾纏,黎輕笑道。
「我,我想請你當我的人體模特可以嗎?」

人體模特?!呵~原來之前所說的『你可以來找我』是指這個?黎的嘴邊掛上了一抹很耐人尋味的笑意,眼睛閃爍著些什麼地看著眼前的紅發男孩。

「時間?」
「這、這個嘛,我也說不好……」扒抓著有些淩亂不整的發絲,誠實有些為難地說道。
「那……」很長的停頓,似是要吊人胃口般的壞心眼。只可惜不明就裏的年輕人半點沒聽出來,反而是以為得到了他的首肯。
「你願意答應!?」
「呵呵~這我可不好作主。進來吧,我想你應該去見見我的媽媽桑。」

黎說著話,半推開門扉地走了進去。自內流泄而出的鋼琴曲調,聽在誠實的耳裏很是舒服,就像他對黎的印象,隨意而柔和的調子。他一直想要畫這樣的感覺,卻始終找不著著力的方向,直至那天夜裏黎的適時出現,讓他第一次有了想畫的衝動。所以這次一定要努力!跟著黎的步伐走著的誠實,緊緊地抿著嘴唇暗自在心裏下著決心。

※ ※ ※ ※ ※ ※ ※ ※ ※ ※ ※ ※

「哦呀~你說要請我們家的黎去做人體模特?」
「是、是的。」

面對正坐在自己面前笑得妖豔幾分的女人,誠實沒來由的有些緊張地回答道。偷偷地瞄了眼似無事人的黎拿著杯酒在那邊笑盈盈的,開始有些後悔自己這般前來是否應該。

「黎,你的意思呢?」女人微側著腦袋,看向一旁的黎,問道。
「媽媽桑,你決定吧。」

涼涼地拋出一句話來,如意料中地看到聽到自己這話的男孩臉上似乎是滴下幾許冷汗,黎很是愉快地笑著。

「嗯……ね、要多長時間?」心中了然黎想刁難下人的心思,女人轉而問向誠實。
「這個,我也不是很清楚……」

「那可就不好辦咯~你也知道我們家黎是做什麼的,沒個確切的時間我可是不好和他的熟客們交代的唷!還是說你是要長期?」看著誠實支支吾吾的說不準時間,壞心眼頓時生出。

「!可以的嗎?!」聞言,誠實有些激動地連忙問道
「那是當然的了。不過,這個包養的費用嘛,就要好好地算算咯~」
「包、包養!?」

詫異著自己從未涉及到的辭彙,誠實腦中只聽得是嗡地一聲,臉上就跟炸開了鍋似地通紅狀,全然不覺眼前笑得狡詐的女人正非常樂地看著他的反應。

啊呀呀,這孩子可真是可愛呢~完全不瞭解就楞是敢硬生生地闖了進來,而且還是指名要找黎,嘖嘖嘖~最近的生活看起來要非常有趣了呢~女人的眼神來回地在黎和誠實之間打量著。

「是呀~不然,你以為我們這是開方便之所的嗎?」
「可是……我沒有什麼錢…」
「ね、你的畫賣錢麼?」沒有錢呐~女人飛快地轉動著心思問道。
「這個我不知道,沒有賣過,我都是在找工。」搖了搖頭,誠實回答道。
「哦?那有沒有帶草稿什麼的?」注意到誠實身上背著的大挎包,女人問。
「有的。」打開挎包,誠實拿出隨身的素描畫本遞了出去。
「ん…」

接了過來,一張一張地翻看著,女人若有所思地考慮起來。其實,答應下來也不是不可以,反正看黎那樣子多半也是同意了的;只是,窮學生空有才能還找上門來,這樁買賣就實在是有待商榷的了。哎~也不是不知道黎的個性,對有才能的人向來偏好,像是和他往來過甚的某個導演,就完全沒有她插手的餘地可言。那麼這次,多半也是因為什麼機緣際會的關係認識的吧?

「黎,進去談下好嗎?」終是決定不下的女人,翹著手指指向休息室的方向,開口說道。

「好吧。」站起身來,略過誠實的身邊時,黎並未看向他地徑直走了過去。

「那麼,就麻煩你稍等下咯~時~幫我招呼下!」

女人招手叫來一人,便也跟著離去了。很快地,一杯冰水遞至誠實面前。

「啊,謝謝。」習慣性地道了謝。
「不用客氣。」

熟悉的聲音,誠實抬起頭看向聲音的主人,之前在店外最先遇到的男人。他的名字是時啊,這家店的HOST都是單名嗎?

「只是方便稱呼,並沒有什麼特別的含義。」像是看穿他在想什麼似的,時開口解釋道。
「啊,對不起。」
「沒什麼,你稍坐。」
「哦,好的。」

這個人真有禮貌,是這家店的Barther吧。看著時走進吧台的身影,被留下來的誠實卸下進來後一直緊張的神情,開始觀察起店中的一切。

許久後。

終於是從休息室內走出來的兩個人,一坐一站地來到誠實的面前。

「誠實……」
「是!?」吃驚對方知曉自己名字,誠實下意識地反問道。

「啊,不要緊張~我聽黎說了你們認識的事情。這樣吧,暫時呢,黎最近都比較有空的時間,你要是有需要就直接找他好了。」

說著話,女人再次拿出一張印製精美的名片推了過來。見著誠實並未接下,有些疑惑地問。

「怎麼了?」
「啊,不是…那個,我已經有了。謝謝你答應。」
「哎呀,誰讓你這孩子那麼乖呢?哦呵呵呵~」
「媽媽桑,你是不是還忘了說什麼?」

黎有些好笑地看著眼下的發展,出聲提醒道。适才進去休息室的時候,他是刻意經過那孩子的身邊而不去看他,隨後跟著走進來的女人一張嘴就不停地埋怨起他來,說什麼那麼好的一孩子居然被他招惹上云云。他不過就是回家中途停下車來,然後見著那孩子儘管是吃力地背著那個犯病的老婦人卻堅持要送去就醫的眼神,一時觸動下才去幫的忙。之後純粹是因為那孩子的態度讓自己有些來了興趣,才放下聯絡方式,也只是想試看看這單純的年輕人是不是有那個膽量來找自己。結果嘛,人來了,要求也提了,答應不答應的也就是端看他態度罷了。反正,最近清無聊,陪著這個年輕人也許有不一樣的趣味吧。

「啊呀~你看我只顧著高興了~誠實啊,我們家黎呢你要請也可以,錢的話可不可以將你所畫的黎的畫像全數讓渡給店裏?」

「呃?這樣可以嗎?」完全沒料到對方提出的要求如此簡單,誠實甚至不敢相信自己所聽到的這一切。

「嗯…如果你同意的話?」有些像疑問的口氣。

「好、好的!!謝謝!謝謝!!」確定對方的確是如此要求道,誠實連不迭地點頭道謝著。

「好咯~那麼,剩下的時間就交給你咯~黎。」沖黎眨了眨眼,女人笑著離開。

『那麼,你要從現在開始嗎?』
『這個……』
『呵~不要著急。我現在是屬於你的,你可以慢慢想。』
『……………………』

倚在吧台邊,聽著上述對話,離去的女人淺淺地笑著。一杯藍色的液體遞了過來。

「啊呀呀,這孩子動不動就臉紅的模樣真可愛呢~怪不得黎那麼開心了。」

「這樣不好吧?蝶子。」擦著杯子,時歎了口氣,眉間有著些許的擔心。

「啊啦,時又在擔心了不是?」女人豎著食指晃了晃,「你這樣可怎麼做我的HOST呀?」

「我好像還沒正式開始工作吧?」苦笑,時面對著這個死纏硬磨著要自己下海的女人,有時候想想自己也真是拿她沒有任何的辦法。

「ん…可是你既然答應要做,專業精神總該有吧?」
「好吧,我努力就是了。」

吧台這處,女人與Bartender的交談繼續著;不遠處,誠實如人的年輕人,和那個有些神秘的男人之間的聯繫,也在一絲一縷地交織著。那麼,下一次又是誰,光臨呢?

END…

コメント一覧

comment list

記事のトップへ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

記事のトップへ

トラックバック

trackback list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treebox.blog88.fc2.com/tb.php/24-8f234f57

記事のトップへ

| ホーム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