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滿点。。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カテゴリ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トラックバック(-) | コメント(-) |

『王黎同人』 遊 戲 

2007.05.05 01:31

深夜時分。

街道上的人稀稀落落,像他這般精神不振的人定也不在少數,想來也是該回去好好地睡上一覺的,不過,幾日來一直壓在心中的事情,又實在是讓他不得不介意到想去問個明白。停靠在路邊,瑞恩坐在前座,遲遲沒有再將車子發動起來,只是定定地在那邊反復思量著什麼。

前幾日在手頭上的工作暫告一段落,之後才想起似乎是有些日子沒見到黎了。於是掛了電話過去,聊了沒幾句就被告訴說他最近被人包了,一時恍神間竟是把電話給掛斷了。而這個人,是313 HOST CLUB的HOST,意外地與自己會有所牽連的男人。說起來還真是誤會一場,那時自己才轉行作導演沒多久,執導的新片甫上映不久雖說是在影評方面得到了肯定,可是對於市場的反響就著實有些吃不准了。所以,那天稍微喬裝了下後去到電影院,想聽聽觀眾的觀後感的;然後,就在門口處看到一個很有氣質的年輕人站在那邊出神地看著他的新片海報。原本以為那個年輕人是對他的片子有什麼想法才上去攀談的,結果卻先是被他諷笑自己是搭訕者,解釋清楚後接著就是被他數落了一通,僅僅是幾處拍攝上的失誤。驚歎著這個年輕人的目光獨到,細問下竟得知這個看上去很年輕的男人非但年長他幾歲,而且還是一家HOST CLUB裏面的現職HOST。也無怪乎初上前時被他那般的諷笑了。可不是麼,無端地被不認識的男人問片子如何,想不被誤會恐怕很難吧。

「黎,其實你真的很適合來演戲的。」

輕聲地念叨著他正在想著的人的名字,握在方向盤上的手忽地收緊,推上檔,將車發動起來。還是去看看他吧,這樣想著的瑞恩將車子往那個他不知道去了多少回的行進方向駛去了。

※ ※ ※ ※ ※ ※ ※ ※ ※ ※ ※ ※

「他不在?」

來到313後,推門走進去後被認得他的服務生告知此時黎並未在CLUB裏,瑞恩不免有些失落地站在原地,看向昏暗的空間裏或擁或抱的人們,猶豫著是否該留下來等黎回來。

「啊喲~這不是瑞恩導演麼?」
「啊,是蝶子媽媽桑啊……」

突來的女聲,瑞恩回過神來,迎面過來沖他招呼著的女人,是黎的責任媽媽桑,蝶子,總是濃汝豔抹的出現在人前。

「啊呀,叫我蝶子就好了嘛~來找黎?」女人掩嘴倩笑道。
「嗯。」瑞恩點了點頭。
「那可真是不巧了哎~他不在喲~」

「是嗎?最近他很忙?」果然是不在。得到了確定的資訊,瑞恩強壓下心中的失落,詢問道。
「あれ?」有些訝異的,女人打量著繼續說道。「你沒聽他說起嗎?他最近被一個客人包下了……」
「……我以為他是在和我開玩笑……」

看著瑞恩臉上怎麼也掩飾不住的失落感,女人這時心情倒是有些愉快起來。論起來,瑞恩也算是這的熟客了,他和黎是怎麼個『搭』上的也有聽黎說起過,之後會常來找黎卻是為了想要將他挖去當電影演員,這也便罷了;也不知道黎是看上這木頭疙瘩哪點好來著,每回跟他出去都說是『去去就回』,讓她不要計在帳上,結果他倆倒好,一出去不是一整天就是一整晚,害得她不知道少進帳了多少鈔票。哼哼~這個時候黎不在,不好好地來欺負下這木頭豈不是有負她蝶子的名聲?

「這樣吧,看這時間黎也快回來了,瑞恩導演不如在這兒等會兒?」
「不、不必麻煩了。他回來後你幫我說一聲,讓他聯繫我就行了。」

擺了擺手,瑞恩抬腿便是要走,女人眼疾手快地一把將他拉住。

「啊喲,那怎麼行?他回來了要是知道我沒留下你,一定會和我發脾氣的~」
「黎怎麼會呢?」
「你是沒遇到,我可是沒少受他這般的埋怨喲~來來來,進來坐吧。」
「好、好吧。」

無奈被人硬拽著,加上也的確是有些想見黎,瑞恩就這樣被女人拖著,坐上了吧台的位置上。很快地,一杯冒著熱氣的咖啡推了過來。

「請用。」
「謝謝。」

沖吧台內的時點頭表示著感謝,瑞恩端起杯子喝著,完全沒發現女人在他的身後也正在向時使著眼色,而且還是非常不懷好意的那種。同時接收到兩方的訊息,時心中哭笑不得。在CLUB工作那麼長的時間,也很清楚瑞恩來CLUB的目的只是為了挖角,而女人的怨恨則是來自黎的過度偏袒而導致的。這下好,他的第一份工作就是這個麼?

「瑞恩先生……」

閉目,再睜開眼,時邊解著身上的圍裙邊向瑞恩坐的位置走了過去。見此情形的女人滿意地笑著離開。而瑞恩只是不解地抬起頭回問道。

「什麼事?」
「呃,剛結束工作?」略想了下,時繼續開口道。
「嗯,是的。」沒作多想,瑞恩很誠實地就回答了。
「要不要吃點什麼?我這裏有些糕點……」

說著話,時自台下拿出一個銀制的小盤,上面放置著些許精緻的小糕點。此時才覺著餓的人,也就有些不好意思地拿起一塊放進嘴裏咀嚼著,並同時感謝道。

「你不拿出來我還真是沒覺得餓來著,謝謝你的體貼,時。」
「呃…不用客氣。」面對這般客氣的道謝,不是很與人接觸的時微歎了口氣在心裏,一時間也不知道話題該如何進行下去。

「啊,你若忙的話就先去忙吧。」看到時沉默地站在自己的眼前,瑞恩以為他是在忙碌時被叫來特意招呼自己的關係,連忙說道。
「……倒不會。」
「呵,那就好。不過,你也不用特別招呼我了,我坐坐就走了。」

如此正直的性格,時覺得自己實在是很難去作弄他什麼,遠遠地看向休息室的門縫處,微微地搖了下頭後和坐在自己面前的人說道。

「瑞恩先生,你慢坐。有什麼需要請和我說,不必客氣。」
「好的。」回以一記微笑,瑞恩應答道。

※ ※ ※ ※ ※ ※ ※ ※ ※ ※ ※ ※

此刻,休息室內。

「呀,時怎麼就那麼樣給我放棄了呢?真是的~」
「蝶子啊,你到底想看什麼呢?」看到女人跟賊似地貓在門邊,core好奇地湊了過去,問道。

「……core!」這時正怨恨著時沒能如她所願地進行下去,忽聽得core的詢問,女人一把抓住她的手臂,「你家止言借我一下!」
「はい!?」不解為何女人如此激動的表情,core一時沒有反應過來。

「啊呀,就是這樣……」趴伏在core的耳邊,女人如此這般地解釋了一番。「……這樣。OK?」
「這樣不好吧?黎一定會生氣的。」有點為難又更多的是期待的表情。

「一句話,你想不想看?」
「好,好吧。不過,不成功可不能再來找我家要人哦。」

「嗯。行!」大不了就再去和dokoko要人嘛~哎,這個時候雅治要在就好啦~女人不免有些哀歎地想念起曾在自己手下做事的慵懶男人來。

※ ※ ※ ※ ※ ※ ※ ※ ※ ※ ※ ※

「請問,可以坐嗎?」

醇厚的低音不期然地在身後響起,正百無聊的瑞恩連忙抬起頭來,看向自己的身後。很有紳士風度的男人端著杯酒,淡淡地笑著站在那邊。

「啊,你請便。」
「謝謝。……第一次來?」

放下酒杯,止言繼續開口問道,並難得地打量起這個聞名已久據說是導演的客人來。的確如自家媽媽桑描述一般,很直觀地就可以看得出來是個正直的人。這樣的人居然會是那個很容易就產生出無聊的情緒的黎的熟客,也怪不得黎的媽媽桑對此無可奈何來。多少與黎有過些接觸的止言心中便是了然幾分。

「倒不是。」
「ほ~有熟的人在這?」故意的明知故問。卻不料遭遇到了沉默。
「……」
「是我失禮了。我叫止言,也是這裏的HOST。」見狀,止言索性挑明瞭自己的身份。
「哦,你好。」瑞恩點了點頭,回應道。
「不悶嗎?還是,在等人?」
「呃,算是吧。」
「嗯……」啜了口酒入喉,止言思考著話題的繼續。

不遠處,休息室內。貓在門邊的兩個女人,一邊觀察著吧台邊兩個男人的聊天狀況,一邊互相地嘀咕起來。

「core,你說止言現在是不是有成功了?」
「嗯…不知道呢。聽不太清楚,不過有聊就應該還好吧?」看了眼還正在聊的兩人,core不太確定地回答道。

「還是你家的止言好啊~哪像我家的時,試都不試就敗下陣去……」
「我想,也是因為導演的個性吧。你也曉得的,正直得不行啊。」
「那怎麼會看上我家黎的啊?難道是悶騷型的?」
「噗!」
「呀,小聲點~」

突來的噴笑聲,女人趕忙抬手捂住core的嘴巴,生怕讓門外不遠處的吧台邊的人有所察覺到。其實她也是多慮了,因為,坐在那邊的人,一個是漸入佳境地聊著話,一個則是心不在焉地答著話,根本就沒往她們所在的方向注意來著。

「……哦,那麼說來,我們倒是有志一同了。」
「我也沒想到止言先生會對潛水有興趣。」

「呵,約個時間……」說著話,止言將手覆上了瑞恩握在咖啡杯沿處的右手,並且將身子挨了過來,湊近他的耳畔。「一起去如何。」
「啊呃……有、有時間的話……」

撲面而來的香氣,不明白他為何會如此突然地靠近自己,瑞恩身體向後傾地避開止言的正面,並努力地試圖抽回自己被他抓著的手。

「呵,別再退了,你會摔倒的。」

手一伸,自瑞恩的身後將他抱正過來,扶著他的腰坐好後,止言輕笑地說道。眼角的餘光已是看到有個人正怒意正濃地朝他們所在的位置走來。好了,他的任務現在也就算是完成了。呵~這種事情還真不適合他來做呢。想著,拿起桌上的酒杯,非常習慣地掛上職業笑容,看著被他這般舉動弄得很是困惑不解的瑞恩說道。

「我期待著和您的,約會。再見。」
「啊?呃,再、再見……」

看著止言離去的背影,瑞恩只是楞楞地回答了一句。緊接著,就被走過來的人一把拽了過去。原來是回到CLUB的黎,臉上不知為何略微有些不愉快。他在不高興嗎?不是看錯了吧。以為是自己錯覺的人揉了下有些乏的眼睛,開口道。

「黎,你回來了。」
「嗯。」黎沒好氣地搭理了一句。
「看到你,我也就可以回去了。」看著眼前的人並無二樣,瑞恩放心了下來。(插花:果然遲鈍,黎同學在鬧脾氣都沒發覺)

「什麼意思?」
「沒什麼,等了你一會兒,我也該回去了。」
「你……在等我?」遲疑了一秒,先前的不快就如未曾存在過似地消失了。

「嗯。你的媽媽桑說你就快回來了,所以就等了一會兒。」
「是這樣……」

如狐狸般尖銳的目光掃了眼不遠處的休息室,如他所料地似乎是有微微地開著一道門縫的景象,心裏有些明白的黎轉而笑了出來。

「瑞恩,你等我一下,我很快就來。」
「嗯,好吧。」

交代完後,黎信步踱至休息室的門邊,抬手叩了兩下,很低的聲音說了句『媽媽桑,我不希望看到下一次哦~』後,便走了回去,拉著瑞恩往門口走去。待他們離開CLUB後,休息室內的兩個女人長長地呼出一口氣來。

「你看吧,黎果然生氣了。」撫著胸口,core頗有些歉疚地說道。
「啊喲,core,放心啦~他沒找我的茬就證明已經原諒我了呀~」
「會麼?」

「當然咯~我可是好不容易瑞恩導演留了下來,而且還是在等他的喲~」女人得意洋洋地笑著站起身來。
「哦~原來你是這麼打算的啊?」

「那可不~只不過,餘興節目還是要的。幫我和止言說聲謝謝哦~」
「不必了,兩位女士。」正當她們兩人在房內說著話的時候,止言推開門走了進來。

「呀!止言~」沒料及他會出現在自己的面前,女人驚呼道。

「呵,如果可以的話,麻煩你轉達一句,我很有興趣和那位導演去潛水。」

「哎~?止言,你看上瑞恩導演了?」
「哎~?止言,你看上導演了?」同時,兩位女士異口同聲地發問道。

「呵~只是想和那位成為朋友,如此而已。」笑了笑,止言掩上門退了出去。只留下房中二人,大惑不解地看向門扉。不會吧?遊戲玩到最後,竟會成真嗎?

コメント一覧

comment list

記事のトップへ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

記事のトップへ

トラックバック

trackback list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treebox.blog88.fc2.com/tb.php/25-ab2c2139

記事のトップへ

| ホーム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