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滿点。。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カテゴリ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トラックバック(-) | コメント(-) |

『王黎同人』 手 指 

2007.05.05 01:35

如果說,一次相見是偶遇的話,那麼,第二次再見就該是重逢了吧。只不過,見到的這人初遇時的行徑,著實讓他有些莫名不已。放下手中的器械,看著走上岸來的止言,瑞恩不知道自己該作何反應才是比較適宜的應對。之前的認識很偶然,在CLUB裏面等待著黎的歸來時,止言的出現總有種說不出來的突兀。之後聊中發現他與自己在很多地方有著相同的愛好,例如潛水,再例如古典音樂。於是抱以好感的同時也大惑不解他為什麼會接近自己。他不能算是313的客人,只是想見黎的時候便去了,漸漸地養成了一種習慣。難道是這個男人誤會了什麼嗎?

「嗨~真巧,在這兒遇到你。」同時也看到瑞恩的出現,止言語帶輕鬆地走過來打起招呼。

「是啊,真巧。」
「剛來?」
「嗯。」

「那不耽誤你了,我先去那邊休息一下。結束了之後,有空的話歡迎來找我,聊天。」笑了笑,止言拎著自己的潛水器械便離開了。
「呃,好的。」

應下後,看著止言離去的身影,搖了搖頭,揮掉适才腦中無端的猜測,瑞恩覺得他們兩人的再次相遇也只是一個巧合罷了。畢竟大家都對潛水有興趣,不是嗎?(插花:木頭啊木頭!!!)

※ ※ ※ ※ ※ ※ ※ ※ ※ ※ ※ ※

海濱休吧一處。

悠地喝著冰品,躺在沙灘椅子上,遮陽用的墨鏡微抬起,如他所料地,那位導演結束之後正拎著東西向自己所在的方向走來。會出現在這,一半自然是自己的興趣,另一半嘛,倒是使了點技巧去向黎探聽到的,得知這裏是那位導演常來的地方。為什麼呢?呵~理由很簡單,很少看到黎會『珍視』一個人到如此程度,所以好奇是很大的成分。前次的交談也算愉快,想來也是很久未遇到的有趣之人吧。所以,他想認識下這位元也緣自此由。坐了起來,叫來服務生點了與自己一樣的冰品後,止言招手向已是近在眼前的人招呼道。

「導演,這裏。」
「不要那麼客氣,直呼我名字就可以了。」擱好器械至一旁後,瑞恩也坐了下來。

「好吧。瑞恩,你都是這個時候來玩?」
「也不一定,忙起來的時候就沒時間過來了。」
「哦,這樣。沒有找黎一起來嗎?今天。」
「黎不喜歡吧。看上去不像是會喜歡海的樣子。」

「ほ……」是沒好意思邀請人吧。看著瑞恩有點困擾地回答自己的問題,止言嘴角上揚,語意不明地帶了過去。

「對了,上次……」語帶遲疑,想問又不好開口的語氣。
「嗯?」
「いゃ,不是什麼要緊的問題。這麼問你也很失禮。」
「無妨。說來聽聽,說不定我可以回答。」
「就是那個,為什麼會來向我搭話?」
「見你一個人坐在那裏,一時好奇。」意料之中的問題,所以答得也很不落痕跡地自然。

「你不是313的HOST嗎?」
「是的,不過我很少會在店裏。」
「原來如此……」怪不得會不認識他的樣子。瑞恩端過服務生送來的冰品喝著想道。

還真是如此輕易地就相信他的說辭了麼?看來不是一般的單純了,認識黎這般無聊寶寶該說是這個人的不幸嗎?眼中閃動著不知何意的光芒,止言決定推一把這個正直的男人。

※ ※ ※ ※ ※ ※ ※ ※ ※ ※ ※ ※

回到住所,將潛水器械一應收拾進壁櫥後,簡單地梳洗了下。有些興奮的瑞恩抓上車鑰匙,便興沖沖地走下樓去。今日與止言的交談,不管是潛水也好,還是電影或者音樂的話題,皆比不上他此刻心中所想及的內容。

『瑞恩,想不想知道黎的弱點?』
『哎!?』
『他很不喜歡被人碰觸到手指,即使只是握手也不行。』
『怎麼會?』
『據他的說法,那是他極為敏感的地方……』

不去理會止言告之的意圖,一直覺得黎是個來去如風的人,對任何事都是不甚在意,就算是有興趣也不會刻意去追逐的模樣。這樣的人竟會如此在乎一處小小的觸碰,他想知道為什麼,也許這是他接近黎內心想法的一個好契機。

※ ※ ※ ※ ※ ※ ※ ※ ※ ※ ※ ※

吧台前。

甫回到店中,一眼就看見黎正無精打采地坐在那邊,晃著手中的酒杯有些發楞。猜度出他此時為何鬱悶的止言向吧台內的時要了杯清水,坐了過去。

「又無聊上了?」
「原來是言先生。是啊,我又無聊上了。」抬眼看到問他的人原來是止言,黎淡淡地回答道。

「最近你不是很忙嗎?」
「也沒有,誠實那孩子最近要備考,所以我清了。」
「呵~不去找你那位導演解解悶?」
「打電話找不著人啊……」

「哦?是嗎……我倒是今天遇見他來著。」聽著像是小孩子找不著玩伴般的抱怨語氣,止言莞爾而笑地落下話語。
「哎!? 為什麼言先生會見到導演?」聞言,黎連忙是抬起頭來,直盯著不緊不慢地喝下杯中液體的人,發問道。

「我去潛水時遇上的。」
「真好,這麼巧也能讓言先生遇上……」很是惋惜的歎息聲。
「呵,他說你不喜歡海,是嗎?」
「導演說的?」
「是啊……啊,說人人到。我先走咯,你們慢聊。」

小小地拋下沒有下文的問題,留待這二人慢慢去解釋溝通的空間,沖著此時正巧步入店中的瑞恩揮了揮手,止言嘴邊含著很深的笑意道了別離去。

「好的,謝謝言先生。」再抬頭,一抹捉摸不透的笑容掛於臉上,看向來人。
「導演,怎麼有空來店裏?」
「黎,我有些話想問你,方便嗎?」

不明黎和止言之前說了些什麼,遠遠看去似乎是很嚴肅的事情。然後看情形似乎也沒有什麼異樣,除卻黎臉上那詭異不明的笑容外。不過,現在首要的是解答心中的疑問,瑞恩也未作多想開口問道。

「哦?正好,我也有些話想問導演。去我的公寓再說吧,如何?」挑眉,提出邀約。
「好,走吧。」抬手便是想牽著人離去,卻是被黎巧妙地避了開。
「好的。時,幫我和媽媽桑說一聲,今晚我不過來了。」
「曉得了。」

看著黎信步走出去的背影,加上先前的舉動,瑞恩心中對那個疑問更是深信幾分。看起來,黎的確是不喜被人觸碰到手指的樣子。於是想要解開疑慮的心情也添重幾分。

※ ※ ※ ※ ※ ※ ※ ※ ※ ※ ※ ※

黎的公寓。

「請坐。」

將鑰匙放至玄關的矮櫃上,自冰箱中端了壺冰鎮花茶和兩隻茶碗擱在客廳的茶几上,黎示意著瑞恩坐下來。

「哦,好。」
「好了,你想問我什麼?」給自己和瑞恩倒上茶水,黎開口問道。
「這個……」話到嘴邊又咽了回去,不知為何瑞恩總覺得面對黎的這般直問,反而不知如何開口去問。

「怎麼了?剛不是有話要對我說嗎?」
「你先說你的吧……」

「好。我聽言先生講你說我不喜歡海,是嗎?」不說是嗎?很好。也不去繞圈子,黎直接將适才聽到的話題提了出來。
「啊?呃,難道不是嗎?」
「憑的什麼讓你這樣認為?所以這也是你從來都不找我去潛水的原因嗎?」
「也不是憑什麼,只是覺得你可能喜歡別的愛好,所以……」

「是嗎?原來就我以為……」似有些洩氣地嘀咕著,語末的言辭細微地讓對方無法聽清楚。
「以為什麼?」
「沒什麼。」不作正面回答,轉而再次進攻。「好了,我問完了,你的呢?該說了吧?」

「這,……黎,可以將你的右手放在茶几上嗎?」瑞恩思慮了片刻,選擇了比較不會那麼冒失的方式。
「可以。」乖乖地將自己的右手擱在茶几之上,看著對方,「然後?」

沒有回答,只見瑞恩快速地抓起他的手,交握著。未料想他如此舉動,黎心下一驚,掙扎著想要將自己的手撤回來,只是無奈抓著他的人的力道竟是如此緊。

「你想做什麼?放開!」
「你果然不喜歡別人碰你的手指。」見著黎激烈的反應,心中的疑問得到證實,瑞恩放開了對他的束縛。
「誰說的!」似被一語說中,黎有些不爽地吼道。
「你能不能告訴我,為什麼?」
「不為什麼,就是覺得不必要。」
「被我握著也是一樣?」
「……」

被瑞恩那麼一堵,黎沒了語言。說討厭肯定不是的,他的手握上自己的一瞬,有種很溫暖的感覺,並不是體溫的燥熱。從來不知道人與人的接觸還會有如此的體感,作HOST的時日裏,接觸的客人也不在少數,也不知是何時起厭惡他人握上他的手,所以久了就學會了避開的方法,這樣對自己對客人兩者皆無事。為什麼今天會不一樣呢?

「我……不知道。」
「不知道?」
「嗯。你就是想問這個?」瞅了眼瑞恩認真的眼神,黎撫著自己的右手問道。

「呃,對。」
不加掩飾的承認,讓有些期待他會如何回答的人再一次洩氣。
「……什麼嘛。你這個木頭……」
「什麼?」沒于黎的自言自語,不知道他為何低下頭去的瑞恩問了句。

「那,我要為你的無禮討回應得的賠償。」
「賠償?黎……唔!」

突然的抬頭,欺近的俊容,未等瑞恩細加詢問,便是被黎一記深吻堵了個嚴嚴實實。淺探,深入,愈加瘋狂的急速呼吸聲和喘息聲。第一次,黎主動地將自己的手纏上他人的指間,握得很牢,牽引著那人撫上自己,一點一點地落下溫暖的觸感。他想,也許以後他便是要戀上這般沁人的觸覺,牢牢地把握在自己的手中。

『言先生,有的時候我真的不想遇上你的呐~。』

沉浸於快感頂端的一瞬,躺在床上的黎如是這般地想道。

コメント一覧

comment list

記事のトップへ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

記事のトップへ

トラックバック

trackback list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treebox.blog88.fc2.com/tb.php/26-3270e5ac

記事のトップへ

| ホーム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