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滿点。。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カテゴリ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トラックバック(-) | コメント(-) |
「我回來了」。

習慣性脫口而出的話語,在打開門的一瞬嘎然而止。

切,明知道偌大的房子那個男人很少會在的,他說什麼回來嘛?又不可能會聽到那人回應一句“你回來了”。切原輕啐一聲,將身後的背包隨手丟至一邊,“嗵”地把自己身體埋進義大利式米白真皮轉角沙發裏臥著。

時間一點點的流逝著,就這樣沉默的氣氛充斥著偌大的空間。安靜得似乎只有秋風飄進屋的聲音,和平緩的呼吸聲。直至許久後,一聲“咯啦”的鑰匙開門聲響起,卻又很快地再度安靜下來。小心地拿好手中的鑰匙不發出聲響,榊太郎看著在沙發上已經睡熟的切原,微微笑著走進房間,片刻後拿出薄毯替切原蓋好,換來的是熟睡中的切原的嘟噥幾聲。

「呵,永遠都能這樣不反抗就好了。」

輕笑一聲,榊太郎拿起擱至在沙發扶手上的大衣外套,再次打開房門,離開前回過頭去看了眼依舊熟睡的切原。

「你回來了」。

本應早該有的回應話語隨著門的合上,清楚地落進同時睜開雙眼的切原的耳中。

切,現在才回應麼?……嘛,算了。切原瞟了眼覆在身上的薄毯,狀似不以為意地攏緊著閉眼繼續睡下去。這見鬼的秋天,還是把自己弄暖和點才會睡得更舒服,嗯哼。

※ ※ ※ ※ ※ ※ ※ ※

夜晚時分。

燈紅酒,人影綽約。漫無目的地在這條路上閑晃,幾乎快成了切原用來消磨夜晚的一種習慣。晃得差不多覺得無趣的時候他有時便會鑽進『LoveHolic』裏尋找這一夜的伴兒。說來也很可笑,『LoveHolic』這家店是那個男人,榊太郎,他的叔叔所開;而他要進店裏卻還得靠別人幫打掩護,原因不為別的,因為那個男人的固執思想。

『……你要怎麼生活我可以不管,但是,絕對不准你去那些不三不四的地方!』

哼~明明是HOST夜總會的老闆居然也跟個老頭子似地跟他説起教來。既然不來管他的生活方式卻還來限制這麼一條可笑的東西,真諷刺哪。每次想到那句讓他發笑的“命令”,切原就非常不屑地冷哼著加快腳下的步伐,即爾將自己的身影沒入霓虹閃爍的映射下,去尋找他的“夜晚”。

窗臺前。

駐立著,手中夾著根抽了幾口的DAVIDOFF LIGHTS,榊太郎眼中映射著窗外閃爍的光點,心緒有些複雜地思忖著。

最近,好像自己有種按耐不住的煩躁感。似乎是從那一天開始麼?突來的秋風大起,他便驅車回家本只是打算拿件外套就走,結果在打開門後看到正蜷在沙發熟睡著的赤也,心裏面的震動是自己始料未及的。雖然自己強作鎮定地小心替熟睡著的赤也蓋上薄毯便離開了,可當坐進車內,開著車時他的腦子裏卻始終浮現著那張仍未脫稚氣的睡臉,那張讓他差點克制不住想伸手撫摸的面容。想來自己還真有點像個變態的老頭子麼。

「哎……」

有些無奈地歎了口氣,榊太郎將手中的煙遞進嘴邊,深吸了一口。不知道從什麼時候起他對自己的侄子的感情開始走了樣,從起初單純的關心到慢慢的在意,漸漸地察覺到心裏面的感覺就像化學反應似地,開始一步步變質,收都收不住。但是收不住又能如何?他是赤也的叔叔,再加上兩個人之間的年齡差距,做叔叔的戀上自己的侄子這本身就是件很荒誕又可笑的事情啊。更不用說赤也那任性的個性拗得很,幾乎聽不進他的話,兩人的關係不冷不熱地共居一屋下,雖說不上完全形同陌路,但實際上大概也差不多了。哎,也罷。這樣的生活持續下去或許也未嘗不是件好事,最起碼還能就近照顧赤也。

思及至此,榊太郎將手中的DAVIDOFF LIGHTS摁滅於桌上煙灰缸中,轉身走出辦公室。在他緩步經過舞池附近時,下意識地往裏看去,卻意料不及地看到那再熟悉不過的一頭墨髮色的身影,及他身邊的……男人?!

壓不住心裏的震驚,榊太郎微眯著雙眼直盯著眼中兩人的移動,雖然店中光線暗昧不明,卻依然讓他清楚地看到男人將手搭在墨髮色的男孩的腰上,還湊近頭去調笑著,兩人維持著這樣的姿勢直至步出店外。此般情景,越發攥緊的手實實在在地告訴他,他所看到的人的的確確是切原赤也!該死的!如果這不是在『LoveHolic』,如果不是自己身為老闆的身份不允許,他肯定要上前去阻止赤也這該死的行為,而不是站在這邊沉默不能地看著赤也從他眼前走出去!SHIT——

※ ※ ※ ※ ※ ※ ※ ※

拖著有些疲累的身體回到公寓處,切原輕呼口氣將門打開,隨手按開牆上的開關,轉而有些訝異地瞪看著端坐在客廳沙發處的榊太郎。奇怪,為什麼他會在家?而且……

看了眼茶几上煙灰缸裏盛滿的煙頭,切原不免疑惑,不會吧?這太奇怪了,往常最多只抽一兩根稱之解乏的男人,居然現在面前滿滿一煙灰缸的煙頭?到底怎麼回事啊?

「哦,你回來了。」直視著切原臉上略帶的倦容,榊太郎按壓著胸中再度竄升的怒意平靜說道。

「呃嗯,我回來了。叔叔……你怎麼人在家裏,也不把燈開開啊?」

略微有些尷尬開口回著話,切原扒了扒脖子後的頭髮坐了過來,在心裏尋找著能避開盤問的話題。卻不曾想到在他這不經意的動作下,使得榊太郎能非常清楚地看到自己脖子上那一點青紫痕跡。很快地,還沒等切原反應過來,榊太郎已是一臉怒意地拽著他的衣領直直地看著。

「赤也,你這一晚上去哪了?嗯?」咬牙切齒地盯著那一點青紫痕跡質問著,男人幾乎可以聽到自己的神經正崩掉的聲音。

「喂,我去哪和你有什麼關係?快放開啦!」切原莫名其妙地看著眼前突然發怒起來的男人,叫嚷著讓男人放開他的衣領。

「和我有什麼關係?就憑我是你叔叔!說!」
「是又怎麼樣?我憑什麼就要說?」

「該死的!說,這個痕跡是怎麼回事?!」看著仍在反抗自己的切原,榊太郎止不住自己的憤怒狂吼著。

「什麼痕跡啊……?」切原莫名地楞了下,隨即明白男人所指什麼,不屑地冷笑道。「叔叔,你不是知道這是什麼麼?還需要問嗎?」

「我應該有跟你說過,不准你去那些不三不四的地方。為什麼還去?」
「切~叔叔,不要忘了你自己也是那種不三不四的地方的老闆,你有什麼資格來限制我不許去?」

「你……」切原的一句話堵得男人無言以對,原本拽住衣領的手不得不鬆開。得以解脫脖子束制的切原緩和了下自己的呼吸,瞟了眼給自己堵得沒話說的榊太郎,繼續不以為意地說道。

「再說了,叔叔你經常夜不歸家不也是在外面玩樂麼?既然這樣又何必來管我怎麼生活?我覺得我現在這樣蠻好的嘛~」

狀似不以為意的話卻聽在榊太郎的耳中格外地刺耳,再也壓抑不住的怒意一湧而上,摻雜著早已崩掉的感情防線容不得他再多想什麼,只曉得眼中赤也一臉不以為然的表情讓他不,只聽得清楚他心裏陣陣的叫囂聲。此時的男人冷哼了一聲,

「很好……是很好……」
「嗯?……」

原以為會因為自己的話而再度爆發咆哮的話語,結果卻只聽到一再重複的“很好”二字,切原感覺心裏有些毛毛地側抬著頭看向男人站立的地方,卻被一股強力拉了過去,繼而自己的嘴唇被狠狠地吮吻著,外侵的舌頭強行逼開齒間的防線深入探索纏繞著。

「嗯唔、嗯唔唔嗯唔……」切原努力掙扎著,但仍不敵眼前男人雙臂緊緊的束縛。好不容易等男人放開自己的嘴唇,正欲開口問話卻意外地看著男人大力一揮,身上的襯衫頓時被撕扯開來,扣子隨之飛散滾落在地。不禁地傻住了,叔叔他這是要做什麼?

不等切原繼續思慮,壓在他身上的榊太郎在看到身下白皙軀體上烙印的點點斑跡,近乎咆哮般地在喉間低吼一聲,什麼都拋諸腦後再次吻上要開口的嘴唇,絲毫不讓其有說話的機會地繼續著自己的攻勢,除了要他還是要他,直至忘卻心中的那幾乎要將自己沉沒掉的怒意……和再也控制不住的情感。

※ ※ ※ ※ ※ ※ ※ ※

開門,關門,然後拖著腳步走上樓去,再度開門,關門。

自那天後,公寓裏就固定著這樣的規律。再也沒有過多的交談,最多也只是蜻蜓點水般的禮貌言語。兩人的關係比以往更加的不冷不熱,切原很少再開口反抗榊太郎對自己所說的話,有的是更多的沉默式的點頭;而榊太郎也開始小心翼翼地注意起自己的措詞,希望能換回些緩和的氣氛。就這樣,兩人的生活持續著。

一日午後。

客廳裏充斥著沉默的氣氛,榊太郎翻看手中的報紙,切原背對著他自顧自地打著電玩,空間裏只有電玩裏傳出的音效聲。

榊太郎時不時地將自己的目光從報紙移至背對自己的切原身上,他不知道切原到底是怎麼想的。那天的衝動之後,當他醒來之時赤也已經不見蹤影;原以為赤也已經給自己的行為嚇到而選擇離開,卻不料想黃昏時分他又回來這裏,著實讓自己很是意外。當時很想開口去問為什麼,可是當看到赤也連看都不看過來的樣子自己只能壓著疑慮不再多問下去。也許不去提才是最好的方法……只要赤也選擇還在這裏生活,自己還是不要再去問為什麼吧。

「我餓了。」

頭依舊沒回過來,只是簡單地說完話又沉默下去。在心裏苦笑了下,榊太郎放下報紙站起身走向料理台,不多時簡易的晚餐便放置在了桌上。切原只是低著頭扒著碗中的食物,榊太郎看著他,自己好幾次想開口找些什麼話題來說,卻又咽了回去。於是,兩人沉默地對坐於餐桌兩旁結束了這一頓晚餐。

看著飯後擱下碗筷轉身便又坐回沙發的切原,男人輕歎了聲有些無奈地收拾起桌上的碗筷,走進料理台內涮洗起來。聽著背後嘩嘩的流水聲,切原的眼神偷偷地往後瞄著,好像是第一次自己去注意看那個男人的樣子,總會將前額瀏海梳得整齊服貼,雖然年齡上和自己差著近30歲,但在那張臉上根本就看不太出來。現在這般模樣估計也有自己才看得到吧。高級的白襯衫袖子規律地折起卷上,領口的兩顆扣子敞開著,忙碌于洗碗池和料理台間的樣子看上去還蠻像個可靠的男人嘛。奇怪了,什麼時候起他會這麼想的?

榊太郎仔細地涮洗著面前的碗筷,聽到身後又響起拖著的腳步聲,暗暗地在心裏第N次無奈地感歎著。突地意外發覺自己的背正被什麼抵著的樣子,想回過頭去看清楚;結果更意外地腰間多了雙環抱的手,那是一雙自己非常熟悉的手臂。

「呐……我好像變得有點奇怪……」

非常細微的聲音,卻因為靠著自己的背聽得格外清晰。男人有些安心地微微笑著。

「所以……」
「別問我……」

是麼,不需要問也不要問。這樣已經足夠了。有的時候有些事情還是沒有明確的答案比較來得讓人心甘情願地接受吧。

-END-

コメント一覧

comment list

記事のトップへ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

記事のトップへ

トラックバック

trackback list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treebox.blog88.fc2.com/tb.php/27-9ede3f62

記事のトップへ

| ホーム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