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滿点。。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カテゴリ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トラックバック(-) | コメント(-) |

『明三同人』 承 諾 

2007.05.05 01:49

『哼~我是有條件才來加入你公司的。做不到的話,我可是會隨時解約的……』
『好的,我一定儘量安排你和怡青的合作事宜。』

…………

『……恭喜你入圍!』
『入不入圍我是沒差,不過你似乎很在乎?……話說回來,要是我得了獎,你要送我獎品麼?』
『成!只要你得獎,想要什麼我都送給你!』
『喲,那麼大方啊?呵呵~小心別把你自己給賠掉了哦~♪』

…………

『……你和你父親談得怎麼樣了?』
『嗯,談妥了。他答應在我完成心願之前不會再干涉我的事情。』
『心願?』
『是啊。有個人欠我一句話,沒聽到之前我是不會離開的。放心吧!親愛的經紀人。』
『……留下來不是為了事業,也不是為了興趣,而是為了一句話?』

…………

『……明天我想去公園散散心,想清楚一些事情。你要是想來,就來吧。不想來,…也隨你。』……
『……你煩惱的事情想清楚了麼?』
『你還真的來了啊……我以為……』
『你的事情也就是我關心的事情啊。我不是說過了麼?』
『……好吧。以下我要說的事情,不管你接受與否,都請你聽到最後。』
『好,說吧。』
『最初,我只是覺得接受你的建議,能就近照顧怡青而已。進入這個圈子以後,不知不覺中,找到了自己存在的意義;同時也發現,不知何時起我的眼睛總是追著你跑,不管做任何事情心裏面也只想到你會有什麼想法等等……』
『等等……我怎麼就記得老是被你欺負得很慘的樣子……』
『啊,抱歉,我這個人有個壞毛病,越是喜歡的人越會加倍的欺負。』
『是這樣麼?可是,我怎麼沒看到你欺負怡青來著?……等下,你是說!?』
『嗯。我一直都…喜歡著你……。你不能接受也沒有關係,甚至,你現在就可以掉頭走開,沒有關係。不過,我會一直等著你,就算不行,我也想呆在你的身邊……』
『……就算一輩子也這樣?』
『是的,不管多久,我都會一直等下去,直到你接受我的那一天……』

於是,夢便是醒了。

※ ※ ※ ※ ※ ※ ※ ※ ※ ※

「嗯啊……」

略帶著些許惺忪的睡意,微睜開雙眼,映入眼簾的是簡明的休息間格局,及日上三竿的刺目陽光。

已經是中午了麼?

金皓半起身,探出手欲拿起床頭櫃上的手錶時,卻意外地發覺,腰際有一隻手正環抱著自己,使得身體無法進一步行動。回過頭去,這才發現,原來手的主人,紀翔正睡得香甜。

又來了,這傢伙……

有些無奈地看著身邊的人,金皓半放棄地躺了回去。說起來,這段時間也的確是行程滿滿,連自己都是給累得夠嗆,更不要說這個當事者本人會是什麼樣的狀況了。想來,本來還以為自己接手老爸的經紀公司,對旗下的藝人會比較自由管理的態度,結果反倒是,汲汲營營地忙碌個沒完,還常常要被紀翔那張不饒人的嘴巴虧。

哎哎,算了,既然這傢伙自己說了那是他的壞毛病,也只好認了。想到這,金皓的腦海中不由得回想起那日在公園的情景。那時的紀翔,就跟個小孩子似的,陰鬱、苦悶,這些在平日都少見的情緒在那一日,他全看到了。如果,沒有那一句話,紀翔是不是真的還會繼續呆在這裏呢?這個問題,空下來時總會困擾著自己,他想要相信那句“一直”,可是……

「……好吵……」

「嗯啊?」突來的咕噥聲,將金皓的思緒拉了回來。
「我是說,外面很吵。你聽不到麼?」似乎是被吵醒的紀翔看起來有些怨氣。

這麼一說,還真是隱約有聽到門外傳來些許喧鬧聲。發生了什麼事麼?金皓決定去看看。

「啊啊,還真是呢,我去看看吧。」

金皓起身下床,正準備穿鞋時,身後的紀翔卻一把抱,將其攬了回來。

「不准去……」耳邊的嘀咕,透著幾分撒嬌的意味,似乎。「給我乖乖地休息。」
「可是……」

「沒什麼可是。你需要休息,擔心的話我去幫你看看就是了。」說完話,紀翔快速地下床穿好鞋子,往門口走去。

「可是,我明明就已經睡飽了啊……哎,又不聽完我要講的話了。」金皓看著紀翔的背影,搖著頭歎了口氣。他們倆之間的關係,要說變化的話,也許就是這偶爾的體貼關懷吧。只是,還真是有些不習慣呐~

「呵…莫非我是被虐狂不成?」

自嘲了一句,金皓還是決定起身去看看外面的情況。誰讓他是『翱翔天際』的老闆,有事時還是得自己出面擔著不是?

※ ※ ※ ※ ※ ※ ※ ※ ※ ※

「莉玲,公司是發生什麼事兒麼?怎麼吵成這樣?」

打開門,正巧撞上迎上來的秘書·莉玲。金皓開口問道。

「啊!經理,你起來了啊…」
「嗯。發生什麼事了?」

「啊啊,是王導來我們公司談電影開拍的事宜,看那樣子是想邀請我們公司的所有藝人都去參演的樣子哦~」
「嗯嗯,那很好啊!」
「可是,黎天王……」
「黎華?他向來不都是王導的男一號的不二人選麼?怎麼了?」
「好像這次……似乎沒有黎天王的名字的樣子……」

哎!?這倒是讓人非常意外呐!這幾年下來,跟全球製片的王瑞恩導演打交道也不算少數,在片約問題上,向來王導的大片都有自己屬意的人選,那就是圈子裏面大家共知的兩個天王級巨星,黎華和方若綺。今天是怎麼了?天要下紅雨了麼?(插花:啊呀呀,這便是“王大哥”的報復呀~~)

這時,已然轉回來的紀翔,看到完全進入到經紀人模式的金皓在聽著秘書的報告,而略皺著眉。他知道皓這幾年下來,已經歷練成為了一個非常能幹的經紀人。儘管偌大的公司發展至今也小有規模,旗下的藝人也開始有專屬的經紀人跟隨,可是,在最初加入公司的四個人,林芬芬,他,關古威,仍是皓在打理著各項事務。而當年讓自己加入進來的怡青,在完成她的事業,飛回歐洲繼承家業之後,也在前不久,開始投資『翱翔天際』。用怡青的話來說,就是要報答當年皓的知遇之恩。是啊,如果怡青沒有遇上皓,也就不會有那燦爛的一瞬,而他,也就不會找到自己生命中最重要的存在了吧……

不過,這也不代表他就會認可,皓這種總是努力過頭的行事態度。他到底知不知道,他現在最需要的不是考慮合作不合作的問題,而是該好好地休息啊!?

「……啊,紀翔。」
「看來,是不用我跟你說明了。」

嘖,這張嘴又要開始了。金皓暗自咋舌。

果不其然,在接下來的行程安排討論上,金皓,這個在圈內頗有名氣的名經紀人,再度被紀大帥哥冷嘲熱諷了一番。

※ ※ ※ ※ ※ ※ ※ ※ ※ ※

全球製片·片場

「王導,有個問題,我一直想問……」

拍片間歇,過來探班的金皓站定在坐在導演椅上的王瑞恩的背後,問道。

「哦,你說。」

嘴裏應道,而雙目仍盯著監視器內拍攝畫面檢視著的王瑞恩並沒有回過頭來。

「您是不是覺得,紀翔不適合您拍片的水準?」非常直接的單刀直入,絲毫不懼色眼前之人擁有多麼輝煌的背景和實力。

而金皓這一問,讓工作中的王瑞恩回了頭。「皓,你這是……」
「我也知道,王導您向來要求高;可是,紀翔那麼些年的歷練,尤其是演技方面也是被大家肯定的。那麼,是因為什麼,您的文藝片總是不讓紀翔參與呢?」
「這個嘛……」

看了眼不遠處或休息、或仍忙碌著的演職員的身影,王瑞恩示意著,讓金皓坐到身邊的副導演坐位上。

「其實,我也是顧慮到,紀翔的個性。當初他來拍戲的時候,那種孤傲的個性,雖說很搶眼卻也容易招來麻煩。也幸虧是你在當他的經紀人,這些年來才沒出什麼大的事情來。」
「的確,紀翔比較喜歡獨來獨往……」

「當然,現在的他也平易近人了許多,這是不可否認的變化。皓,這都是你的功勞啊!」
「您客氣了。那麼……」

「我知道,你想讓紀翔突破戲路,有更大的發展空間。可是,拍戲,就像賭局一樣,最怕的就是輸不起啊~」
「所以,就連這次您也不打算給他機會了是吧!?」聽到這,金皓突地站起身,撂下話便離開了。

「皓……」
來不及反應的王瑞恩看著金皓離開,表情有些錯愕。是自己說錯什麼了嗎?為何,平日和氣的皓像是動了怒似的?

※ ※ ※ ※ ※ ※ ※ ※ ※ ※

翱翔天際·經理室門外

公司眾人紛紛議論著,一門之隔的經理室內,他們的經理為何一反常態地將自己反鎖在辦公室內。

「莉鈴姐,金大哥是怎麼了?一回來就好像怪怪的……」林芬芬喝著飲料,打量著經理室的房門。

「我也不曉得啊,經理很少這樣的。倒是以前的老闆時常會這樣來著……」被詢問到的莉鈴也百思不得其解。

「我還想著說,一見金大哥回來就告訴他,大哥準備從美國回來的消息呢!嗚……」

「芬芬,別難過了。可能金皓有事情要忙吧。」自打跟林芬芬再度開始後,時常就會來到翱翔天際找人的丹尼斯連忙安慰道。

「咦?大家都怎麼了?」

這時,關古威和紀翔兩人,一前一後步入公司。好奇著眾人議論焦點的關古威發問道。

「啊,你們回來了。辛苦了。」莉鈴回應道。
「阿威哥哥,金大哥鎖著門不出來~~我好擔心他哎!」

有如看到救星般的林芬芬立即將狀況說了出來。聽著她的講述,加上一旁尼斯的解釋,剛回來的兩個人終於是瞭解了大概的狀況。

「這樣啊,還真是不知道要怎麼辦呐……皓人要是固執起來,也很難辦的說。」
「……我進去看看。」

「哎?」
「哎!?」

來自眾人同時的詫異,均投射在提議要進去的人,紀翔的身上。但,被投射的物件卻一點都沒有理會及解釋的意願,逕自走到經理室門前,從褲兜掏出了件什麼,然後轉動門把,走了進去,再度將門合上。徒留下門外,眾人疑惑不解的目光。

為什麼,紀翔可以進得去啊?← 這便是當下眾人最難以理解的謎之一。

※ ※ ※ ※ ※ ※ ※ ※ ※ ※

翱翔天際·經理室內

「連燈都不打開,打算訓練自己的第六觀感麼?」

『啪嗒』一聲,走進屋內的紀翔,將牆上的開關按下,頓時,有些昏暗的室內明亮了許多。

「啊?哦哦…天已經暗下來了啊,我都沒注意到。抱歉、抱歉……」

倚靠在正中間擺放著的轉椅椅背的金皓,有些恍惚的神情,讓看在眼裏的紀翔的心怦地跳了一下。

「你是怎麼了?外面的人都很擔心你來著。」
「是麼?啊哈哈,一會兒要去跟大家說聲謝謝才是。」聽在耳裏,分明是不打算正面回答問題的答話。

「……」紀翔暗下歎了口氣,走了過去。
「紀翔,你這是……!?」

突來的擁抱,突來的吻,不及防備的金皓便是直接被紀翔牢牢地固定在他的範圍之內。

吻,很輕,卻像是給自己打上一劑安定劑般,之前的情緒漸漸地消失,待到結束時,抵著自己額頭凝視著的紀翔在淺淺地笑著。原來,他就是這樣,被這個實際年齡要小的男人給吸引住的麼?金皓如是想著,抬手撫摸著紀翔的臉的輪廓。

「願意說了麼?」像是貓兒享受著主人的撫摸似的,紀翔任著金皓的動作,說道。

「也沒什麼。今天我有去探班……」
「哦?是麼?我怎麼沒看到?」
「也是,我去的時候你剛好不在。」
「然後?」
「跟王導聊了兩句……」

「……金、皓、……」顯然,我問你答的模式,讓紀大帥哥不甚愉快。
「好好,我說我說。簡單來說,就是我問了不該問的,聽到了不想聽的。就這樣。」

「什麼是不該問的?什麼是不想聽的?說清楚!不然……你知道後果的。」
「……」明明比我小,怎麼老是被他的氣勢給壓倒呢?金皓一直想不明白這其中原由。

「就是說,我問王導為什麼老不讓你參與文藝片的拍攝,結果……」
「結果就是,他回答了你不想聽到的答案咯?」
「嗯。就是這樣。」
「你有當著王瑞恩的面發脾氣?」聽起來有些高興的語調。
「大概……,是有吧。」

講完,金皓的腦袋低垂了下來。這才是他為什麼要將自己反鎖起來的原因。身為一個經紀人,任何場合下都應該保持著理智的想法;可是今天,卻當著昔日天王級的人物,不但是問了最不該問的問題,居然還沖著人家發起脾氣來。要是當下有媒體記者的話,很快就會出現諸如“金皓怒斥王瑞恩”之類的負面新聞了吧……

「傻瓜!就為這個啊……」
「什麼啊!我為這個反省不對啊!?」聽到紀翔滿不在乎的語氣,金皓立即反駁道。

「沒說你反省不對,你向來的。不然也就不會有現在的翱翔天際了。」
「那,你是因為什麼要罵我傻瓜?」
「說你傻還真不是白說的。不給拍就不給拍咯,我又不是很在乎。反正我拍別人的電影一樣紅。」
「但是,……」
「好好,我知道你想說什麼,你在乎我的戲路受到限制,希望能有所突破,拓我的發展空間。這些我都知道。」

「那你知道,還罵我……」越來越低的聲音,聽起來有點點不甘心。
「所以說你傻嘛。我的事情真的有那麼重要麼?」

紀翔語鋒一轉,口氣也變得慎重了許多。一時間,室內的空氣靜默下來。

「……答案,很重要麼?」
「你這算是回答我的問題?還是回問我?」
「……」
「你不打算回答麼?呵…」

看著猶豫著不回答自己的金皓,紀翔也不再繼續追問下去。他,也許也問了一句不該問的問題。

『紀翔,你終於肯說出口了~其實我一直在等著你承認自己的感情。』
『你真的願意接受我的感情?』
『當然是真的,不管你要回到父親身邊,或繼續留在演藝圈發展,我都會繼續當你身邊重要的支柱。因為身世的關係,你曾經度過一段寂寞而孤單的漫長日子,我希望能陪著你,讓你知道真正的快樂是什麼。從現在起,你永遠永遠都不會孤單了~』
『怡青說的對,只要願意敞開心胸,就有抓住幸福的機會。你就是我的幸福。』

他以為,他已經抓住了他想要的幸福。就算,以後不再光鮮,至少,還有皓陪伴在身邊。這樣就夠了……但,似乎,只是自己的一廂情願麼?

原來自己也有怯懦的想法,明明應該去堅信那句承諾,而且也是自己願意去承受這份感情的酸甜苦楚,那麼,答案就應該很明朗了。

「喂…不打算聽麼?」
「你不想說,我不勉強你…」
「………………」
「皓!」
「聽到了吧。」
「沒聽到。再說清楚點…」
「喂喂,做人不要那麼皮好不好?」
「我的確沒聽到。再說一次!」

擁抱著的二人,緊迫逼問,回避應答,漸漸地都消失在彼此的唇間。承諾,只是一句話,卻是兩個人最難以割捨的情感羈絆。

於是,夢便圓滿了。

コメント一覧

comment list

記事のトップへ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

記事のトップへ

トラックバック

trackback list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treebox.blog88.fc2.com/tb.php/28-caeeebff

記事のトップへ

| ホーム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