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滿点。。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カテゴリ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トラックバック(-) | コメント(-) |
葉月珪 / pieces

算是怎麼說,聲音偏低,相對我而言是感覺舒服的。葉月珪在裏面應該算是最典型的王子造型吧,但是從這段來說,我只能說他應該是個很庸人自擾之的人,太容易想太多了的感覺。總體來說是那種優質生卻不太懂得表達的樣子。但在聽到他跟人說再見後心裏的潛臺詞第一句:笨蛋……我笑倒,我說直接去表達不好嗎?裝哪門子酷哎……笑死……
PS. 在這裏順道提最後的那首For you...吧……老實說音樂是我喜歡的,可是川先生你能不能從頭唱到尾都保持在一個平衡的調子上?唱著唱著就不在調上了……雖說我最近非常習慣沒調的歌,可是像你這樣中途就跑的還不如一開始就沒調呢=。=

守村 桜彌 / 月見草

原以為會是很正常的,結果聲音一出來,呀~好可愛!有種迷迷糊糊的小狗狗的感覺^^;;; 很有種讓人憐愛想撫摸的心情呀~特別是他想哭想哭的樣子,真的就一把抱過去安慰啊(給某F打飛)不得不說,這樣的男生與其做BF,不如做寵物吧
可愛啊~~而且在他在著急的在想怎麼辦的時候,眼前冒出小松鼠狗狗正水汪汪地瞪著眼睛看著自己的樣子……
三原 色 / 秋のメヌエット

一聽就知道花花公子的那款 -0- 嘈雜的人聲,我說不會是約會地點在那個“萬惡”的涉穀吧……但聽下去又開始覺得這傢伙有點可愛。大概有點接近香藤的那樣吧(我不是說這兩個角色像哦),是說在某些想法上會有所聯繫罷了,外表花花內在溫柔的男人←這樣說來還真是三木比較常見的角色呢……笑~不過還是很喜歡聽到他用那種寵溺的語氣說“拿你沒辦法呢”,會覺得有種窩心的心情。

姫條 まどか / 気が付くといつも・・・

這是個憨男人!(爆)而且是個憨得傻氣的關西男人 =V= 這應該算是我第一次聽置鯰說關西腔,有點奇妙的感覺(因為聽的時候聽到一半才反應過來)。吃東西的時候特有的那種一驚一咋,笑滾~我說,不用這點也冒傻氣吧。整體來說,這是只忠狗,非常聽話也非常有趣,跟這樣的男人在一塊應該不會無聊的……^0^

鈴鹿 和馬 / ご贈答用ですか

熱血少年 - -o 一開始聽著聽著還覺得普通的男人,突然熱血地大叫一聲……我的媽呀,用不著苦惱半天未解就用大吼來發洩吧……然後還要自己打哈哈打岔開……真的很呆&line;&line;&line; 感覺好像當年的某位仁兄啊……不會說話的時候就用大嗓門來掩飾……如果我是那位女生估計會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了吧……遠……

日比穀 渉 / 笑顔を守るから

又一可愛的少年啊~不過比起石田的守村來說山口的日比穀要來得成熟點,日比穀應該是那種笑臉盈盈的陽光可愛少年吧,不會讓人有憐惜的感覺卻有種愉快的感覺。跟這樣的人在一塊只要直率就好啦,因為他就是這樣的人啊,有些什麼都會直接說出來的哪~不過在聽到他噘著嘴說話的時候我還是下意識地想到了下那只可愛的麥太小兔子(爆)這應該也算是一種慣性思維吧……看天……

氷室零一 / Heat emergency on CPU

廢話最多也個性最麻煩的男人一個。聽的時候一直在心裏念“你講完沒?好煩,想就去做啊!”囉嗦得個沒完沒了,正經八百的聲音聽得我直犯困。想當初喜歡這只還真的是奇怪的,純粹是覺得他的咳嗽聲很惡搞……不過是說我覺得很納悶的是,某人你中途提到理事長做啥?!想不通啊……難道理事長是你的感情顧問不成?如果是我想踹人 - -++ 最末在他跑去追人的時候我想說……他在玩老一套(當初的愛的告白集裏他就玩過的橋段啊)……包括音樂都給我非常似曾相識的感覺啊……除了那聲“咳嗯”外……

蒼樹 千晴 / 未送信(1)

聽著敲擊鍵盤聲,下意識想到某個遊戲一分鐘……默……又一慣性思維。森久保的聲音意外地鼻音不是太重,感覺上是有種清爽的感覺……不過按理說連追人都用EM……真的是時尚的男人一剛。網路式的愛情,美好的心願哪~

天之橋 一鶴 / 夏の夜の夢

我一直在念的理事長的聲音啊!!!在終於聽到的一瞬間花枝得癱掉。就像在耳邊低語似的,讓人沉醉入迷。老實說看理事長形象時我直覺告訴自己,也許是比較偏厚的低音,結果卻是我最最無法抵擋的溫柔聲線。頓時兩眼冒心
重聽了不知道有多少遍仍不肯罷手。正如標題所寫,如果這是仲夏夜的夢的話我寧願沉睡不醒,只願陪著這個男人賞著夜景聽夜風拂過的聲音。最末當聽到他爽朗的聲音回應道“我也是”時我真的爆掉了,只知道我拼命地想點頭表達我愛慕的心情啊(←這句純粹個人花枝,請忽視吧)


裏話:
老實說,會突然寫這個純粹真的是因為小杉的獨白給自己的感受太強,所以才決定在我寫專題的中途岔出來寫了這個。一直以來自己自持對自家三位的愛不分伯仲,但是現在看來是不得不承認一句,我對小杉先生的愛遠超於自己的想像。我從沒像昨晚那樣直到現在聽到他這段獨白還覺得感動得半天,尤其是他將聲音放低緩緩地繼續說的時候,真的是覺得他的聲音就這樣直達自己的心裏盤繞著。我想即使我不想承認也要承認他在自己的心裏真的已經佔據了絕對多的分量。(注:此文寫於05年3月2日)

コメント一覧

comment list

記事のトップへ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

記事のトップへ

トラックバック

trackback list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treebox.blog88.fc2.com/tb.php/3-92f267b4

記事のトップへ

| ホーム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