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滿点。。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カテゴリ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トラックバック(-) | コメント(-) |
海濱,一處。

「阿威,到底什麼事?」

紀翔懶散地挨靠在欄杆邊,看著關古威欲言又止的神情,不禁納悶,是什麼事情使得向來有事就講的阿威,如此猶豫不決的樣子。難道,還真是被黎華言中,是和方若綺有關,所以才要避開眾人麼?

「那個,呃,皓要來日本的消息你知道嗎?」
「……什麼?」遲了一秒,反問道。

「嗯,就是剛才,工作人員跟我說,皓跟他們聯繫,詢問我們這幾天的活動日程的樣子。然後就是說,要飛來日本看情況什麼的……」

「哦。就這樣?」聽不出任何波動的聲音,幾乎讓關古威差點以為面前的人是不是沒聽清楚自己說的話。紀翔他難道不希望皓來日本嗎?不會吧?

一開始,被告知要和這個看上去有些冷漠的年輕人合作時,也曾幾度發生過這樣的對話,結局自然是不了了之。只不過是覺得紀翔對自己太過保護的關係,所以並不是太在意;直到那次的事情,他才第一次走近這個年輕人。那時,他清楚地看到,紀翔也不過如常人,有他自己的喜怒哀樂,也同樣會有在親情與事業間取捨的掙扎情感。人之常情,無非親情,事業再創總會有的,可是家人,至少在他的概念裏占著很重要的地位吧。也所以,他勸紀翔,認真地考慮還是回到親人身邊為好。可,現在想來,也許當時他錯了。尤其是在之後,和紀翔一同接下王瑞恩執導的『風燦情迷』,漸漸地他便會在心底問自己,那時的紀翔的煩惱,也許並不是因為事業而是因為一個人呢?而那個人,也是自己熟悉的,在當年各家經紀公司對自己避之不及時卻願意伸出手來,讓自己能夠重新出發的人,金皓。皓的平和,紀翔的孤傲,這樣的兩個人是如何走到一起的,他不得而知,也只不過是隱約地在二人的相處中感覺得到罷了。說起來,也很像他所熟知的另外兩個人,只是也許,不如現在的這二人和自己來得那麼熟稔吧。也所以,在聽說皓會抽空來日本探班的消息,他很高興地想第一時間告訴給紀翔聽,也多少是希冀能看到紀翔快樂的表情吧。怎麼說,他也是能體會得到這種離別的寂寞的。

「好了,導演在找人了,你快回去工作吧。」
是他估計錯誤嗎?還是真的有些什麼不對勁的地方?關古威百思不得其解。
「嗯,好吧。你自己小心點。」

小心點?這個單詞還真是耳熟得很。想起來,在臺北的時候,總會有那麼個人絮絮叨叨個沒完,這下倒好,連阿威都被傳染上了。真是的,都把他當小孩子看嗎?紀翔微蹙眉,在抱怨之餘,心裏面卻不可否認地,點點暖意正在開始佔據他全部的思緒。皓,要來了嗎?……

如果此時,有人走過這裏,會看到,一抹酒紅色身影的周遭,暈染著一種名曰『幸福』的色彩,暖暖的,很柔和的,淡淡薄霧流動其間。誰又是那個有幸的目擊者呢?

※ ※ ※ ※ ※ ※ ※ ※ ※ ※ ※ ※

札幌 千歲機場。

「……嗯,我到了。……莉玲,公司就暫時拜託你了。……好,我知道了。」

一如以往,金皓下飛機後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打電話回公司,交代好並報個平安。為此,總也免不了被聰慧的小秘書每每調侃不已。自然這次,也不會例外的。

「好了。接下來就是該聯繫下他們了。」

拖著行李包,金皓快速地按下通話鍵,邊走邊尋找著前來接機的工作人員。

「喂,你好。我是金皓。……是的,……」

通話才進行到一半,很是意外地看到出現在自己眼前的人,金皓一時無語地停頓了下來。

有些刻意壓低的漁夫帽,深褐色的反光太陽鏡,隨意的紅色發絲,胸前標誌性的銀十字架,再熟悉不過的雙手插進褲兜的姿勢,淺而溫柔的笑容。

「不繼續講下去嗎?」開口,一樣是非常溫柔的嗓音。
「啊!哦哦,對……喂喂,不好意思,……」

走上前去,很自然地接下金皓拖著的行李包,來人站立一旁,看著金皓結束通話。

「你怎麼來了?」依然難掩訝異的心情,金皓看著來人。
「有空。」
「你的錄音呢?」
「昨天,結束了。」果然是他的親愛的經紀人先生,張口就是工作。
「哎!?可是他們跟我講說,還有兩三周的時間啊……」
「我的狀態好啊~呵呵~」講著話,來人心情愉地邁步就走。
「原來是這樣……啊!紀翔,等我!……」

熙熙攘攘的機場大廳,只見藍發男子三步並作兩步地小跑著,追逐著身前的紅發男子的腳步,時不時地會聽到愉的笑聲,和,些微急促的呼喊聲。

『阿威呢?拍攝還順利吧?』
『嗯,還算順利。』
『嗯嗯,那就好。現在跟我一起去看看吧?』
『不用了。今天是尾聲,他說收工後有安排。』
『啊,方若綺也來了是吧?』
『也許。』
『阿威真是幸福啊……』

伴著話語漸沒,車子在路上的顛簸,也絲毫沒能打動已然入眠的人。開車的人看在眼裏,不由得苦笑,從後座伸手拉過毯子,動作輕柔地將之蓋好在那人的身上。口中的輕歎,眼裏的笑意,都一再地洩漏著寵溺的心情。

『我又何嘗不是很幸福呢?皓……』

※ ※ ※ ※ ※ ※ ※ ※ ※ ※ ※ ※

是夜。

微睜眼,有些昏暗的空間,只余窗外繁華的光照投射而入。而自己,被人環抱其間,耳邊依稀是那人的酣睡的呼吸聲。仔細地打量著面前的俊容,較之腦海中的印象又清瘦了幾分。總是這樣,固執地以自己認為的方式去工作,全然不會顧慮到自己狀況的人。抬手,指尖撫上發間,輕輕地沿著輪廓向下滑行。直至一聲低鳴。

「抱歉,把你吵醒了……」

「沒關係。休息夠了嗎?」看著懷中之人迅速地將之前不安份的手縮了回去,紀翔不由得好笑。反手,一把抓了回來,湊近嘴邊,在指尖輕輕地吻著。

「嗯。」是該把手抽回來,還是任著這男人繼續下去,金皓認真地思考著。
「那就好。」

語音落,覆上自己的唇,技巧性地挑開對方的齒間,繼而深入,交纏著彼此的氣息。並不急促,只是溫柔地糾纏著,直至彼此的滿足,雙唇輕離,有些微喘地看著對方。

「我餓了。」伴著這句話,適時地響起了甚是煞風景的饑餓聲。
「真是拿你沒辦法,起來吧。」寵溺地揉著心愛的藍色發絲,紀翔笑道。

『我們現在在哪兒?』
『小樽。』
『道西的第一港口城市啊……』
『看你也沒怎麼來過日本的樣子,倒是很清楚嘛。』
『旅行社的宣傳好而已。』
『快點吃吧,你不是說你餓了嗎?』
『嗯!……對了。』
『什麼事?如果是工作的話,暫時不要說了。』
『為什麼?』
『製作人給了三天假期。所以,這三天,你就安心地陪我吧。』
『哦,那麼難得啊。不過,我是想說,等會兒我們去逛逛吧?』

挑眉,難得從這個總是工作為先的人的口中聽到這樣的話,一時間也不知是該答應還是說些什麼為好。也只好,微點頭默許。於是,看得對桌的人笑得開懷的表情,心裏便是漾起絲絲漣漪的愉快。

※ ※ ※ ※ ※ ※ ※ ※ ※ ※ ※ ※

小樽運河。

石造的牆垣,懷舊的歐式情調的街道,步其中,享受著拂面的海風氣息,寧靜中漂流著幽美的音樂響動。『北一硝子館』的櫥窗前,精巧別致的玻璃製品綻放著麗奪目的異彩,令過往的人無一不駐足欣賞,嘖嘖稱奇。乍有些不经意地,经过咖啡小馆『ビアン・カフェ』,推开门,扑面而来的是阵阵沁入心脾的浓香。居酒屋、料亭、壽司屋、拉麵館、燒肉店鱗次櫛比,酒酣耳熱之時,總能看到拍著手哼著小調的客人在店中手舞足蹈,不亦樂乎。

『真熱鬧啊!』
『嗯。』
『啊,又在不高興了。』
『沒有。別瞎猜了。』
『那你笑一個給我看,我就相信你。』
『皓,我怎麼覺得你變得有點壞心眼了?誰教你的?』
『沒誰啊,這叫,近墨者~』
『那你的意思是指,我就是那塊墨咯?』
『難道不是啊?』
『那好啊,那就再近一點……』

比鄰而行的兩人,在來來往往的人流中,牽著手向前行進著。牽著的人,被牽的人,交握的掌間傳遞著彼此的溫度,在這個秋色意濃的異鄉街道,喧囂的夜色下只有一種心情,幸福。

※ ※ ※ ※ ※ ※ ※ ※ ※ ※ ※ ※

「皓……」
「嗯…」
「該起來了。」
「啊…嗯…再給我五分鐘……」
「……」

極少看到金皓這般貪睡的模樣,紀翔有些貪戀地伏坐在床邊,靜靜地看著那張熟睡著的臉。眼、眉、鼻、耳、口,並不算出眾的長相,怎就如此看不厭倦呢?憶起來,在河濱公園的觀望台等待的時候,他不知道他要等多久,也不知道他能等多久,只是靜靜地那樣看著風將枯萎的黃葉吹落一地,再席捲而起飛舞著。也許,那時,他是抱定等待無果的吧。

「謝謝你,皓。」

很輕地,將自己的唇貼近,吻上金皓的額間,眉眼,鼻尖,最後停留在他的唇上。有些冰涼的觸意,終究還是將好眠的人給擾醒。

「嗚…好冰…」
「捨得醒了麼?」紀翔輕笑著,看著半清醒過來的金皓。
「嗯…幾點了?」
「快日上三竿了,親愛的經紀人。」
「哎?都這時候了!」側過身去,立時被折射而入的光線照得有些睜不開眼。
「不然呢?呵~」

「啊啊,得快點起來了,不然就來不及去溫泉玩了。」說完,金皓迅速地將被一掀,跳下床來,奔進客房的衛生間。很快,洗漱聲飄然而出。

將之看在眼裏的紀翔,心裏暗歎,真是,醉得那麼迷糊的狀況下,腦子裏居然還能記著,昨晚的約定。

『紀翔……』
『嗯?』
『我們去泡溫泉吧!』
『哈?皓,你給我站好點。怎麼醉成這樣……』
『不管!來到日本不去泡溫泉,不是太浪費了嗎?!』→(插花:嗯嗯,對的!)
『好好好,我們去。真是的……你呀……』

「好了。我搞定。來收拾東西吧。」聲音將紀翔的回憶拉了回來。
「皓,你是睡糊塗了還是真給忘了?我們的行李,還很規整地放在地板上沒動過呢。」看著戀人以極快的速度結束洗漱,邊走邊擼起袖子的樣子,紀翔有些哭笑不得。

「啊?沒動過啊?」
「是啊。昨晚回來的時候,就直接和衣睡下了。」
「啊哈哈,我還真是沒什麼印象了呢……」
「那麼,你想去哪?」
「嗯……老實說,沒想好。」

「……沒想好,你還想著要去玩?」他還以為,向來計畫周全的皓,這次也許是有了目的地,才會在昨晚那樣的狀態下提出的要求,結果……

「啊嗯,去櫃檯問一下就可以知道了吧?」難得地,金皓展露出迷惑的神情。其實,也是覺得難得兩人有短暫的假期可以享受下,也就自然而然地想到,泡溫泉。至於要去哪,也的確是沒什麼明確的目標就是了。

「……隨便你吧。你想去哪就去哪。」
「嗯!走吧。」

※ ※ ※ ※ ※ ※ ※ ※ ※ ※ ※ ※

第二夜。支笏湖第一寶亭留 翠山亭。

「紀翔!紀翔!快來看!」

甫放定手中的東西,紀翔便被興奮連連的金皓一把拉了過去。白砂,庭石,地苔,植木,溪谷石,素樸而雅致的日式枯山水庭院設計,在微亮的籠燈下,襯著水的蒸騰氣氛,略顯朦朧,平添幾分神秘之色。也無怪乎,皓會那麼高興。看來,還是自己的決定是對的。

「還是你說得對……」
「嗯?你說什麼?」很低的話語,紀翔一時沒聽清楚,問道。
「沒什麼,覺得有的時候,你的眼光真的不錯。」金皓回笑道。
「那當然。你才知道麼?」挑眉。
「是啊。我,才~知~道~。啊…哈哈哈…」頑皮的答案,最終招來的是,一通呵癢。兩個大孩子,你追我跑,笑鬧著滾倒在地。

「啊哈哈…不、不行了。我,我投降……紀大少爺,饒命啊……」
「不行!你看我怎麼修理你這個壞傢伙!」
「喂、喂……好像,壞,壞的人是你才對吧……」
「哦?我怎麼壞了?嗯~?」
「就……就……啊哈哈哈哈……」
「說啊!不說的話,我可是不會停手的哦!」
「……」

一瞬間,發生得太快,結果是,被吻的人楞住了。而被壓在其身下的人,順理成章地,從呵癢的折磨中得以解脫。

「哈哈,沒想到我還有這招吧!」金皓此時是笑得有些得意。

數秒後,再度被擁入他人懷中。

「再來一次。」有些啞的嗓音,聽在金皓的耳中,有如惡魔的誘惑。
「我想說『不』,你也不可能放開我的,是吧?」有些使壞地將頭低下,緊挨著那個闊的胸膛,伸手回抱著紀翔。

「抬頭。」
「那我是不是該回答,『挺胸!』?」隱隱地,胸前傳出悶笑的聲音。
「金,皓,!」

三字落,低著頭的人猛地抬起頭,湊上自己的唇。吻住,靈巧的舌尖,一點點地被對方接納,繼而交纏不休,索求著彼此口腔中僅有的炙熱氣息。

『覺得你有些變了……』
『不喜歡?』
『不可能會不喜歡的吧?難得會主動跟我這樣,那樣……』
『……紀翔,你就不能少欺負我點?』
『你該知道,這是我的壞毛病啊……』
『嗚……真是上輩子欠你的!』
『哦?那下輩子呢?皓,你該不是想說,這輩子還完了,下輩子就能逃開我吧?』
『就算我想,真是遇上了你,你也不會放開我吧?』
『嗯。聰明!』

熱氣蒸騰的水霧間,依偎著的兩人,偌大的空間,只餘低啞的嗓音輾轉纏綿。那又是誰的聲音呢?還是讓他們自己兒個去考慮吧。

※ ※ ※ ※ ※ ※ ※ ※ ※ ※ ※ ※

札幌 千歲機場。

「啊啊,假期真的好短……」歎息中,止不住的留戀。

仍是重逢的那個地點,今天,卻是分別的時刻。雖然也只是短暫的。他,和,他,都很清楚。所以,紀翔只是笑著,看著即將離開的金皓在那邊感歎著。

「皓……」
「嗯?什麼?」抬起頭,金皓認真地看著紀翔。
「謝謝你來。」

啊呀,他是不是看到了什麼千年難得一見的奇觀啊?那個自負滿滿的紀翔在臉紅?嘖嘖嘖,要是能拍下來多好!金皓心中非常開心地盤算著。

「我說……」
「嗯?」
「下次,再去哪兒玩吧?」
「你會有時間嗎?」
「哎哎,你這話說的。我再怎麼樣也比你有時間吧?」
「呵~好啊,你安排,我照跟。」
「好!那就這麼說定了。反悔的人是小狗!」話畢,金皓還真是小指翹起,作打勾勾狀。
「哈哈哈哈!」回應著自己有些天真的戀人的要求,紀翔非常開心地大笑著。

『我走了。』
『嗯,路上小心。』
『好,你也是。小心身體,不要再生病著回來哦。』
『好。我答應你,親愛的經紀人~』

看著遠去的身影,紀翔只是原地站立著,有些不舍地目送著戀人一點點地離開自己的視線。

『……!』

突地,視線中的身影轉過身來,嘴裏嚷嚷著什麼,還比劃著自己的大衣口袋。是有什麼落下了麼?紀翔抬手摸索著自己的口袋,摸出了一盒包裝精美的東西。拆開來,五公分見方的白色巧克力餅乾,整齊地疊放於盒中。時常來日本錄音的他很清楚,這是什麼。時常會在工作的地方聽到女孩子們高興地議論著日式糕點,而北海道最出名的,就是這小小的五公分見方的白色巧克力餅乾,名曰『白色戀人』。這個金皓,什麼時候把這個塞到自己的口袋裏的?

拿起一塊,放入口中,香濃的牛奶味,摻雜著巧克力的甜香,溫而不膩,就像,當初,從皓的手裏,拿到那方古玉時的觸感。閉目,眼前,腦海裏,都是那張見慣了的笑臉。

「要等著我回去哦,皓……」

【完…】

コメント一覧

comment list

記事のトップへ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

記事のトップへ

トラックバック

trackback list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treebox.blog88.fc2.com/tb.php/30-46ae0bb4

記事のトップへ

| ホーム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