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滿点。。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カテゴリ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トラックバック(-) | コメント(-) |
什麼時候起,會有這樣的思緒侵襲自己,他已經忘了。這一路走來,各式男女,認識,不認識,他也以為能看透了。可是,被個小輩一語中的,倒真是頭一遭。因為同樣的感情共鳴嗎?他不這樣認為。至少,那個孩子比自己幸福。是的,不可否認,他有些慕,慕那孩子能擁有他所不可及的色彩。

輕掩唇,金色眼眸流轉著些許異光,悄無聲息地,轉身離開。只餘身後,一人靜靜地沉浸在他自己的世界中。在乎,不在乎,其實,端看那人於己之心罷了。黎華如是回味著那句話。

『你不是不在乎嗎?』

※ ※ ※ ※ ※ ※ ※ ※ ※ ※ ※ ※

拍戲間歇。

一杯熱茶,有些突兀地,出現在監視器與王瑞恩的視線之間。順著手臂的方向向上看去,再熟悉不過的淺笑面容。王瑞恩一時恍神,竟沒有馬上接過杯子。很少會看到黎華有這般表情。同樣是這個人,卻與平日見慣的那張笑臉,莫名地,讓他有些不認識。是怎麼了?

似乎是感應到對方的疑惑,黎華笑了笑,拉過張簡易椅坐了下來。抿了口茶,片刻,似旁若無人地念著。

「……是嗎?那還真是,多謝你的關心了。反正,我已經這樣了,活,不活,你看著辦吧。……」

這段臺詞,王瑞恩並不陌生。兩周前,他在寫劇本的時候,身邊這個人也這麼念著。只是,那時的語氣,和現在的,很不一樣。同樣是代入角色,那時的語氣透著幾分自哀自嘲,而現在的語氣,聽在耳裏,像是一種絕望的平靜,就如同,那個角色,在彼時彼景下,生與死,都已是與己無關的身外事般。

「怎麼想起,念這段臺詞來了?」
「沒什麼。念念而已。」抱以淺笑,不作正面回答。因為,他也不確定,原因。
「是這樣……」
「決定誰來演了嗎?」
「看情況。如果可能,關古威…」,略作停頓「或者,紀翔。」
「視檔期而定,是嗎?」聽者,依舊泰然。不動聲色地喝著他手中的熱茶。

「嗯。」
「那不打擾你拍戲了。」說完,起身,離開。就像沒來過似地,在王瑞恩的視線中漸失。

這個人,今天是怎麼了?這是王瑞恩,來到北海道後,第四次,這樣在心底發問。

第一次,偶然在機場相遇。他說來錄音,回說外景拍攝,兩人笑笑,於是分手。結果,被告知,他湊巧要入住在自己房間的隔壁。本也不在意,反正巧合的事情很多。卻不料,夜晚時分,他頻頻造訪,擾得人不得好眠。那時,想,怎麼跟個離不開父母的孩子似的?可,轉念想,又搖搖頭,否認掉這種可笑的想法。

第二次,他說工作結束,不想太早回國。也能理解,像他如今的身份地位,想偷空享受下幾日清也是無可厚非。所以,提議,既然如此,不如隨同劇組出外景。欣然答應時的刹那,不知為何,他覺得他有些異樣的高興。為什麼?他不知道。

第三次,也就是在剛才,一如他之前兩次的答案無果。有時候,想想也真不瞭解這人。在工作上,兩個人儘管見解不一,也畢竟是合作了那麼多年,彼此的磨合與默契自是不言而喻。可是,生活中的接觸,他卻常常備感吃力。黎華,依舊是他不甚明白的藝人。不像當年的林立翔,莽撞之余的熱情男孩;也不像如今的方若綺,歲月的洗練,她已經不再是當年那個有些懵懂的少女。而他呢?……

心中的第五次反問,王瑞恩一時陷入沉思中……

※ ※ ※ ※ ※ ※ ※ ※ ※ ※ ※ ※

攤開,報紙。

『黎天王執意出演為哪般!?新仇舊恨一併了結?』

放過去,拿起雜誌。

『直擊!黎天王放話,誓要爭奪王瑞恩新片男主角!』

「……且看,這次黎華要如何反敗為勝,奪取先機?……」

念至此,門外由遠及近地傳來急匆匆的腳步聲。很快,門一下子被很用力地打開。隨之,幾分央告的聲音響起。

「皓!快想想辦法啊!!!」
「又被記者大爺們追著滿街跑啊?阿威。」

金皓有些好笑地看著眼前氣喘吁吁的人。旗下的藝人,紀翔的冷傲外加顯赫的家世,芬芬有個遠在海外的天王級藝人大哥,子奇的創作天分和靈異體質,等等,也是時常會發生這樣的狀況,可,惟獨關古威,不像他們那樣,要麼四兩撥千斤,要麼就索性沈默。就像現在,其實也沒多大的事情,偏就如臨大敵,不知如何是好地又來求救了。

「……你知道就好了啊。快給他們煩死了,我怎麼會曉得是怎麼回事啊?」稍稍緩和了下自己的呼吸,關古威有些憤恨地說道。

「你都不明白,要我怎麼幫你想辦法啊?」

「王大哥的新片真的是定我?」看到金皓一副老神在在的表情,關古威有些疑惑地問道。以往他有些什麼事情,皓都會主動幫他想辦法解決,這次應該也不例外,是吧?

「應該是吧。前幾天有過來跟我談你的文件期問題,我是有回應沒問題。」
「是什麼樣的故事?我怎麼沒在片場聽說過?」
「勵志愛情片吧。主角是一個花花公子,因意外事故而導致失明。之後受不了打擊而自我封閉,直到遇上他生命中的天使的出現。大概是這樣,具體腳本,王導還沒和我細說。」

「哦,是這樣的故事。奇怪……」關古威撓了撓頭,嘀咕了一句。
「什麼地方奇怪?」金皓追問道。

「啊?哦,我是指這故事,不太像黎華慣常的風格啦。所以很奇怪,他為什麼想要演。」
「這個問題,你真想知道,不如去問方若綺好了。呵呵~」金皓揶揄道。
「喂!皓,你怎麼這樣?我怎麼開得了這個口,你又不是不知道……」
「好、好、好。我知道了,我這就去幫你弄清楚事情的真相,儘快還你一個清白。這樣成了吧?」
「皓,我怎麼覺得你越來越變得像紀翔,老喜歡欺負我?」
「有嗎?你多心了吧~」

笑了笑,金皓拍了拍關古威的肩膀,走了出去。

還說沒有,連這種笑得天塌下來也不會怎麼樣的樣子,還說不像?誰信啊……

只可惜,這句抱怨的話,已經飄不進走遠的人的耳裏,最多,也只是路過的工作人員抱之一笑。誰讓他們的關大天王總是學不會應付娛記,而要仰仗著他們親愛的經理一一出面解決呢?

※ ※ ※ ※ ※ ※ ※ ※ ※ ※ ※ ※

全球製片。

看著桌面上待處理的文件,還有攤在自己面前的報導,王瑞恩此時也不比事件當事人好過到哪兒去。甫一上班,就被堵在門口的記者七嘴八舌地問,如何看這事情等等。雖說是自己板著張臉謝絕回答,可這時,他也不得不在想,事情為什麼會發展成這樣?

拉開手邊抽屜,拿出前些日才正式定稿的劇本,『愛情的顏色』。翻到某一頁處,看到了那日黎華曾念到的那段臺詞。其實,他不是沒有考慮過讓黎華來演,只是,那日,寫到這段時,黎華笑著說,這種情緒所激化出的後續效應,實在是不適合他來演,他也表示贊同。選擇黎華,固然,人物形象很契合,可是,之後的故事發展,到他的身上,就完全只是一種流於表面的自怨自艾而已。而,自己也不想要這樣的表現手法。那麼,現在,為什麼他如此積極地想要出演?是因為自己決定選擇讓關古威來出演嗎?

他也不是不知道這段時間,鬧得沸沸然然的三角戀事件,最終,黎華很瀟灑地抽身而退。他也問過當事三方,一個笑得很從容地給予祝福,一個終於是展開久違的笑顏,一個有些不好意思地點頭承認。也就覺得,這事情如此便了了。難道是自己誤解了?可是……

想到這,王瑞恩的腦海裏突地浮現出,幾個月前在北海道時黎華的笑。

也許,他是該認真地思考,這個角色,和,黎華,是否可能碰撞出不一樣的火花呢?

【待續...】

コメント一覧

comment list

記事のトップへ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

記事のトップへ

トラックバック

trackback list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treebox.blog88.fc2.com/tb.php/31-29396e96

記事のトップへ

| ホーム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