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滿点。。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カテゴリ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トラックバック(-) | コメント(-) |
凱文醫院,院長室。

簡潔、明亮,就正如這間辦公室的主人,嚴謹、認真的個性。而此時,人正背對著門,在書櫃前認真地找尋翻閱著,全然不知身後已是悄然站定一人。

突地,眼前一,幾分脅迫的聲音自身後傳來。

「歐院長,麻煩你跟我走一趟。」

歎了口氣,歐凱文抬手撥開覆在眼前的大手,有些半無奈地轉過身來。

「哥,別鬧了好不好?我還有工作。」

只見那人但笑不語。於是,歐凱文只得將手中的書籍歸放原處,按下內線,吩咐秘書準備茶點送進來。之後,看著那人非常從容地坐在自己的座椅上。

「哥,這次又是什麼事?」
「沒事。」那人拿起桌上的筆,在自己的手上玩著。
「沒事的話,來我這邊做什麼?」

沖那人白了一眼,歐凱文太瞭解他這個作藝人的大哥,黎華。是沒錯,鮮少有人會曉得他們是親哥倆,也所以,即使有人撞上他來自己的辦公室,也最多是認為這是天王的特權罷了。也因為這樣,黎華向來是大大方方地來,一呆就是好長一段時間,弄得自己不能好好工作。多半又是這次鬧出的新聞的緣故……真是的,他把這兒當避難所麼?不知道是第幾次的抱怨在歐凱文的心中浮起。

「來看看你。」回答得很理所當然。只是聽者不為所動。
「那看完了吧?起來,我要工作。」揮了揮手,示意坐著的人快點起來。
「喏,給你。」抓起桌上攤著的文件,遞了過去。擺明瞭『我就是不起來』的態度。
「……」

一把接過去,歐凱文無語地看著眼下這個有些皮的天王。真該找人來好好拍下這副尊容,看還有誰覺得這傢伙高貴神秘來著!

「凱文。」許久,安靜的空間,耐不住的人先開了口。
「什麼?」頭也不抬,繼續處理文件的醫生回答道。
「你真的就這樣,等下去?」
「……你指什麼?」停了下,繼而回問道。
「若綺。」

很簡單的兩個字,卻讓埋頭做事的醫生有些疑惑地抬起頭,看向坐著的人。他什麼意思?

「她不是有她自己的幸福了嗎?」
「凱文,我問的是你。」
「我什麼?她覺得幸福就好了。難道你不是因為這個才退出的?」
「怎麼變成你質問我了?呵~」

黎華看著自己的弟弟繼續埋頭工作的態度,只是輕笑。總是這樣,好像什麼事都沒有他的工作還來得重要。上次,還是上上次,還是一貫就是到這嘎然而止。其實,就像他清楚凱文的個性一樣,凱文也是相當瞭解他的事情,也就幾乎很少需要說些什麼。不過,今天,不知道為什麼,就是想和他說說話。

就這樣,沈默了很久。終於是結束掉手頭工作的醫生,這才伸著懶腰,舒展開一時間都維持在站立彎腰狀態的身體。結果,發現,以往這時候早已走人的人還端好地坐在原處。而且,似乎有進入夢鄉的跡象。

「……今天是太陽打西邊出來了麼?」

嘀咕了一句,聲音其實很輕。歐凱文脫下身上的白袍,動作很輕地將白袍蓋了上去。然後,像是被這一動作擾醒的人眼睫微動,睜開眼,對上眼前已經很熟悉的鏡框。

「真的累的話,就該知道休息。哥。」
不知道聽過幾遍的嘮叨,這時候卻覺得,很溫暖。黎華笑了。
「謝謝。」

伴著這句『謝謝』,而接著發生的事情,在之後一段很長的時間都讓醫生每每憶起時,不免有些好笑。

因為,怎麼也料不到,生性冷淡的黎華會像鄰家大哥似的,為表示謝意而撫摸自己的頭?還帶著點揉搓的動作……果然,是太陽要從西邊出來了麼?

「……不要玩得太過分。」一句正告,撫摸著的手停了下來,收了回去。
「好,我知道了。」黎華有些意猶未盡地看著自己的手,回答道。
「至於……」醫生有點猶豫地開了口,卻沒有下文。
「嗯?」
「沒什麼。記得好好休息。」這就算是正式下了逐客令。
「嗯。我走了。」

快走到門口處,黎華突然轉過身,很快地說了一句。

「弟弟,你也該主動去追求自己的幸福哦~」

開門,關門。二度的突然,醫生也只能是啞然以對,看向窗外有些泛紅的餘輝,思考起什麼來……

※ ※ ※ ※ ※ ※ ※ ※ ※ ※ ※ ※

一個月後。

全球製片某間辦公室內,目前正彌漫著一場看不見硝煙的濃霧。於是,很多識相的工作人員都老遠地避開,或埋頭,或尖起耳朵。

『你真的想演?』
『呵~我是該回答你,是。還是該回答你,不是?』
『如果不是,之前就不要弄得滿城風雨好嗎?』
『那麼說,你不想讓我來演?』
『你之前也說過,不合適不是嗎?』
『不合適,你不也偶爾讓我來嗎?呵~』
『…………』
『說正事吧,你總不會是為這幾句質問才找我來的吧?』

於是,四兩撥千斤,煙霧退散。之前的紛擾,到此時,塵埃落定。

所以,次日各大媒體醒目之處,皆是從容的黎式笑容,和大同小異的標題。

『王瑞恩新片男主角 非黎華莫屬!』

※ ※ ※ ※ ※ ※ ※ ※ ※ ※ ※ ※

又一個月後,翱翔天際。

「經理……」

輕叩門兩聲,莉玲抱著一疊文件站定在經理室門外。

「啊,莉玲,什麼事?」向來沒架子的金皓示意她進來。
「嗯,這是上個季度的財務報告。…然後,這是藝人們的續約金支票。…」

一一將手中的文件邊說明,邊交予金皓或簽字或翻看。兩人間的配合默契,很快地,就將文件全都解決完畢。

「對了,莉玲,幫我和會計部說一聲,年末的報表能提早結束的話,我會放大家兩周輪休。」

「嗯。好。」聞言,不由得又在心裏嘀咕,他們的經理真懂得『糖果與鞭子』的道理。

「還有什麼事嗎?」見事情交代得差不多,而人還沒有離開的意思,金皓半抬頭看過來。

「嗯…經理,你真的決定那件事那麼樣做了嗎?」考慮了片刻,莉玲還是決定把心裏對某事的疑問給問出來。
「嗯,差不多。等來年資金充裕的話,就提上議程來吧。怎麼了?」金皓依舊笑著問。

「妥當嗎?公司好不容易有現在的規模……」有些為難的表情。
「莉玲,我們總不能每次製作都這樣啊,你說是吧?」也不是不瞭解莉玲的顧慮,所以,順勢繼續反問。
「嗯……可是也沒什麼不好啊?」
「那,你就當是我的一次冒險好了。大不了,咱們再重頭來過。」

孩子氣地沖莉玲眨了眨眼,他這個做老闆的反倒是有些沒正形兒。其實,那件事的實行與否,他也權衡了很久。做,對公司的未來,無庸置疑地是關鍵的點;不做,對公司的現勢,也不過就是順波逐流下去。是不是兵行險著,他也不想下斷言就是了。一路趟過來,承受過數次這樣的考量的煎熬,似乎便是讓自己變得有些大膽了呢。

想到這,金皓淡淡地笑了。惹得一旁的莉玲不由得疑惑,是想到什麼讓他能如此地笑著。

「金大哥!」隨著聲音,敞開的門被人用力地拍了下,發出很大的響動。

「子奇,你是要毀了我辦公室的門嗎?」半好氣半好笑地回應來人。

「我聽說公司要把樓上作成錄音棚?!是真的嗎?!什麼時候?」一如進來時的亢奮,姚子奇按耐不住地撲到辦公桌前,連連發問道。

「莉玲……」愕然姚子奇的知曉,金皓轉以眼神詢問著身旁知情的秘書小姐。

「不是我哦~」連忙搖頭,否認。
「喂!先不管這些,到底是不是真的啊!」
「等來年資金充裕的話,就會考慮……」
沒等金皓講完,姚子奇狀似開心地蹦了起來。「呀呼!!!」

「哎哎哎,還真是個孩子樣兒。」看著姚子奇的高興,坐著的人也只能是搖頭苦笑。怎麼就他們公司,半點大的事兒都掖不住呢?

『好啦、好啦,你也樂夠了吧?真是。』
『喂,金大哥,你跟小羽講,讓她多給我接通告吧!』
『啊?為什麼?你不老跟我要求,要多點時間來創作嗎?』
『現在不一樣啊!你不是講有錢就去弄錄音棚嗎?』
『呃,那跟你多接通告有什麼關係?』
『我接多點,公司不就多賺點嗎?』
『你呀……』
『幹嘛?我講得不對啊?』
『好,你講得很對。那到時候,不要又跑來跟我鬧沒時間創作哦~』
『沒問題!』

仍呆在原處,看著金、姚二人走出辦公室的莉鈴,於是明白,為什麼他們的經理會毅然決定這件事情的實行。因為,他們的經理,向來都很尊重他們的藝人的意願,而且是百分之兩百的,替他們周到地考慮著今後的發展前途。

「經理,你人實在是太體貼了。」莉鈴邊收拾著邊說道。她知道,此時,房間外,親切的經理先生大概正和大家宣佈著這件事情吧。

不過,還有個疑問,是誰告訴給姚子奇知道這件事情的呢?她也很想知道呢。

【待續...】

コメント一覧

comment list

記事のトップへ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

記事のトップへ

トラックバック

trackback list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treebox.blog88.fc2.com/tb.php/32-20c2d6eb

記事のトップへ

| ホーム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