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滿点。。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カテゴリ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トラックバック(-) | コメント(-) |
嘟嘟嘟,三聲響過,喀嗒一聲,卡帶轉動。似乎是空間的主人不在般的慣例響動,可是,電話答錄機旁的臺燈亮著,沙發茶几上擱著一隻小杯,和一樽清酒;及,蜷縮在沙發上閉目的男人,與他手邊的劇本。細微的呼吸聲,似乎人在淺眠。其實不然,他只是在感覺著空間的靜謐,也是他的一個習慣,在工作之前,黎華都是這樣,在自己的空間裏或揣摩角色心理,或找尋曲譜元素。而這次,暗,成了他的課題。

「你,是誰?」很細的聲音流泄而出,有些遲疑,有些茫然,……還有些期待的情緒。一遍,兩遍,三遍……地重複著。

「……還是不行。」

睜開雙眼,黎華輕歎地坐起身來。嘬了口酒,再度展開手中的劇本,翻到那頁他重複數次的臺詞,紅字標注『在面對他人真摯的關心時,表現出一種不知所措的心情。』。真摯的關心?什麼樣的關心才算得上是真摯的呢?呵~他還真是不甚明白呢。在這個光鮮的世界,沉沉浮浮近二十年的時間,身邊換過多少人早已是記不清的數字,有人說,他就是那命犯桃花命格的人,是與不是,他也懶得多作解釋。如今的他,又有幾個人真的可以瞭解得清楚?就像若綺,他們倆也算在一起五六年了,他以為她能體諒他的事業和想法,所以他接近她、認識她,和她在一起;他也曾經以為也許她就是他的終點站,結果,先撒開手的卻是他自己。想起來,當時還真是不少人都關心過這事兒,但誰又是真的在關心人呢?例如,那個和他有著同樣心思的人,王瑞恩。

認識若綺的時候,就知道她是因為當初遇上王瑞恩的關係才進入的演藝圈。於是,不可否認的,些許較勁的情緒便是萌生而出;最初和若綺在一起後,他不是看不出來王瑞恩那臉上若無其事,心底卻是不的心思,那個時候他覺得很愉快,一種說不出的勝利感;但,不知不覺間他們三個人卻走得更近了。也不得不說,是因為若綺的活潑個性而導致這樣的『三人行』的局面。對此,他也只是淡然地笑對。不為什麼,在他的概念裏,戀愛也只是感情的一種,大家都是成年人,又何必如小孩子似地總粘在一起?倒不如,彼此空出各自的空間,你有你的事情,我有我的活動,互不干涉又時有交集,這不是很好嗎?所以,現在只有他,永遠不懂若綺的孤獨和寂寞從何而來。大概,像王瑞恩那樣的經歷的男人會很瞭解吧?

想到這,黎華合上劇本,看著劇本上的名字。『愛情的顏色』。的確,在看到這個腳本時,他並不想出演,就因為這個角色設定太像他的過往,所以避讓是最好的選擇。之後,為什麼想演,這個問題王瑞恩問過,若綺問過,許許多多的人都不厭其煩地一再問,真正的答案,其實就連他自己也沒有完全瞭解,又怎麼知道如何回答呢。不過,最原始的糾結,他卻是清楚了。

「王,瑞,恩……」

重複念著,手指沾上杯中的酒,輕輕地在茶几上寫著。黎華笑,原來,被這個名字影響最深的是自己。

※ ※ ※ ※ ※ ※ ※ ※ ※ ※ ※ ※

十一月,翱翔天際。

難得的空期,使得整個公司的氣氛多少有些懶散起來。畢竟,這個時段,工作也不算太緊張,不論是藝人還是上下職員皆是如此。也許是老天爺見不得如此散光景吧,不一會兒的功夫,騷動便是降臨而至。

「哎,你們金經理在嗎?」

循聲望去,徐娘半老仍猶味余存的知名藝能講師,井蕾和她的女兒,冰美人桑禾蓓赫然出現在眾人眼前。喲喲喲,今兒個是吹什麼風,把這二位給吹到他們公司來了?不免有些詫異而楞住的眾人齊想道。

「哦,他在的。井小姐,你先坐,我請經理過來。」

還是能幹的莉鈴最先反應過來,微笑地招呼著人坐下,轉身走向經理室,敲了敲門。進入片刻,門打開,金皓和莉鈴便走了出來。

「你好,井小姐。我是翱翔天際經紀公司的經理,金皓。」很客套的禮貌招呼,卻似乎是有人不領這情兒。

「嗯。我們長話短說吧。我是來為我女兒談簽約的事情的。」井蕾張口便是篤定的語調,讓坐在一旁的桑禾蓓有些窘地也開了口。

「媽……」可惜的是,向來拗不過自己母親的她被一記眼神就封了下句。

「呵呵~井小姐那麼信任我們公司嗎?」見狀而不以為意的金皓笑著問。

「怎麼可能?你們跟钜子比起來還差得遠了,不過,小地方有小地方的好。至少我女兒在你們公司,誰也不敢給她氣受,是吧?」
「呵~看您說到哪兒去了,我們作經紀公司的怎麼會給藝人氣受呢?這不是自己砸自己的飯碗嗎?」
「那就好。那麼簽約金,我希望……」

「啊,不好意思。」金皓這時雙手作暫停狀,硬生生把井蕾的話給擋了下來。
「容我打斷您一下,合約要談可以,不過,您不能夠干涉。」

「你什麼意思?」井蕾有些不地看著金皓。奇怪了,她女兒也算是有名氣的藝人,這種小公司難道還會想拒絕?

「沒什麼意思。很簡單的,我希望您能放開手,將桑小姐完全放心地交予我們公司來打理各項事務。」
「憑什麼?我女兒的事情我為什麼不能管?」聽到上述的解釋,井蕾騰地怒火上升。

「啊,井小姐先別生氣。是這樣的,我聽說,之前都是您在做桑小姐的經紀人是吧?」金皓依舊笑眯眯地說道,並示意身邊的莉鈴將一旁看上去已是左右為難的桑禾蓓悄然帶開。

「是又怎麼樣?」
「所以啊,我才希望您放開手。我非常瞭解您對桑小姐的期望,同時我也很願意為此而竭盡所能地為她安排。那麼,像您現在還在管著的話,要萬一外面那些個不知情的人說,您是我們公司雇請的經紀人,這不大好吧?您說呢?」

「……」三言兩語,便是將有些怒氣的井蕾給說得楞在那邊不知該說些什麼好。
「井小姐?」金皓見勢,連忙追問道。
「……好吧,我就信你這次。不過,要是發現我女兒給安排了什麼不像樣的工作,我還是要管的。」
「啊呀呀,這您大可放心。我們公司向來對藝人可是很體貼的,這您也是知道的。呵呵~」

看著眼前正和和氣氣地笑著的人,井蕾心裏也多少承認是被他的話給打動了。誰都知道,钜子經紀和翱翔天際,兩家是時下最炙手可熱的經紀公司,一家是財力和實力皆雄厚的大公司,一家是幾年間迅速突起的生力軍。相較而言,她也不是沒考慮過钜子,但又擔心自己的女兒會遭到冷遇;而翱翔天際公司雖小,旗下的藝人卻皆是不可小覷的新一代天王天後級的人物,想想,女兒若是也能發展成那樣,也是了了自己的夙願了。再者說,也不是沒接觸過金皓這人,也的確如他所言,他的藝人和他的關係也都是很融洽的,不完全是利益關係所致。

「那麼,井小姐,您在這邊稍坐。」說完,人起身離開。很快地就有工作人員上前招呼起來。

經理室內。

「呼,禾蓓,讓你為難了,真不好意思啊。」
「不是的,經理,其實是我讓你為難了。」

一進來,金皓便笑著給之前被帶開到辦公室等待的桑禾蓓道起歉來,反倒弄得桑禾蓓更加地歉疚。其實兩人也不是初次才見面,幾次三番的解圍,在桑禾蓓的心裏,其實是很感激這位的。也所以自己的母親決定要來翱翔天際的時候,她很高興,結果卻沒曾想母親半點面子都不給金皓,弄得自己左右都不好開口說什麼。還好,這一次,這個人再一次給自己解了圍。

「啊呀,桑小姐,你就放心吧。經理自有他的辦法啦~」轉身進來的莉鈴笑著邊遞著茶杯,邊打趣道。
「啊,謝謝。你稱呼我禾蓓就可以了。什麼小姐的,不必了。」接下莉鈴遞過來的茶杯,桑禾蓓微笑著道了聲謝。
「那,你也稱呼我莉鈴好了。大家都是這麼叫的。嘻嘻~」
「好的,莉鈴。」
「哎哎哎,你們關係親密是好事,但別忘了,還有我這個大男人的存在,好不好?」看到很快就姐妹好的兩個女人,金皓也只得調侃地提醒二人,眼下還有正事要談呢。

「嘻嘻~是,經理。我先出去了,你們慢聊。」眨了眨眼,莉鈴笑嘻嘻地掩上門走了出去。
「好了,禾蓓,你有什麼目標嗎?」
「我,我想演戲!」頓了一下,看著金皓誠摯的眼神,桑禾蓓深吸了口氣,回答道。
「好。我會記著多安排的。你放心。現在,咱們來談談簽約金吧……」

交談得越深入,外表冷淡的桑禾蓓越是感受到了眼前的經理人對藝人的尊重。並不像她所見到過的那些眼中只為了利益著想的人,把藝人當作賺錢的工具,也許她真的得感謝當年的那場不禮貌的相遇,即使是那樣的狀況下,還是讓她遇上了這個好脾氣的男人。經理,謝謝你還願意幫我……桑禾蓓默默地在心裏想著。

※ ※ ※ ※ ※ ※ ※ ※ ※ ※ ※ ※

此時,全球製片,片場。

井然有序的拍攝現場,燈光、協調、服裝……各部門依舊還是那麼樣的忙碌著。只是,今日,多了些雜人等。例如……

「哥哥!」突然看到自己的哥哥出現在眼前的林芬芬愉快地招呼道。
「芬芬!」向來是疼愛自家妹子的林立翔張開雙臂,將林芬芬是抱了個滿懷。
「嘿嘿,哥哥你什麼時候回來的?」
「剛到就過來看你了,高不高興?」林立翔寵溺地摸了摸林芬芬的頭。
「高興啊!」聽到這話,林芬芬樂得早已是飛上了天。

這番和樂融融的兄妹重逢,卻是,苦了站在他二人身邊的那位被自己好友忽視掉的人,關古威拼命地搓著自己身上冒起的雞皮疙瘩。

「喂喂喂!立翔,你不要有了妹妹就忘了朋友的存在好不好?冷死我了!」
「啊!阿威,過得好不好?聽說你小子最近過得不錯哦!」再一記殺必死的擁抱撲了過來,抱得是關古威暗自後悔,不出聲提醒還比較好。

「我,我很好。放開啦,抱那麼用力,你想勒斷我骨頭啊你?」
「嘿嘿!」林立翔有些壞心眼得逞地摸著鼻子笑。
「你行李呢?」細心的關古威發現,說自己是才回來的人手裏面卻是空空如也,只是身上掛著個大大的挎包。
「托運送到住處去了。聽金說你們在這邊,就過來了。夠朋友吧!」

再笨也知道你是來看你妹妹的,哪管我這個朋友死活啊。關古威暗暗地在心裏吐著槽,沒敢把這話再老實地吐露出來,他的背還有些痛呢~。這個林立翔,出國三四年,身體是越練越結實了,跟塊鋼板似的。嘖~

「今天是有什麼戲要拍啊?你們站在這。」觀察了下周遭,林立翔發現身邊的這兩人都似乎是沒工作的樣子,問道。
「哦,王大哥的新戲『愛情的顏色』。」
「是黎華主演的哦~哥哥。」
「哦,那你們過來看?」林立翔側歪著頭打量著,繼續問道。
「啊嗯。」有些逃避著林立翔的眼神,關古威應了一聲。
「是啊,我來看阿威哥哥被搶掉的戲是什麼樣的。」卻不料,林芬芬的一句無心之話,把二人共同的來意給捅破。
「哈?阿威,這戲原來是你的?」林立翔訝然地看向關古威。
「沒,沒有啦!你不要聽芬芬亂說。可能是王大哥覺得我還不行,所以才沒我的份兒啦。」難得的解釋是掩飾的說詞。
「哦……這樣嗎?」

林立翔疑惑的詢問眼神,看得關古威是頭皮直發怵。真是的,早知道就跟芬芬先說好,不要亂說話的。這下好,聽到的沒聽到的,肯定都以為自己是不甘心才跑來看的。明明就不是這樣啊……(插花:阿威,對不起,是俺不好,你就再受累一下吧OTL)

「小林?」這時,一個有些低沉的嗓音響起,適時地幫陷入窘境的關古威解了圍。
「啊,小童!我回來啦~」

聞聲,回過頭去,但見熟悉的色短髮,像是要遮掩掉真實個性的深藍色墨鏡被摘了下來,臉上的詫異之情讓看在眼裏的林立翔很是高興地打著招呼。

「你……」
「我今天剛回來。」像是知道人家想問什麼地搶先回答掉。

於是,大眼瞪小眼,一時沒了對話。

「啊呀,我認識的小童怎麼變得那麼薄情啊?連歡迎我回來的話也沒有啊?」

調侃意味十足的開場白,就如同當年送走人之前那樣,聽著讓來人,童靖陽牙根發癢。所以,也就老實地不客氣地,朝著林立翔的胸口就是一拳招呼過去。

「哇,你還是這樣直接啊!」可惜的是,挑起的人微側身便是逃開了。
「嘖~你這傢伙,回來也不知道說一聲。」

童靖陽有些惋惜地看著沒打著人的手,抱怨了句。

「這樣不也挺好,大家都開心嘛~」林立翔燦笑著回應道。

其實,他是想打電話來著,也知道童靖陽的抱怨所指為何。不過,當年的那一點點不愉快,他不知道時間的流逝是否大家都沒事了。所以,回來得突然,也是想借此來沖淡或許還存在著的隔閡。現在看來,倒是他自己兒個多慮了。也好,這樣他的回來也是值得了。

也因為這個不大不小的騷動,引來了不少人的注意,結果就是,包括王瑞恩、黎華在內的很多人,紛紛過來和這個已經消失了三年多的林天王或敍舊或打招呼,一時間,好不熱鬧。

※ ※ ※ ※ ※ ※ ※ ※ ※ ※ ※ ※

許久過後。

造成片場騷動不止的主因,林立翔麻溜地搬了張椅子,熟絡地坐到了王瑞恩的旁邊。

「王大哥。」
「幹嘛?你還想觀摩什麼?」王瑞恩笑著問。這個林立翔從來就是個不安份的,現如今,他還想學些什麼呢?
「沒啦,我是想問問,聽說這戲原先是定給阿威的?」
「呃,這個事兒你也聽到了啊?」無奈地看著人,王瑞恩實在是沒料到,林立翔張口就是要問自己這個。
「嗯,聽我妹妹無意提到的,她不是有心要講的啦。」
「其實也沒什麼,媒體捕風捉影鬧的。本來我都沒考慮好找誰拍的。」
「那你是最後認定黎華是合適人選咯?」
「……也不算是吧。」

有些不肯定的回答,聽得林立翔有些驚訝。他所知道的王瑞恩,對拍出好的電影的認真和執著是相當地強烈,也所以他對來接拍戲的藝人向來是嚴格挑選,就如當年自己也是幾次閉門羹之後才好不容易拍到他的戲。他不認為這樣的王瑞恩,會在短短的幾年時間就改變了他的想法。

「那,為什麼?」

這一問,把王瑞恩給問住了。是啊,為什麼呢?心底裏明明有個聲音在提醒自己,現在的決定也許是個賭注,而且是一個風險很大的賭注。如果真如預想的那樣,那麼,就是自己賭輸了。可是,他又掙扎著,告訴自己,也許會有不一樣的結局,因為那個賭注是投在黎華的身上。

「也許,是我還想再嘗試吧。」最終,王瑞恩選擇了最不確定的答案給林立翔。
「嗯…那也很好啊。很久都沒看到王大哥還想挑戰什麼了,不如就放手一搏吧!」

向來樂天派的林立翔因此而拋回來的鼓勵,讓仍在矛盾著自己的決定是否正確的王瑞恩,終於是落下了心中的大石。是啊,就當作是挑戰吧。太久的按部就班,似乎也讓自己少了當年的那股子勁。他,果然是不再年輕了麼?

※ ※ ※ ※ ※ ※ ※ ※ ※ ※ ※ ※

時近黃昏。

這時,翱翔天際的辦公室內,透著落地窗映射下微紅的光芒。於是,工作的人收拾起手邊的東西,準備下班。與此同時,歸來的藝人們,熱絡地和室內的工作人員打招呼。

「金大哥人呢?我大哥回來了,怎麼沒見他啊!」一回來就叫嚷開的林芬芬四下張望著熟悉的身影。

「芬芬,你們回來了。經理在辦公室。」莉鈴微微地笑著回答。

「哦。他還有事情沒有處理完啊?」聽到答案的林芬芬小臉馬上就耷拉了下來。也讓一同回來的三個大男人不同程度地想著各自的心思。

『芬芬真的是長大了啊!懂事的樣子真是讓作哥哥的心裏高興啊!』——這是林立翔所想。
『哇?芬芬怎麼那麼失望啊?皓你快點出來吧,不然又該有某人爆走了。』——這是關古威所想。
『嘖~這小丫頭也知道不胡亂打擾人工作了麼?』——這是童靖陽所想。

是說,童靖陽會跟著他們來翱翔天際,真的完全是因為他拗不過林天王的說辭,所以,不喜多言的他,從進門開始,就只是沈默地和過往的人點點頭。結果發現,公司的人就像是把他當自家藝人似的,完全沒有人多嘴過問他的出現。嗯?金皓手下的人還不錯嘛。他這麼想著,直到他思考的对象從辦公室走出來。

「禾蓓,希望我們合作愉快咯~」
「嗯,謝謝經理。」

談妥合約事宜的兩人,金皓和桑禾蓓說著話一同走了出來。

「不用那麼客氣啦。……哦,芬芬你們回來啦!」略分神,發覺自家藝人回到公司,金皓沖著他們招呼著,包括那兩個不是自家旗下的,卻和自己關係頗好的男人。

「來來來,趁著大家都在。桑禾蓓。下周開始,她就是咱們這個大家庭的一份子咯~」言下之意就是讓在場的人歡迎一下。自然是明白於心的眾人中響起了鼓掌的聲音。於是,熱絡的掌聲久久未停,看得一旁的童靖陽有些好笑。這個金皓,原來就是這麼管理自己手下的人啊,真有他的。呵~

「好啦。大家都忙各自的吧。」示意眾人停下後,金皓走上前。
「立翔,歡迎回來。」
「嗯,金,我回來了。」

沒有握手,沒有擁抱,就是很簡單的兩句話,卻又透著彼此之間友誼的深厚。

「桑姐姐,太好了。你來我們公司,以後你要多教教我演戲哦!」

曾經與桑禾蓓有過合作的林芬芬,一點都不生分地拉著桑禾蓓的手,高興地說道。

「呃,好。」桑禾蓓終是不慣別人對自己那麼親切的態度,有些遲疑地回答道。

笑著看著林芬芬拉著桑禾蓓說這說那的,金皓笑了笑,便招呼著其他三人坐過一處,留下這個女生的空間給她們。當然,他也希望,芬芬的活潑能讓桑禾蓓放開些,其實他知道的,桑禾蓓並不如她外表那般的與人不善。

【待續...】

コメント一覧

comment list

記事のトップへ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

記事のトップへ

トラックバック

trackback list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treebox.blog88.fc2.com/tb.php/33-0d36953a

記事のトップへ

| ホーム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