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滿点。。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カテゴリ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トラックバック(-) | コメント(-) |
數日後。

全球製片的片場現場,依舊是忙碌與騷動參雜其中。而騷動也依然是甫回國歸來的林立翔的人緣之好所帶來的。

「立翔!」
「喲!」

那日沒在現場出現的人之一,方若綺。好友的歸來,自然是上前一番攀談。

「啊喲!這不是林立翔嗎?」
「彭胡前輩!?」

聽聞當日事情後而跑來的人,彭胡。身形的落差,還真是讓林立翔好生意外地問東問西起來。

「喲,海龜回來了?」
「是啊,我終於慢騰騰地遊回太平洋彼岸了。」

那日沒在現場出現的人之二,古芊菁。暗諷的語調,林立翔照樣是見招拆招,弄得是古大小姐既好氣又好笑,最後還是隨意地聊上幾句才離開。

「好傢伙!你這小子回來也不通知我!我帶妮雯過來了。」
「立翔,歡迎回來。」
「啊哈哈,你們倆還好吧?」

演藝圈子裏的大俠夫婦,馬智文和林妮雯。一個中氣十足,一個溫婉有禮,林立翔也只能是打哈哈地一筆帶過。

目睹著眼前正上演得火熱的『敘情記』,身為片場內最高層的領導人,王瑞恩也只好是搖頭苦笑,連聲拜託這個好人緣的男人,站過一處,不要影響到這邊的同期錄音工作。如此而已。

「立翔。」

乖乖地聽從王大導演的指示,終於是安靜下來的林立翔的第六個訪客還是出現了。

「金!……哦哦,我知道。」

看到金皓的出現,林立翔很是高興地提高音調,結果就是,來人連忙打出噤聲的手勢,於是音調又降了下來。

「怎麼不多休息幾天,調整下?」金皓問道。
「金,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不住。」林立翔攤了攤手,回答道。
「不住啊……」停了下,「還是打算自己管自己?」
「嗯,大概是吧。金,你是想來勸我進公司?」林立翔歪過頭來問。
「不是。」很肯定的回答。
「嘿嘿,我就知道金瞭解我。」
「我瞭解你沒用,有人未必瞭解。」

似乎是意有所指地,金皓的眼睛瞄向身後站定的若干人等。

「誰?」

林立翔順著他的眼神,也往身後看去。只見他們倆身後自己的妹妹,身邊還陪著個年輕人,看上去有些緊張。還有就是一個看上去很拽的小子,似乎是剛巧路過的樣子站在附近。

「金,芬芬旁邊站著的那個就是那個誰?」林立翔心中有些了然地問身邊的友人。

「嗯。他就是丹尼斯。啊,後面那個站著的是子奇,姚子奇。」似乎沒想到姚子奇也在附近的金皓,說道。

「他們倆就是和我妹妹很有關係的兩個男人咯?」拉著長腔,林立翔抱臂,觀察著他們兩人。

「就知道你是這毛病……別這樣,丹尼斯對芬芬很好。」金皓無力地看著儼然進入『好大哥』狀態的林立翔,勸道。

「那,那個姚子奇呢?我記得芬芬也跟我提起過他……」
「子奇……怎麼說呢,那孩子人不壞的,芬芬傷心的那陣子也是因為他在才恢復的。」

「哦?那麼,現在是怎麼樣?」聽著金皓的解釋,林立翔仍在問。
「這得問芬芬,我也不清楚她到底怎麼想的。」拍了拍林立翔的肩膀,「總之,你別太為難他們倆。」

「金,你很喜歡姚子奇?」聽到這,林立翔得出結論,探問道。
「畢竟是自家藝人嘛。不過,子奇也好,丹尼斯也好,我希望你還是把這個選擇權留給芬芬吧。她也是該長大的時候了。」看向還在那邊站著的人,金皓微笑地示意他們可以過來了。不過,站在二人身後的姚子奇只是搖了搖頭,走開了。

「哼~金,我發現你老了哎!」林立翔有些打趣地說道。
「難道你不老?你還大我一歲吧你!」反擊回去。當然就是見到玩性大起的人,又預備著鬧騰了。

「啊,不想給王導轟出片場的話,你還是收斂點好。」

說完,人離開,只剩下林立翔悻悻然地看了看那方正專注著的導演,撇了撇嘴,拉著過來打招呼的人也跟著走開。

※ ※ ※ ※ ※ ※ ※ ※ ※ ※ ※ ※

「CUT!」

隨著導演的一聲喊停,這一日的拍攝宣告結束。眾人長吁了口氣,實在是這一日過得還真是漫長。許久未見的邊拍邊修改本子的場面,終於是再現了。

「啊啊,收工了。」
「是啊是啊。喂喂,一會兒到哪去吃東西啊?」

工作人員那帶著疲倦的哀歎聲,聽在王瑞恩的耳裏,也是久違了。真是,是自己變了?還是他們不適應了?

可,話又說回來,他也是許久沒在嘗試過在拍攝的過程中,被演員的即興表演激發出新的靈感來了。而這一切,全都歸功於今天的主角,黎華。多場戲份,還是那麼精湛的演技,卻與以往相較,有著很明顯的豁開,也因此自己的想法便被連帶著,也數度變換著,結果,便是抄起手邊的劇本,一邊動起筆修改著,一邊討論著接下去的戲要如何走向。

「嗨,在想什麼?」

一記問話,把王瑞恩的思緒拉了回來。抬頭看去,黎華正笑著看著自己。

「哦,沒什麼。辛苦了。」
「嗯,你也辛苦了。」

「很久沒有這樣了,有些懷念呢。」見著王瑞恩沒起身的意思,黎華坐了下來。
「是啊……我都快忘了這種感覺了。」聽著黎華這麼說,王瑞恩也語帶懷念地說道。

「不好嗎?」黎華笑著問。
「不,說起來,我還要謝謝你。」王瑞恩很快地否定掉。
「哦?為什麼?」有些詫異對方的反應,黎華側過頭看向王瑞恩。
「因為是你的演技的帶動,我才能有那麼多的想法被激發出來。」
「那我是不是該說一句,這是我的榮幸?」黎華輕笑。這個男人還是這麼的老實。
「……」
「好啦,時間也不早了。你也收拾下走吧。」

說完,黎華站起身來。只見身影一晃,竟是直直地往後傾倒。王瑞恩趕忙也站起身來,扶住他。

「怎麼了?」這才發現扶著的人的臉色有些蒼白,王瑞恩擔心地問道。
「啊,大概是有點累了。謝謝。」被扶著的人這時的聲音也有些虛。
「要不要我送你去醫院?你看上去有點不大好……」
「不用了。我想也許是昨晚睡得有些晚的關係。」擺了擺手,黎華離開王瑞恩的懷抱,表示自己沒什麼大礙地說道。
「怎麼那麼不注意休息?」皺著眉,王瑞恩責怪道。
「呵,一時琢磨劇本太入迷了。」

聽到熟悉的責怪聲,黎華淡淡地笑了。還是這樣比較有王瑞恩的風格。

「那快回去休息!」
「好的。明天見。」

望著離去的紅色身影,王瑞恩的眉宇間仍流露著擔心的神情。他真的只是沒注意休息嗎?

※ ※ ※ ※ ※ ※ ※ ※ ※ ※ ※ ※

夜幕時分。

還在辦公桌前,埋頭工作的歐凱文,此時聽得內線電話嘟嘟作響。按下,秘書告知有來客。看了眼牆上的時鐘,這個時間,也只有他那個喜歡擾人工作的大哥會造訪。於是也沒問來人是誰便示意秘書將人請進。

果不其然,門打開,出現在自己眼前的,就是那個熟悉到無法回避的紅色男子。

「哥,這麼晚了……」正準備抱怨兩句,卻發現走近的人的臉色有異。
「你怎麼搞的!快給我躺下。」

醫生急切的聲音,伴著拉拽的動作,黎華便是給硬按到了一旁休息用的房間裏的床上。躺著的人,看著醫生七手八腳地鬆開自己的衣服領口,緊接著,掏出聽診器仔細地聽著,有些蒼白的臉上還是笑了出來。

「凱文,不要緊張。我只是沒睡好。」
「知道自己有低血糖,你還那麼不注意!」確定人沒什麼事後,醫生怒瞪躺著的黎華。
「我也不想的嘛,一時沒注意而已。不要生氣啦~」
「沒注意,你總是事後這麼說。」

念歸念,病人最大的醫生還是轉身出去,在自己辦公室的常備藥箱裏拿出包口服葡萄糖劑。倒了杯熱水,撕開封口,攪拌均勻後,走了回來。

「喝吧。」
「嗯,謝謝。」

「還跟我客氣……」醫生沒好氣地拉過張椅子坐了下來,看著坐起身來,接過杯子慢慢喝下去的黎華。
「呵,習慣了嘛。」遞回杯子,黎華笑著說道。

「好點了沒?不是我說你,工作再重要也要顧好自己的身體啊。」
「你就不要念我了,我知道錯了。」

「……」醫生有些疑惑地看著黎華。向來總是會說『下次會注意』的人,今天卻是很認真地跟自己賠起不是來。

「哥,我怎麼覺得你有點變了?」
「嗯?怎麼會這麼認為?」
「你不是那種會坦率說自己錯的人。」
「呵,凱文,我在你心裏就是這樣的人啊?」
「差不多。」誰讓你每次都岔開不理會。醫生如是想著。
「呵呵~那我還是重工作吧。既然你那麼認為的話。」
「喂!」
「呵呵呵呵~」

此時,房內的兄弟倆,並不知道這時還有個人站在門外。王瑞恩欲敲門的手舉在半空,門縫洩露而出的談話雖是聽得不真切,可是聲音他是認得的。黎華和他的弟弟,凱文醫院的院長,歐凱文。原來,他還是有來醫院。那自己是進去,還是不進去呢?王瑞恩一時間拿不定主意。

結果,還是秘書看到,熱情地幫他敲開了門。於是,只見房間內的某個人難得地給楞住了。

「王導演,有什麼事?」醫生心裏雖也詫異王瑞恩此時的出現,卻還是盡責地問了聲。

「啊,哦,也沒什麼。本來是想過來問問黎華的身體狀況。」王瑞恩看了眼坐著的黎華,見著他臉色有所好轉,心裏也多少放心了。

「哦。他只是低血糖發作,休息不好造成的。」
「嗯。那我就放心了。那是不是以後要注意些什麼?」
「啊嗯,你幫我多提醒他正常休息吃飯就可以了。」

「凱文,你把我當小孩子嗎?」聽到弟弟那麼樣的囑咐,終於是反應過來的黎華立馬反駁道。
「你比小孩子還難伺候,我的好大哥。」一針見血的斷言,黎華也只能是苦笑。

「怎麼這麼說我啊你?」
「我又沒有講錯你。王導演,我希望你能幫我多監督下這個人。」醫生不予理會,繼續與王瑞恩交涉著。

「呃,好的。我知道了。」

王瑞恩點了點頭,答應了下來。走上前,很自然地將手搭在黎華的額前。

「嗯,看上去是好多了。黎華,我送你回去吧。」
王瑞恩的這一動作,讓黎華茫然得看了他很久。
「怎麼了?」見沒有答應,王瑞恩疑惑地看著黎華。
「……沒什麼。謝謝你。」
「走吧。」
「嗯。凱文,我走了。你也早點休息吧,不要光會說我哦~」
「放心!我比你更知道健康的重要,記得好好休息。」

一再的叮囑,再看向王瑞恩眼中的關心,黎華這才知道,原來這就是他一直想不明白的,真摯的關心。他想,他知道那個心中得不出的答案了。人,會因為得到而變得貪心,而他,也已經是擁有而不自知。現在,既然明白,就該牢牢地抓住,不是嗎?

※ ※ ※ ※ ※ ※ ※ ※ ※ ※ ※ ※

這之後。

不管是全球製片的工作人員也好,還是偶爾來探班的人也好,都發現了一個有趣的現象。向來是工作第一的王大導演,一改往常的工作態度,時不時地會停下拍攝進度,讓大家有更多的休息空間;並且,不止一次地可以看到這位追著黎大天王的身影,或是要求他好好休息,或是詢問他是否有好好地吃飯等等諸如此類的小事。好事的人也有那個不怕死的上去問原因,得到的答案竟是,受人之托,忠人之事。於是,大傢伙兒既是疑惑又不好過多議論什麼,再怎麼說,可以不用那麼高密度地工作,總還是眾人樂見的事情。

「284鏡頭,第4場,10時35分。take one,action。」

『啪』的一聲,打板的人迅速地退開。鏡頭推近,昏暗不明的燈光下,一人靜靜地坐著。很快,燈光轉為明亮,一人進入。

「為什麼不開燈?」童靖陽沈著張臉,質問道。
「反正我什麼也看不到了,有沒有光線有區別嗎?」黎華面無表情地陳述著。
「你這傢伙!」快步走上前去,一把揪住黎華的衣領,童靖陽怒氣衝衝地低吼道。
「這個世界上,看不見的人多得是!你以為就只有你很慘嗎?」
「是。」很篤定的回答,看不出被揪住的人的臉上有任何的情緒。
「混蛋!」

隨著一聲咒駡,拳頭便是招呼而來。意料之外的動作,黎華躲閃不及,便是硬生生地吃下了這一拳。再一細看,竟是嘴角流下點點血絲。

一旁的工作人員看到這般情景,驚呼的同時欲上前中斷拍攝,卻被王瑞恩抬手阻止了。

察覺對方只是一時無意,還有事後的愕然,黎華很快地反應過來。

「是。我是混蛋,不然老天怎麼會懲罰我呢?呵…」笑的同時,嘴邊的血跡仍在擴大中。
「……對不起。」片刻後,也不知道是為剛才的魯莽,還是繼續演著戲,童靖陽輕聲地說出道歉的話。
「沒什麼。可以放開我了嗎?」抬手指了指仍揪著自己衣領的那只大手。接著,就是如願地得到釋放。

退了幾步,黎華將适才被打亂的發絲捋至耳後,坐了回去。

「……謝謝。」突來的謝意,讓童靖陽訝異地瞪著他。什麼?謝謝?
「啊,沒說清楚嗎?謝謝你。」

黎華似循著童靖陽的聲音找尋到方向,雙目似無交集地偏過頭看去。

而這再一次的道謝,卻讓童靖陽無所適從。的確,現在他們兩個人都沒有在按著劇本上的臺詞演出。那麼,現在的他該說什麼?

「呵…」見著對方沈默,黎華突然輕笑出聲。
「你笑什麼?」見狀,童靖陽順勢問道。
「沒什麼,只是突然知道,原來血是鹹的。」
「血難道還是甜的?你這個小少爺,真是……」
「我從來不知道嘛。」
「痛不痛?」

走了過去,童靖陽半跪在黎華眼前,眼中帶著幾分疼惜的眼神,撫上手,動作輕柔地擦拭掉他嘴角上的血跡。

「沒有心,痛。」刻意的停頓,也不知是意指嘴上的創傷,還是另有所指。

「別這樣,你不是一個人。知道嗎?」抬手,將黎華的腦袋抵上自己的前額,童靖陽低聲地安慰道。

「嗯。現在,知道了。」

對於這樣的安慰方式,黎華卻也是頭一遭遇上。淡淡的回應了一句,便不再作聲。

長久的沈默,看得是周遭的工作人員都有些莫名。這算是演好了嗎?有人開始向導演的方向看去,卻也只見王瑞恩在沉思著。

「不停嗎?我的嘴巴好像開始有點麻了……」
有些痛苦的詢問聲音,沈默的眾人這才驚醒過來。
「CUT!」之後,便有人趕忙遞上浸過冷水的毛巾給黎華敷於臉部。
「你……沒事吧?」童靖陽有些遲疑地看著黎華。看那樣子,自己下手也是有點重了。
「嗯。我很好。就是,頭一次被人這麼樣的安慰,有點不習慣。」
「嗚…」算是他白擔心一場!童靖陽忿忿地走開了。

啊呀呀,他只是實話實說,又是誤會他在揶揄人了吧?黎華捂著毛巾,看著離開的童靖陽,及一旁看戲的眾人,其中就有幾日來騷動不已的林立翔。嗯?似乎那兩人又開始在爭執起什麼。哎,怎麼就沒有人來安慰下被打的他呢?難得地,他的心裏又一次慕起眼前的那些人來。

「還痛嗎?」

突地遞至眼前的毛巾,及出現在自己眼前的人,黎華微微地笑著搖了搖頭。

「好多了。」接過那人手中的毛巾,繼續敷於臉上。
「那就好,今天就拍到這兒吧。」王瑞恩關切地看著黎華嘴上的創傷,說道。
「進度不會影響嗎?」
「你現在這個樣子,也不能拍下面的鏡頭,不是嗎?」
「那好吧。看來,又得去找凱文找點消腫的藥了。呵,又該被他念了。」

心知自家弟弟看到自己這番模樣,又該是如何的嘮嘮叨叨,黎華只得苦笑。

「我家裏備有一些,不然,你來我家,我幫你上藥吧。」
「……」沒預料到王瑞恩會如此提議,黎華一時沒了語言。
「就這樣吧。我去和大家說一聲,你在這等我。」

說罷,王瑞恩轉過身去,拍著手聚集眾人,簡單地說明了下狀況後,眾人自然也是沒有什麼意見地散去了。然後,他轉回來,笑著拉起還坐著的黎華。

「走吧。」

沒有作出任何的回答,黎華任著他拉著。掌與掌之間的溫度,在這個有些秋意的月份,讓從不知道關心的人有了些暖暖的窩心感。

※ ※ ※ ※ ※ ※ ※ ※ ※ ※ ※ ※

歲末時分。

在人流攢動的街巷間,或三五成群的少女們,或是依偎著的情侶們,無一不在談論著最近最是熱門的話題。

『ね、看没看黎华最近演的新戏?』
『有啊有啊!黎華演得好帥啊!』
『就是說啊!好深情呢~~』
『看得我直哭耶~』

『愛情的顏色?的確是部好片,讓很多值得人細品的細節之處。而且,黎華的角色,更是大膽地把一些人性的東西展露無遺,很有突破性的演繹方式。』

『今天,你陪我去看爱情的颜色吧。』
『嗯?不嫌悶嗎?那片子。』
『不會啊~聽說很感人的呢。』
『好吧。』

全球製片最新一文件電影,『愛情的顏色』甫上映,便是如潮湧般地受到各方的好評,即使是向來以尖銳批評的影評家們也是頗頗表示,對該作的讚賞之聲。

「可以放下心中的大石頭了嗎?」
「你怎麼知道我沒放下?」
「你不是一直在矛盾,選我到底合不合適嗎?」
「那你又知不知道,我其實覺得你已經合適了?」
「嗯,什麼時候?」
「你被打的那天。」
「啊呀,你這個作導演的也忒不尊重演員了吧?」
「我覺得,我已經有在改進我的工作態度了啊……」

坐在車內交談的兩人,各自的心思,各自笑著。

終究,這部戲還是成功了。黎華的堅持,果然是有他應有的道理的。

他想,他會知道,什麼是愛情的顏色。既然有人教會了他,那麼,也就該有這個責任,不是嗎?

【完。】

コメント一覧

comment list

記事のトップへ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

記事のトップへ

トラックバック

trackback list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treebox.blog88.fc2.com/tb.php/34-4d122823

記事のトップへ

| ホーム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