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滿点。。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カテゴリ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トラックバック(-) | コメント(-) |
『喀噠』一聲,打開門走進來,關門,隨意地將鑰匙夾扔在臺面上。終於是結束了『愛情的顏色』的拍攝工作,童靖陽拖著有些疲憊的身體自冰箱裏拿了罐啤酒,大仰八叉地往客廳沙發倒了下去,咕咚咕咚地灌下肚。

累,很久都未曾有過的感覺。記不起來,是在什麼時候起開始接拍王瑞恩的戲;而這次,原本在『愛情的顏色』裏面,只是幾場過渡的配角而已,結果卻是在黎華的帶動下,劇本是一再地被修改,然後他的戲份也就隨之逐漸吃重起來,直至結束儼然躍升至第二男主角的位置上來。要說不高興,也的確有點。幾次三番地在片場的失控,並不是他願意的。大概等到電影上文件,又是一通批評的言論再次上報。罷了,也都是習以為常的事情了。

手伸向上衣口袋,掏出煙盒,取了支煙叼在嘴裏,點燃。深吸了口,拿開,呼出煙霧。再繼續,右手拇、食二指抵著前額,童靖陽若有所思地,眼睛瞟向小指上的銀戒。幾乎是不會有過多裝飾的他,除卻深藍墨鏡是經紀人葳姐刻意要求以外,就再找不出第二件飾物來。而這個戒指,是前幾日林立翔硬塞到他手上的,說是為三年來沒了音信而道歉的禮物。拆開後,他有些吃驚也有些迷惑:戒指,某種意義上來說,是想要約束一個人的表示。小林將這送給他,又是想表示什麼呢?很早開始,或許應該說從見面的第一天開始,就很清楚地知道,林立翔是一個不住的人,即使是有難得的休息時間,也不會只是散過日,或創作或看書或聽音樂……總之,總會找點什麼事情來做的。就如現在,才回來,就到處亂竄,要麼片場要麼唱片公司,看上去像是和舊識的眾人聯絡感情,其實不然,他看得出來,林立翔是在有目的地在和人打交道,已經不再是當年那個直率的陽光大男孩了。可歎嗎?不知道,他太清楚世事無絕對的道理,所以,林立翔的變化他只是看在眼裏不想說什麼,三年多的空白,什麼都可能會發生的。他,或是林立翔,也都無法保證他們之間的關係在什麼時候就會分崩離析,到那個時候,這個戴在自己手上的戒指又能有什麼意義呢?

沉思著,門鈴響了許久都未察覺到。而後,也是一聲『喀噠』,門鎖轉動,一人走進來。放下身上的挎包,漸漸靠近沙發上坐著的童靖陽。繞過茶几,也坐了下來,身體一傾,來人的腦袋便躺倒在童靖陽的大腿上。突來的重量,這才讓童靖陽發覺屋內多了一人。低頭看去,竟是林立翔有些悶悶不樂地瞪著他。

「怎麼了?」知他心裏肯定有事,童靖陽率先問道。
「我按半天門,你也不來給我開。」有些哀怨的語調。
「對不起,我在想事情,沒有聽到。」抬手將煙掐滅,將林立翔的身體攬過來,童靖陽調整了下身體的姿勢,好讓他躺得更舒服些。

「在想什麼?」
「沒有什麼,剛拍完戲,有點累。」
「嗯哦。今天我去接芬芬……」將頭轉向內側,林立翔悶悶地說道。

聽到這,童靖陽心中便是清楚躺著的這個人又是在為他的妹妹而不開心了。

「那丫頭又怎麼了?」
「小童,我是不是該放手了?」
「我不早就跟你講過嗎?那丫頭也大了,你少操心那有的沒的。」
「可是……」
「到底發生什麼事?」

聽著林立翔掙扎又矛盾的問話,童靖陽皺著眉。一定是發生了什麼,才讓這個向來有主意的傢伙開始鑽起了牛角尖。

「我把那孩子逼得太急,結果,反而是被他勸我放手。」
「……姚子奇?」想了下,不確定地說出心裏猜度的答案。
「嗯。這個,是他讓我轉交給芬芬的,我不知道……」

接過林立翔從衣兜掏出的紙張,展開,是一份曲譜,潦草的字跡,還有多處塗改過的痕跡,不難看出,寫的人是在怎麼樣的心情下寫出的這般的內容。記得忘記,說得輕巧,真能做得到的又有幾個?

「他真的選擇放棄?」
「嗯。小童,我是不是做錯了?」似是確定又不明了的問句。
「這樣也未必不是件好事,不用那麼內疚。」
「你也這麼說……金也是。」
「你再煩惱下去也於事無補。省省力氣吧。」

「……」沈默,伸過手去,交纏上童靖陽的右手,玩著他指間的銀戒。
「還有什麼想不開的?痛快點!」被林立翔這般撫弄著,童靖陽忽地有些心躁。

「小童,你喜歡我嗎?」半晌,很慢的語速,低聲的問。
「……廢話,不喜歡理你作甚?」怔了下,很快地作出回答。
「我不是指普通的喜歡……」

緩緩地,一直看不清楚臉上表情的人轉過身體,清無波的眼睛直直地看向童靖陽,眼神中流露出的情意令他不及防備,下意識間將身體往後靠去。

「……為什麼問?」
「我,想知道答案。」
「!」

認真的眼神,想知道答案的詢問,讓童靖陽在此時無處可逃。騰地站起身來,正欲邁步逃開林立翔那像是要看透自己的眼睛,眼角的餘光偏又掃到,自己突然的起身令原本躺著的人的腦袋正向茶几的邊角撞去。不遑多想,連忙是俯下身去,將人撈進懷中,隨即,只聽得『咣』的一聲,童靖陽的右臂重重地撞上茶几,茶几挪開數尺,兩人便是倒在了地上。

「唔!」
「小童!」

耳邊傳來痛苦的哀鳴聲,林立翔趕緊撐起身體,將壓在身下的童靖陽小心地扶了起來。看上去是被撞得不輕的人,坐好後反而是抬手撫上他的後腦,語帶擔心地輕聲詢問道。

「有沒有撞到?」
「沒有。你等等,我這去你房間拿藥膏……」

還沒等林立翔說完,一把拉住他,童靖陽只是搖了搖頭。「我沒事,不用那麼大驚小怪的。」

「怎麼會沒有事?我明明……」
「都說沒事,你擔心什麼啊!」說著,右臂抬起將人攬入懷中。「看到沒?這不是好好的?」

伏在童靖陽的胸前,背後有力的環抱,林立翔知道這是童靖陽不讓自己擔心的表示。輕輕地歎了口氣,即使再有想問的,也只能作罷。其實,答案聽不聽得到,也不會影響到他們之間目前的關係。沒太深入,也不是淺交,他知道童靖陽的心,童靖陽亦同樣知道他的心,只是那麼久以來彼此不將那層薄薄的窗戶紙點破罷了。今天,看到芬芬的淚水,看到姚子奇的坦然面對,說心裏不感觸那是假的。他再有心要將芬芬護在自己的羽翼下已經是不可能的事情,她有她自己的一片天空,而且也已經有個人在呵護著她。他這個作大哥的,除了親情外就什麼都不是了。走回來的路上,在廣場上看到姚子奇和慕容和希兩人放著風箏,他也確信那是真的釋然。突地,一種孤寂感湧上心頭,佔據著他全部的思緒。等反應過來,躺在童靖陽的大腿上時,他便又莫名地安心了許多。也許,這樣已經不必問些什麼了,只要他們還在一起。

「小林……」似是下定決心地呼喚了一聲。
「嗯?」
「我只講一次,你給我聽好。」
「什麼?」
「…………」

兩人的距離稍稍地被童靖陽拉開,嘴型的變化,無聲的言語,一個字、一個字地說給林立翔聽,沒有過多的掩飾。

「就是這樣。」

歎了口氣,不想去確認林立翔之後的表情,童靖陽合上眼簾,聲音有些顫地落下結句。是在害怕嗎?也許。三年前的放手,也不及此刻心底這般的空寂。他甚至不知道,這次若再失去懷抱中的這份溫度,自己會是如何。

就如他不願看到的,林立翔掙開他的懷抱,走開了。聽著他的腳步聲,拿起挎包開始翻找起什麼,童靖陽頓時心底一涼。結束了。有些事本來就不該讓它發生的,他不是再清楚不過嗎?

「小童,這是金要送給我們倆的。」

以為是要離開的人,忽然傳來說話的聲音,童靖陽驚地站起身,有些不敢確信地看向還呆在屋內的林立翔。他沒有走,只是要拿什麼來給自己看嗎?

走了過去,接過他手中遞出的物件,拆開,身體竟是不由自主地顫抖起來。

「金是不是很壞心眼?」林立翔邊說著,邊走到童靖陽的跟前,「不過,這也是我想跟你說的。」

一對筷子,是再明白不過的告白話語,這是在告訴他,他的答案並不是得不到回應的。

「小林!」

一把抱住林立翔,童靖陽已然是千般話語哽在喉,內心的激動無法用任何的語言去再多說明。

「小童,你說過的話要算數哦!」

眼眸間,閃動著的是同樣的情緒。相識至今,答案的揭開,他亦是難掩心中的感動。想過很多次,自己會有怎樣的心情面對,結果,被這份真摯的情感撼動最深的是自己。謝謝你願意告訴我,小童。林立翔默默地在心裏念著抱住自己的那個人的名字。

「嗯!」重重地應了一聲,珍惜彼此的心已是不必多言。

※ ※ ※ ※ ※ ※ ※ ※ ※ ※ ※ ※

楓林街,10號公寓。

「呵呵呵呵……」

自廚房內端出兩杯熱茶來,紀翔困惑地看到工作臺前,金皓正不知因為何事而笑出聲來。

「在笑什麼?」將熱茶放下,親昵地摟過金皓的肩膀,紀翔問道。
「呵,想到立翔拆開禮物時的表情,就有點忍不住……」
「你呀……」

說到那份禮物,挑的時候其實本是自己看中想要買下來,之後拗不過皓再三的央求,這才變成了送給林立翔的回國禮物。也不是說對他們二人的關係心存芥蒂,他很清楚皓對自己的心意,也看得出林立翔那人也只是愛鬧了些,所以也就隨他去。

「紀翔。」
「嗯?」
「你不會在意吧?」歪過頭來,金皓半詢問地說道。
「在意什麼?」
「就是禮物的事兒。」
「傻瓜,你不是相應補償回來了嗎?」

手指了指臺面上冒著熱氣的兩隻杯子,杯身上一綻一攏的彼岸花,就像他們倆對彼此的依,纏繞相連著。

「嗯。是我瞎擔心了。」
「很晚了,去休息吧。這些事兒明天再做。」
「好。」

按下開關,兩人牽著手,走上樓去。難得的週末,沒有繁忙的事務,沒有繁重的工作,約定好的,只有他們兩人的時間。說什麼,想什麼,不重要,只要彼此的心裏有對方足已。

※ ※ ※ ※ ※ ※ ※ ※ ※ ※ ※ ※

夜已深,樓下依然繁華如舊,樓上,淡淡的香氣隨風散出窗外。

『呼啊……』
『困了就回去睡覺。』
『不要,吃太飽走不動了。』
『……那你想怎麼樣?』
『今兒晚上,讓我住這吧?』
『別胡鬧!』
『我不管!你說過,我要是累了可以住下的!』
『小林……』

不是不願他住下,只是這一夜發生太多事情,怕的是自己的把持不住。可惜,那人硬是著不走,並且快手快腳地脫下外衣,往床上一倒,蓋上被子,兩眼一閉,這就算睡下了。拿他沒轍,簡單地收拾了下屋子,拾起床邊散落的衣物,與自己的外衣一併放好,躺了下去,抱著那人,終是有些倦地合上眼,輕聲地道了句晚安。

『小林,我愛你。』

便沉沉地眠了。他並不知,這時被他抱著的人並沒有睡,反身過來落下一吻。

『我也是。』

雲再飄,也有停下的一刻。這只遊慣了的紙鳶也終於再次系上細線,牢牢地攥緊在童靖陽的手中,幸福地任著他牽來蕩去,甘之若飴。

【完。】

コメント一覧

comment list

記事のトップへ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

記事のトップへ

トラックバック

trackback list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treebox.blog88.fc2.com/tb.php/37-256e0389

記事のトップへ

| ホーム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