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滿点。。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カテゴリ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トラックバック(-) | コメント(-) |
深夜。

將歐怡青送回酒店,再驅車返回自己的公寓,又是獨自一人歸來的紀翔放下鑰匙後,將窗戶盡數打開,任著寒冷的夜風呼嘯而進。

明天,又是新一輪工作的開始。所以皓也就沒有與他一同回來,而是另行叫了車回去了。約好了的,週五的晚上到周日的白天是他們給彼此的相見時間,和工作時不同,事情一樣在做卻約定好誰都不能提起,只有他們兩人的短暫約會。是自己提出的,這樣就不會誤了彼此的工作,而且也是給彼此留下空餘的空間的最好方式;對他來說,能夠擁有那份溫暖已經是莫大的滿足,可如今心中這份有些寂寥的空無又很明白地在說著,貪戀的心情已不僅僅是擁有就足夠的了。

呼出一口氣,褐紅眸子凝望著窗外的繁華,嘴角輕揚,很輕地哼笑出來。自嘲了下自己适才貪心的欲念,轉而思緒又放在了晚餐時怡青坦承的一番話上。

『……有件事兒我必須跟你坦白。在維也納的時候我見到了克烈斯……』

克烈斯,克烈斯•穆勒,名義上是他該稱呼一聲『哥哥』的人,穆勒皇族的第一繼承人。認下那邊其實並不是很自願,也許是聽了皓的話,也許是不知道要如何去拒絕那個人的誠懇,總之,時間的推移下他默認了自己的另外一個身份,也僅此而已。旁的,他從來不作多想,因為那不是屬於他的東西,他沒有想過也不用去想。

而這個『哥哥』,接觸也並不多,雖然是說最先藉故來頻頻騷擾他的就是這個作『哥哥』的人。理由也很簡單,要將他不願意承擔的一切推到自己的身上,並且美其名曰『這是對他的補償』。非常的可笑,於是一場決鬥決定了他們的分道揚鑣,留下來的人自然是現在還在這兒的自己。他以為,這樣事情就可以劃下句號了的。現在,克烈斯的再次出現,又是在打算著些什麼呢?難道還在執著於他是否回去麼?有些不安,紀翔緊緊地抓著窗框,頻繁地作著深呼吸。數次後略微緩和下來,掏出手機,猶豫了片刻,最後按下了那組熟悉的號碼。

幾聲等待音響過後,話筒那端響起了有些困乏的聲音。

『喂……』
「是我。睡了?」
『還沒,正準備去。……你不是特意打來好督促我睡覺的吧?』
「不是。」聽到對方反射性作出的提問,紀翔心情有些愉快起來地回答道。

『怎麼了?吃飯的時候就覺得你好像有心事的樣子……』
「被你發現了?」還是那麼敏銳的人啊~說著話,紀翔仰面躺倒在沙發上笑道。
『哎,不要說得我好像從來不關心你似的。』立時自彼端傳來的抗議之聲。

「呵~我沒那個意思,只是有些事情,我想還是先和你說一下的好。」
『和你……那邊的事情有關?』有些遲疑,小心地選擇著自己的措詞,只是不想讓聽到的人因此而不高興。

「嗯。要聽嗎?」對於話筒那端的體貼,紀翔又豈會不知?緩和的語調,傳達著自己的情緒讓對方知曉並且安心。
『你說我就聽咯。我說過的,就算是被你罵,我也希望能夠多瞭解你一些的,不是嗎?』

「皓,愛你。」很自然地,道出這句已說過千次萬次的表白,只是想回應那份令自己窩心不已的心情。
『……不是要說事情嗎?』沉默了下,咕噥了一句,聽在紀翔耳邊的著實可愛的反應。很幸福地笑了,不再去言語戲弄那人,緩緩地道出所說之事。
「好,我說……」

這一夜,通信的兩端,是再一次的瞭解,也是再一次的彼此依。

※ ※ ※ ※ ※ ※ ※ ※ ※ ※ ※ ※

次日午間。

駛進停車場前,目光不經意地看到出現在大廈前的豪華汽車及數名衣人,停好熄火後,紀翔手握著鑰匙想了一會兒,這才打開車門走了出來。步入電梯按下鍵前,一聲熟悉的急速呼喚聲響起。

「等一下!」

莞爾而笑,手按住電梯的開啟鍵,等待著來人氣喘吁吁地跑進來後鬆開,再按下樓層數。

「你怎麼比我還要遲?」抬手抹去來人額上的汗珠,紀翔語帶溫柔地問道。
「呼、呼…忘調鬧鐘了……」調整了下自己的呼吸,一路小跑著趕上電梯的人,金皓解釋道。

「呵!」一聲輕笑,笑的是昨夜這人因自己之故而在入眠前竟是忘了調鬧鐘這般迷糊的舉動,也是在笑眼前的人對自己的心意之深。

「別取笑我了,實在是困了才忘記的……」
「我沒有取笑你的意思。……你的頭髮有點亂了。」
「是嗎?走得太急也沒怎麼注意……」

應著話,金皓將手裏的公事包遞到紀翔的手裏,面朝電梯內壁梳理了起來。唇邊含笑,圈住他的腰,輕輕地往他梳理的指間吻了下去,惹得人是連忙將這非禮之徒硬生地推開。

「紀翔,別鬧,很快就要到公司了。」
「呵~好,我遵命就是了,親愛的經紀人。」

就在兩人說話兒的功夫,『叮』的一聲,上升的電梯停住,門啟開,兩人一前一後地走了出來。就快走到公司辦公室門口的時候,同時看到了如樓下出現的衣人正駐立在門兩旁。互看了眼對方,皆是不明所以的眼神。很快,自門內走出一人來。

「金大哥,紀翔~」

見著來人一身職業女性的裝束,如不是這親切的稱呼還真是一時半會兒認不出來,那是他們都認識的人,歐怡青。

「怡青,怎麼跑來了?」驚訝她的出現,金皓笑著問道。
「嘿嘿,偷空來看看大家的~」吐了下舌頭,還是一如當初那般的討巧模樣。

「怡青,這些人是你的隨扈?」指了指站在那邊的衣人,紀翔開口問道。
「呃……樓下的是,這些人不是……」有些心虛地不敢正視紀翔的詢問,歐怡青退至金皓的身邊。

「嗯?」

不待紀翔繼續發問,迎面而來的莉鈴的說辭解開了他心中的疑惑,也令得他原本平和的心境驟生鬱結。

「經理,有位克烈斯先生正在等你。」
「啊?克烈斯……」瞄了眼身邊男子不的神情,再看了看避到自己身邊的歐怡青,金皓歎了口氣,「知道了,我這就去。莉鈴,麻煩你沖三杯咖啡送進來。」

「好的。」
「怡青,不好意思,不能招呼你了……」歉意地沖歐怡青笑了笑,金皓拽了下身邊紀翔的衣角,示意著什麼。

「沒事、沒事,金大哥,你先去吧……」

擺了擺手,看著金皓似半拽拖地將紀翔帶離自己的視線步入那間經理室,歐怡青這才如釋重負般地長籲了一口氣。端著茶託從茶水間走出來的莉鈴看著她這般模樣,不由得疑惑著湊過去。

「怡青,怎麼了?怪怪的。」
「我第一次知道紀翔生起氣來有那麼地可怕……」拍了拍胸口,歐怡青似剛緩過神來地說道。
「生氣?沒有吧……看不出來呀。」回想了下适才所看到的紀翔的表情,莉鈴不以為然地回答道。
「莉鈴,一會兒你進去,咖啡放下後就出來吧。真的!」
「有那麼嚴重嗎?」不解,可看到怡青非常用力地點頭表示,莉鈴也只好應道。「好,我知道了。」

之後發生的事情,也的確證明歐怡青所言不假。平日裏對人只是比較冷漠的紀翔在那日過後,很長的一段時間裏,不知何故卻似吃了火藥般的『生人勿近』。除卻他們的經理人,他的專屬經紀人金皓是個例外。

※ ※ ※ ※ ※ ※ ※ ※ ※ ※ ※ ※

經理室內。

一進門,同樣的酒紅色頭髮,只是較之紀翔還稍長些;端正的面容,左右異色的雙瞳,無懈可擊的舉止和神情,以及那身華貴的穿著,均可見那人高貴的氣質與其顯赫的身份。看向走進來的二人,目光更多地投注在與他無二的紅發男子的身上,似打量、似欣賞又有些關切的眼神,令紅發男子不的心緒越加地凝重。

「克烈斯,你好。我是金皓。」待秘書放下他吩咐好的咖啡退出去後,金皓微笑著伸出手去,自我介紹道。
「你好。恕我直言,你就是我弟弟所說的人嗎?」只是微點了下頭,克烈斯並沒有伸出手來。

「呃啊?」突來的詢問,令金皓不明就裏。
「是我中文表達不好,我是指,你就是讓吉祥想要留在這的人嗎?」

「……克烈斯,如果你想讓談話繼續下去的話,我想,你應該尊重一下紀翔的意願。」心中苦歎著,昨夜的對話讓他很瞭解紀翔對於自己『名字』的芥蒂之深。所以,金皓頓了下開口勸道。

「哦?看來我的弟弟告訴了你很多關於我們家族的事情。」似乎對金皓的勸說是在意料之中,克烈斯很平靜地看向站在那邊的紀翔,觀察著。

「的確如此。我也很高興他願意告訴我這些事情。」依舊是微笑的回答。
「好吧。在這裏,我可以答應你,我將尊重他的意願,不提吉祥二字。」隱約發現紀翔的不情緒正因為金皓的這句話而漸漸消彌下去,克烈斯笑著承諾道。

「謝謝。」拉著紀翔一同坐下,金皓繼續開口道。「你是來看紀翔,還是來帶走他?」

一語出,詫異於如此的直接,克烈斯並沒有很快地接下他的話茬,轉而端起茶几上的咖啡喝了起來。金皓,之前也曾派人瞭解過,翱翔天際是他的父親金勇一手創建,因SD的跳槽而誘發了一連串的不幸事件,金勇心臟病發,公司負債累累,可以這麼說金皓是臨危受命才承擔下這一爛攤子事情。也許是在此之後,經營策略有所改善,翱翔天際漸漸地發展起來並壯大成為現如今國際知名的經紀公司,也不可不說是這個看似平常無奇的男人的能力之高。

今天是第一次與他正面接觸,若非是之前紀翔刻意地阻抗,也許現在他們三人的見面會是另外一番情景吧。這般想著,克烈斯沉默許久,這才開口回答道。

「我只是來看看我的弟弟。」
「哦,那我就放心了。」
「擔心我帶走他,你的公司會遭受到損失?」交握雙手於膝上,克烈斯試探性地問道。
「不,你不可以將他帶走,因為他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人。」很從容的笑容。

「皓……」從進來就一直沉默著,不發一語的紀翔,這時難掩驚訝的神情地看向毫不掩飾他二人之間感情聯繫的金皓。

「呵呵,你的回答我很是受教。謝謝你如此坦承。」
「不用客氣。我只是有個很好的習慣,實話實說。」
「那恕我今日冒昧打擾了。近日希望有機會能好好地認識你,金……」語至此,克烈斯頓了下,看了眼對自己不甚友善的紀翔的表情,語帶親昵地繼續說出下文。「皓。」

「歡迎再來,我也很高興能認識紀翔的家人。」如先前的客套,金皓還是伸出手來,微笑地說道。
「哦,我也同樣很高興認識你。」

而這一次,不再是傲慢的點頭示意,而是站起身來,伸出手去回握道。然後心情愉快地離開了。餘下那邊自始至終都對他的到來抱以不快的紀翔的瞪視,和金皓的無奈苦笑。

昨夜入睡前,沒料及紀翔突來的電話打擾,只道是這個男人有心事,卻不曾想娓娓道出的這許多事兒竟是當年與他共處時毫未察覺到的。如『欠下的那一句話』,的確是他欠的紀翔,只是怎麼也沒想到過,這背後竟是如此這般的真相。掛斷電話後,久久地,心裏在為紀翔如此委屈自己而心痛著無法入眠,這才是為何起晚的原因。不說,也只是不想讓紀翔對此而歉疚什麼。如果那場決鬥他可以知曉,如果那時他在當場,也許也就不會再這樣欠得更多。

「紀翔。」蹲坐在紀翔的身旁,扭過他的頭與自己正視。
「嗯?」
「我本來想埋怨你幾句的。不告訴我那場決鬥的存在,被你當作外人看待的感覺還真不好受……」
「皓,我……」看著金皓眼中真切的情意,紀翔一時無法辯駁什麼。

「聽我講完。我現在不怪你,真的。有些事情像這樣事後知道也很好,至少你是真的很重視我才瞞著的。所以,可不可答應我,以後不管發生什麼事情,我們都一起來面對好嗎?」
「……好。」
「那麼,克烈斯的事情也不要再自己來解決咯。我……」

未盡的言語消失於觸碰著的唇間。輾轉,纏綿,不想再多聽什麼,只想擁著這份暖心的感情入懷的人,心中記掛甚多卻也只是順著那人的人,不過也就是再一次的彼此依的索求吧。

※ ※ ※ ※ ※ ※ ※ ※ ※ ※ ※ ※

樓下。

「殿下,現在前往何處?」侍衛拉開車門,待克烈斯坐進去後,盡責地詢問道。
「酒店。」沒有波動的聲音。
「知道了。」

合上車門,不消刻車子啟動,徑直地開向他所下榻的酒店方向。搖下車窗,看著一閃而過的熟悉街景,的確是許久未曾再踏足的地方,臺北。還是那般的繁華,就不知道是否是物是人非了。

當初為了尋找不曾謀面的弟弟,他旅行至此,機緣巧合下駐留了相當長的一段時間。在這裏,他認識了溫柔的少女,楊安。安對他的留心還有那份體貼讓從來不去在意他人對自己的關心的他漸漸地改變著,所以離去時他是與安一同離去,既是想成全弟弟想留下的願望也是成全自己的心意。只是,回去後,新的開始對他而言也只不過是與過往生活無異,而對安來說也許真的是一份有些沉重的負擔吧。他始終不明白,為何他的一再強調依舊無法讓安確信他能保護她周全,不會受到一絲一毫的非難;久了,兩人不再是當初你言我語的平和,更多的只是彼此的沉默。終於,在他決定再次來到臺北時,安與他說要離開了。就此放了手,這才發現心裏沒有不舍。是他想錯了麼?安不是他想要的歸宿嗎?

憶及至此,車外一瞬而過的看板畫面,還是如此的熟悉的紅色帽子,紅色皮衣,歲月的流逝也似乎沒有將之帶走的那份清笑容。史蒂芬,也是在這裏認識的人,據說是背叛了翱翔天際的SD成員之一。當然他不那麼認為,真心在喜歡著音樂的人絕不是什麼心腸惡毒的宵小之徒。細聊之下更是確定了他的看法,史蒂芬並不能預知到離去後會發生什麼,完全是因為金勇的觀念太過陳舊,只知磨煉他們而不讓他們的才能發揮出來,會選擇離開也就自然是很正常的事情。想起那時講述時,史蒂芬臉上不經意流露出的歉疚表情,想來有些心疼。並不是他的錯,卻善良地將之歸咎於自己,這般純真的感情在演藝圈這等混濁的環境中是顯得多麼地難能可貴。

還能再見到他嗎?微微地歎著,一遍,兩遍,三遍地在心裏默念著史蒂芬的名字,克烈斯的腦海中如慢放般,閃過那一幕幕在那次決鬥後,難得的兄弟對話。

『結束了,是你輸了。』
『我知道,不需要你再提醒我。』
『不願離開嗎?』
『……與你無關。』
『如果,你有未了的事情,我可以幫你……』
『不需要!我會儘快收拾行李,去履行我的承諾。』
『……能告訴我,你的不甘心是為什麼嗎?』
『哼!告訴你又怎麼樣?你知道後還會接受我這樣的人成為你的弟弟嗎?』
『不管是什麼樣的答案,你是我血脈相連的弟弟,這點我可以鄭重地向你保證。』
『哼,說的好聽。……我喜歡一個人,一個男人。』
『……你很愛他嗎?』
『是。不過那個笨蛋大概是不知道……』
『你不打算告白嗎?』
『為什麼要?有些事情不是說了就可以了的。更何況,我不想因此而影響他的事業……』
『……你留下吧。這場決鬥的結果,我會和父親大人說是我敗了。』
『你這是好心給我的賞賜嗎?』
『不,我想我能理解你的感情,而且我也想尊重你的想法,只要你願意認我,認我們的父親,這就夠了。』
『說到底,不過就是你所要提出來的交換條件?』
『我要怎麼說,你才願意接受我們給與的感情呢?』
『不必了。告訴我,你已經擁有了這一切,何必要紆尊降貴地對我好?』
『因為你是我唯一的弟弟,就是這麼簡單的理由而已。』
『……』
『再見,希望有一天我能聽到你喚我一聲哥哥。』
『再見……哥哥。』

那一次,他第一次自紀翔的口中聽到了這一聲『哥哥』,也是唯一一次。很溫暖的回憶,至今令他難忘。今日見到那個可以說是改變這一切的人,金皓,可以很明白地感覺得出來,此人對紀翔的重要;也同樣地,紀翔在此人的心中的分量自是不輕。這樣的幸福,也許才是對紀翔最好的補償吧。而自己呢?是否也能擁有這樣的幸福呢?

「有個人,欠我一句話……嗎?」

淡淡地笑了,閉目,他想,這次的回來也許是個好的開始吧。

【待續...】

コメント一覧

comment list

記事のトップへ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

記事のトップへ

トラックバック

trackback list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treebox.blog88.fc2.com/tb.php/39-9cfd2bc5

記事のトップへ

| ホーム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