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滿点。。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カテゴリ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トラックバック(-) | コメント(-) |
「喵嗚~」

一次。

「喵嗚~」

兩次。

「喵嗚~」

第三次……可惡!!極度不爽窗外傳來的貓咪的叫喚聲,姚子奇憤憤地將手中的筆一扔,站起身走向窗臺,猛地一下拉開窗子,正準備大吼一聲將擾人的貓兒趕跑的時候,卻意外地看到一隻正哆哆嗦嗦地,蜷縮在窗臺一角的灰褐色小貓。看樣子似乎是在高處行走時誤墜下來的,那雙在夜色下閃動的金瞳也同時看向手扶在窗邊的人,前爪微微聳起,後身弓著,非常警的狀態。

「嘖,搞什麼啊!過來!」

姚子奇咋了下舌,伸手就是探出窗外,欲將角落裏的小貓給撈出來。可惜的是,那小東西越是見他的手往自己兒個跟前伸過來,越是向後縮進去。嘗試幾次後均是不得其法。

「可惡!」

咒駡了一聲,轉身走開,打開房門咚咚咚地跑下樓,不一會兒又咚咚咚地跑了回來。再一看,他的手裏多了一罐打開著的熟食罐頭。姚子奇『咚』地一聲將罐頭擱在離自己較近的窗臺位置上。也許是餓了,又或者是被食物的香味給吸引住了,縮在角落裏的小東西漸漸地動了起來,看著它一步一步地靠近自己放置罐頭的位置,忽地一下,姚子奇就將那只小貓給抓到手裏,拎了回來。

「喂,你這傢伙別亂動,聽到沒!」

瞪著手中的小東西不安分地亂撲騰著它的小爪,姚子奇沒好氣沖它低吼道。真是的,他作啥要沒事找事地把這傢伙給逮回來?看到的時候完全可以找個什麼東西把它趕下去就好了嘛,反正貓有九命,大概也摔不死的。不過……

「子瑩那丫頭八成會很喜歡吧?」
瞅了眼小東西被夜雨打濕的身體,他喃喃自語地拎著它走出房間。不一會兒的功夫,樓下的洗浴間傳來水聲和斷斷續續的低咒。很顯然,姚子奇並不清楚,貓咪最不願意的一件事情,便是洗澡。也所以,這樣的響動自然是把同樣還沒有睡下的姚子瑩給招了過來。

「哥,你在做什麼呐?……呀~」

姚子瑩好奇地探了半個腦袋伸進去,驚訝地發現自己的大哥正在和一隻小貓玩著『你跑我抓』的遊戲,看上去十分地狼狽。

「死丫頭,小聲點!別把媽給吵醒!」狠狠地瞪了眼姚子瑩,姚子奇壓低著嗓音警告道。
「哦哦……哥,你哪兒抓來的?」乖乖地將聲音放低,姚子瑩也蹲了進來。

「不知道從哪個地方掉到我視窗外邊的。」終於是將小貓又抓到了的姚子奇頭也沒抬,努力地給那小東西沖洗著地回答道。
「好可愛呀~哥,我們養它好不好?」蹲在一旁,撫摸著小貓的腦袋,姚子瑩禁不住喜歡地要求道。

「要養你養,我不管。」
「可是,我還要打工哎……」
「……好啦!一人一半。」
「好耶!哥,看不出來你人還蠻好的嘛~」
「哼!」

在姚子瑩的頭上敲了一記,拿起毛巾包住渾身濕淋淋的小貓,姚子奇半應允地答應了妹妹的要求。其實就算她不說自己也很有可能會養的,為了什麼他也說不清楚。反正,現在的自己總還是有能力的,不管是照顧自己的母親和妹妹,還是管著這麼一個小傢伙的餵養。

※ ※ ※ ※ ※ ※ ※ ※ ※ ※ ※ ※

雨,傾盆落下,所以,凡是有外景通告的藝人們也就順理成章地跟著一塊歇工。如,林芬芬正愉快地和誰打著電話;如,關古威在那邊和紀翔說著『去不去19號酒吧』;反倒是姚子奇一個人窩在窗邊,側背著身看不到他在想些什麼。

「睡眠不足?」漸漸是熟悉他的一些肢體語言的經紀人,小羽湊了過去,並在他跟前放下一杯咖啡。
「沒有…」如她所料般,側著身的姚子奇從閉目的狀態中似醒了過來,咕噥地回答了一句。

「別唬我了,我還不知道你這愛硬撐的毛病啊?」
「都講沒有了,你聽不懂啊?」

「好~聽懂了。」站在姚子奇的身旁,也端著杯咖啡看向窗外的雨勢,小羽語帶懷念地說著,「很久沒看到臺北的大雨了。」
「大雨有什麼好看的?」瞥了眼自己的經紀人,心想著『差點忘了這女人是海歸的』,姚子奇拿起桌上的咖啡喝了一口說道。

「子奇,你是個音樂人哎,怎麼這點浪漫細胞都沒有啊?」
「我又不是寫情歌的,幹嘛要悲春傷秋的!」
「你呀,到底曉不曉得什麼叫感傷啊?」聽到很有姚子奇風格的答話,小羽哭笑不得。
「懂又怎麼樣?」皺了皺眉,姚子奇反問道。

「……呐,子奇,有個問題我一直很想問。」

看向姚子奇,又看了下不遠處甚是開心的林芬芬,小羽小心翼翼地提出問題。而並未發覺她眼神流動的方向的姚子奇只是再次皺了下眉,直接回答道。

「女人的好奇心真不是一般的多。講吧!」
「你,和芬芬到底是怎麼回事?」

話一出,小羽就開始後悔起自己的魯莽來。一瞬間在姚子奇的臉上流露出的受傷表情,看得她有些於心不忍地心疼。

「幹嘛問?」出乎她意料之外的平靜語氣,姚子奇好像事不關己地問了回來。
「我好歹是你經紀人嘛,那個…你不方便講就算了。」咬著唇,小羽囁囁地應道。

「也對,你沒看到過那些亂七八糟的報導。」姚子奇雙手擱至腦後,往後靠著仰起頭,「我和她交往過,然後分手。就這樣。」
「你喜歡過她?」頗是吃驚這樣的答案,小羽蹲了下來輕聲問道。
「不是,玩玩而已。」
「子奇……」

太過稀鬆平常的語調,聽得小羽不知道如何去說這個稍小於自己的男人。進來翱翔天際之後,就直接被指派來做他的經紀人。一開始很不適應那種不把人放在眼裏的態度,為此也是沒少找自己的頂頭上司抱怨來著;漸漸地,也可能是由於經理從中斡旋的關係,她和他的合作才得以順利地進行下去。很快地就發現這孩子並不是不懂感情,只是有的時候不知道表達的方式罷了。是她魯莽了,不該問的問題就應該緘口,保持沉默就好。摸上姚子奇的發間,小羽有些寵溺地看著他不耐自己這般舉動的蹙眉反應,笑了出來。

「我說你呀,下次要是有記者問類似剛才那樣的問題,你可不能給我這麼樣回答哦~」
「廢話,還用你說?」
「好啦,雨也快停了,我送你回去吧。」清楚了姚子奇在這類事件上的態度,小羽放心地站起身來。
「不要,給女人送像話嗎?」
「哎哎,不知道是誰累得半死的時候CALL我去接人的啊?」
「那是例外!」
「好好好,是例外。回去的時候……這個,幫我向伯母還有子瑩妹妹問好。」轉過身去,提拎了盒點心走了回來,小羽笑嘻嘻地遞了過去。

「又要我拿回去啊?」不是他不想,只是自己拿回去的話,可想而知的麻煩讓他不是很甘願。
「不然,就讓我送你回去。」挑眉,等待著他的回復。
「……好啦,走啦!」

嘿嘿~這一回又是她勝了一籌。要知道姚子奇對自己的母親和妹妹可是相當地保護,儘管是嘴上不說的那種死鴨子嘴硬型。想要更接近這孩子,摸順他的個性,不想點轍可真是不好辦呐~此時的小羽笑得十分得意地緊隨其後,也離開了。

※ ※ ※ ※ ※ ※ ※ ※ ※ ※ ※ ※

數日後,午間。

「哥…方便進來嗎?」半開著門,姚子瑩的腦袋探了進來,問道。
「進來吧。」

見著姚子奇點頭應允後,姚子瑩走了進來,關上門後,放下手中的牛奶等物,小心地往角落的小碗倒著。那天夜裏撿回來的小貓說是他們倆一同飼養,不過由於不想給母親帶來太多的麻煩,所以一直是呆在姚子奇的房間中。也因為這樣,她每次想來餵食的時候都得來到這邊,而且是在不影響姚子奇的創作的情況下。

「呀~小咪乖,一會兒就可以吃了哦,別搗亂唷!」腳踝被頑皮的小貓磨蹭著,姚子瑩被它弄得癢癢地笑著說道。

小咪?這丫頭給那只貓起名字了啊……姚子奇停下手裏的筆,開口問道。

「喂,幹嘛給它起名字?」
「不為什麼啊,有名字比較好叫喚嘛。」
「……真是多餘。如果要送人怎麼辦?」

「哎!?為什麼要送人?哥,你講好了要養的啊!」聽著他那樣咕噥了一句,姚子瑩很是不解地跑了過來,質問道。
「我只是說如果……真是的,小孩子聽話要聽清楚啊!」拿手一彈,就是朝著姚子瑩的腦門一記爆栗。

「人家是大人了!」捂著被姚子奇彈的部位,姚子瑩毫不示弱地抗議道。
「還沒到18歲,算什麼大人!」
「那哥17歲的時候不也是那麼樣跟媽說的嗎?」
「……」

被自己的妹妹這麼一堵,姚子奇半天也說不出一句反駁的話。的確,當他覺得自己有能力撐起這個家的時候是那麼樣和母親爭執過,沒有想到的是,今天反而是被子瑩拿過來與自己據以力爭。該說是這丫頭真的長大了麼?瞅了眼臉被氣得脹紅不已的妹妹,在心裏歎了口氣,胡亂地揉了下剛才彈到她腦門上的地方,很快地說道。

「好啦!不和你吵了,一會兒記得拎它去洗澡。」
「哦,知道了。」

嘟著小嘴,看著姚子奇放下手裏面的曲譜本子,走下床去玩弄正在舔食的小貓,姚子瑩悶悶地應道。她這個哥哥就是喜歡把她當長不大的小女孩看,又不是只有他在照顧家裏,自己也有在打工貼補家用的說。哼~臭哥哥!想到這,忍不住地,姚子瑩沖著那個蹲著的背影方向做起了各種各樣的鬼臉。結果是,不巧得很,被突然轉過身站了起來,準備回去繼續創作的姚子奇撞了個正著,所以,頑皮的後果就是再一記爆栗以示懲罰而告終。

※ ※ ※ ※ ※ ※ ※ ※ ※ ※ ※ ※

晚間。

匆匆地吃過晚飯後,姚子奇收拾好自己的碗筷放進廚房後,便悶聲不吭地跑回自己的房間內,關上門。原因是,他始終還是無法習慣樓下餐桌上那一派和樂融融的景象。一直在照顧他們家的李叔叔人很好是沒錯,他也不是不認可李叔叔和自己的母親馬上就要結婚的事實,可是,真的要成了一家人,這彆扭的心情怎麼著也沒法扭正過來。倒在床上,腦子裏面什麼都不願意去想,姚子奇定定地看向天花板,漸漸地合上眼睛。

過了一會兒,感覺到自己的臉上正被什麼毛絨絨的東西拍打著,姚子奇睜開眼看過去,不知何時攀了上來的小貓正骨碌亂轉著那對金色的眸子,半好奇似地伸出前爪撓著他的臉。伸過手去,將小東西抓在手裏,食指撫弄著它的下巴,他似笑非笑地對著它自語起來。

「你是不是覺得我樣子很蠢?……也是,搞成這樣,一定是很彆扭對不對?……金大哥也說過,我不能陪著我媽一輩子,她總是需要有個伴的,我也知道。可是,外人總還是外人,我沒有辦法那麼快融進去的……」

「子奇啊……啊、啊、啊啾!!」

就在姚子奇沖著小貓講著自己不想明說的煩惱的時候,他房間的門忽然被人打開,緊接著,一聲連著一聲的噴嚏接踵而至。

「李叔叔!怎麼了?」見狀,姚子奇連忙起身走過來詢問道。
「啊、啊啾!……沒,沒什麼。啊、啊啾!……」

進來的中年男子擺了擺手表示著沒什麼,可是這止不住的噴嚏聲實在不是說句『沒什麼』就可以解釋得了的。看了看自己腳下跟著過來的小貓,姚子奇半疑惑地指著問道。

「你對這個……過敏?」
「有、有一點……啊、啊啾!」
「你先出去吧。」
「好……啊、啊啾!我是要上來和……和你說,你媽媽切好了水果……啊啾!……」

「好啦好啦!我知道了,你先下去吧,我就來。」推著仍堅持先說完自己來意的中年男子步出自己的房間後,再次關上門,門外隱約還是能聽到的噴嚏聲伴著下樓的腳步終於是停了。抓起有些懶懶地臥趴在地板上的小貓,姚子奇臉上掛著難以掩飾的不舍的情緒,輕輕地歎了口氣。

「算你沒緣份呆在我這裏了,小咪。」
「喵嗚~」像是不解他為何抓著自己不放還歎著氣的樣子,小貓帶著撒嬌的腔調叫喚著。
「呵,去玩吧。」將小貓放了下來,走到書桌前,拿起桌上的手機,按下快捷通話鍵組。待那方接通後,「喂,小羽。是我……」


深夜。

站在姚家的玄關處,小羽懷裏抱著個竹籃,而她面前還站著兩個人,一個是哭著的姚子瑩,一個是看上去很平靜的姚子奇。

「嗚嗚嗚嗚嗚……小咪……」
「死丫頭,別再哭了行不行?」
「可是……」
「有什麼辦法?你沒看到李叔叔對貓過敏啊?」
「嗚……」

「好啦好啦。子奇,你少說兩句嘛。」看著兩兄妹又是一次唇槍舌戰,小羽一邊撫拍著姚子瑩的肩膀安慰著她,一邊沖著姚子奇使著眼色,讓他別再言語刺激他自己的妹妹的情緒。

「子、子奇啊,其實真的不用……」自他們身後,中年男子捂著塊手巾走了出來。
「嘖!你出來做什麼?」姚子奇皺著眉回過頭去,看著那人頗是難受的面容。

「那個,我是想說,那貓……」
「你不要管,貓是我撿的,我說送就送。我才不要聽你一天到晚的噴嚏不斷,很吵哎!」
「好、好吧……」見著姚子奇的堅決態度,中年男子也只好作罷地退了回去。

「還有你,也快點給我回去睡覺,不然明天的課是想不上嗎?」接著,姚子奇拿手一指,沖著還在那邊依依不捨的姚子瑩發話了。
「好嘛……小羽姐,你要好好照顧小咪哦!」

「好,你放心。」微笑地應下姚子瑩的要求,小羽目送著她離開的背影,很認真地看了過來。「你呢?有什麼要求嗎?」
「沒有。」
「真的沒有?」很肯定地再次問了過來。
「……記得給這傢伙洗澡,最少兩天一次。它很容易髒的。」
「好~我知道了。」

「幹、幹嘛笑成那樣啊……」看到自己回答後,在小羽的臉上呈數倍擴大化的笑容,姚子奇有點不自在地說道。
「呵呵~有時候還真喜歡你這種不坦率的個性呢。」
「羅、羅唆啦!」
「好了,也晚了。你也去休息吧,我明早來接你上工。」

「不……」習慣性地想要說『不』,可當看到小羽懷中的竹籃,姚子奇話到嘴邊又咽了回去。「好啦,知道了。晚安。」
「嗯,晚安~」臨走前,摸了下姚子奇的頭,小羽愉快地道了別推開門走了。

真是的,為什麼老是摸他的頭……搓著有些疲累的後頸部,姚子奇也懶得去多想适才小羽的舉動,也實在是因為發生過太多次這樣的道別場面了。哪天有空,帶子瑩那小丫頭去小羽家看貓好了,省得老念念不忘地在那邊煩他。心裏如此決定好了的他,嘴裏念念有詞地鎖上大門後轉身上樓也去休息了。

※ ※ ※ ※ ※ ※ ※ ※ ※ ※ ※ ※

『……這個,幫我給金大哥。』
『哦,好。……流浪貓?』
『嗯,怎麼了?』
『子奇,你想小咪就早點說嘛,我會常帶它來公司的呀!』
『才沒有!』
『沒有嗎?』
『說沒有就沒有啦!你聽不懂啊?』
『嘿嘿嘿嘿……』
『都說不是了!……死小羽,你給我聽清楚……』
『啊呀呀,各位同仁們……』
『小羽!!!!!』

一個月後,翱翔天際整個辦公間內響徹著姚子奇惱怒的暴吼聲,和他的經紀人小羽笑嘻嘻的作弄話語,惹得是不少弄不清楚狀況的人的側目幾許。於是,惱怒的情緒升級數倍,一場鮮見的『你追我逐』的戲碼正式上演,也因此成了日後眾人茶餘飯後娛以笑談的話題之一。因為,很少見他與何人交往過甚親密的姚子奇,竟也似個大孩子般地與人一般計較起來。這不是很難得一見的奇景嗎?笑~

【完。】

コメント一覧

comment list

記事のトップへ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

記事のトップへ

トラックバック

trackback list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treebox.blog88.fc2.com/tb.php/41-5b79a076

記事のトップへ

| ホーム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