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滿点。。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カテゴリ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トラックバック(-) | コメント(-) |
時間,新年、情人節、生日……不論是哪一天,都從來不是專屬於他個人或者是誰的,這是從很早開始就有所體認的事實。倒也不會去太過在意,於自身而言,有或沒有也並不是他能完全決定的。所以,今天,對很多人來說是相聚的日子,他,黎華,依舊是在工作著。

「……好了,今天就先到這裏。」

話音落,立時在整個片場掀起了一浪歡呼聲。看著工作人員臉上那般愉的表情,王瑞恩只是有些無奈的心情。這樣的氣氛也不止一次看到了,可,每一次都是如此,耶誕節真的是那麼重要的日子嗎?他不是很清楚,對這一天的記憶其實是相當模糊的,除了那一年的……

「王導,我先走咯~」
「王導,聖誕快樂哦~」
「嗯,你也是,聖誕快樂。」

耳邊不時響起的問候,將他的思緒就此打斷,難得的微笑著,一一和身邊的工作人員道別。直到一個人的出現,這份笑容忽地有些僵硬起來。

「真難得,你會結束得那麼早。」
「很、很難得嗎?」
「至少,我是第一次看到你會如此提前結束。」
「呃……」

很簡單的幾句對話,讓這才意識到來人,黎華似乎是第一次在這個檔期接拍自己的電影的人,沒了下文。要如何說,這著實是個很為難的事情,總不好說是自己已經慣了這一天的早歸吧。

「怎麼?」

聽到黎華再次的追問,王瑞恩頓了下,背過身去邊收拾起自己的東西邊應道。

「沒什麼,只是适才助理來和我提議,所以想了想也就同意了。」
「是這樣……」

語帶末音,看著背對自己的身影,黎華此時的心情有種說不出來的不適感。他只是很訝異向來工作第一的男人竟會早早地結束掉手頭的工作,而且時間點上恰巧在這一天,聖誕夜,所以才半帶好奇地過來詢問。如果正如這男人所言,是體貼下屬的決定,換是別個人也許也就不奇怪了。這樣的答話,他是想掩飾什麼……

「……你,有事嗎?」王瑞恩半帶疑惑地回過頭來,看著依然站在自己身後的黎華問道。
「嗯?」怔了下,「沒事,要走了?」
「差不多,一會兒我要回辦公室一趟後再走。你呢?」

淡笑,黎華語意不明地答道。「我?難得那麼早結束工作,大概是回家吧。」

「哦。那,聖誕快樂。」
「聖誕快樂。」

結束了這短暫的對話,偌大的片場內便只餘下了他這一個人的身影。抬眼看向場中的佈景、道具等等後,黎華信步走到導演椅的位置坐了下來。似乎也是第一次置身其中,能有這般的暇空兒來看自己的工作環境。很靜,平日裏來或者是去都是那麼樣的忙碌和喧囂;沒有明亮的燈光,只有剛好能視認的光線而已。還真是難得,以往結束的時候走在最後的肯定不是自己,所以,在這樣的時間,坐在這邊感受到的,也只是另外一種的安靜。雖說和往日裏自己琢磨腳本角色時是同樣的境地,不過,還是有些許的不一樣吧……

「……回去吧。」

落下很輕的一句自言自語後,站起身來,走到門口處,抬手按下了開關,不再有任何的光亮,黎華似融入這片暗之中地離開了。

※ ※ ※ ※ ※ ※ ※ ※ ※ ※ ※ ※

停車場。

「黎華,你怎麼……」還在?很詫異眼前的人的出現,後半句的問話沒入王瑞恩的嘴邊。

「嗨,要回去了?」

呵~見到自己最後才離開有那麼驚訝嗎?這樣的發現多少讓黎華有點開心起來。

「嗯,你才走?」應了聲,繼續适才不好意思問的問話。
「是啊。」

很稀鬆平常的語調,聽起來的確是沒什麼不妥之處。可是,這話出自黎華的口中,不知為何有種很奇怪的感覺。王瑞恩心裏暗歎了口氣,為自己這種莫明其妙的結論而語結。

「之後有什麼安排嗎?」突來的問話,問的人甫出口也訝然了一秒。更不論被問的人被他這樣地給懵住了。

「啊?」一會兒過後,王瑞恩回過神來答道。「哦,我沒有的。你呢?記得好像往年你都有舞會要去參加的,對吧?」

「你什麼時候起也那麼瞭解我了?」手停在欲拉開的車門把手上,並未回頭,有些似好笑的語氣,聽不出這時的黎華是何種心情。

「以前聽若綺說起過,你有邀請她參加……」
「呵。若綺還真是什麼都和你說呢。」

一聲輕笑的回答,本就在話說出口後察覺到自己的多嘴的王瑞恩更加地懊悔,這樣,豈不是會讓黎華覺得若綺是個很碎嘴的女人了麼?他怎麼那麼隨口就說了呢?(插花:王導,你很笨……)

「不過,」頓了下,「今年我不去了。」
「是麼?」還沒等王瑞恩繼續問下去,那邊的答話接踵而至。
「我以為今天會工作很晚的,結果反而是你提早結束了工作。」

繞了一圈,在之前片場內的問答題又再度被拎了出來。這時才明白黎華為何會過來問自己結束工作的理由,王瑞恩的心中漸起歉意,開口說道。

「抱歉,如果我提前決定的話……」
「不必了。這樣也蠻好。」拉開車門,坐了進去,正準備道別時,自己的問話被那個人說了回來。
「那你之後有什麼安排?」

合上車門,搖下車窗,黎華微笑道。「如果我說,我現在很想去王大導演的家中,過一個只有兩個男人的聖誕夜,歡迎嗎?」

「你不介意冷清的話,我很歡迎的。」

如他沒有料到的這般的玩笑性質的要求,自己竟也會做出很是認真的應許;話語落,沒等王瑞恩繼續詫異自己的回答,對方很快地作出了結論。

「呵~那我就不客氣地去打擾了。到明天工作前為止。」
「呃啊?」

看著黎華的車子啟動,轉彎駛出停車位離開後,再多的遲疑也好,還是不解也罷,看來也只能是待回到居所後才能一一詳問了。認知到這一點後,王瑞恩也很快地坐進自己的車子中,發動引駛了出去。

這樣的發展,也許也是他自己想要的吧。很久以來,在這一天有工作也好,沒工作也好,一日結束後總還是有一個人的孤寂感,不想去在意,如果沒有那一年的溫暖記憶,他是否會如此快地應下黎華的要求呢?他想,也許不會吧。不論如何,這一天,自己不會再是一個人了,當然,黎華也不會是的。

【完。】

コメント一覧

comment list

記事のトップへ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

記事のトップへ

トラックバック

trackback list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treebox.blog88.fc2.com/tb.php/42-ea719c5a

記事のトップへ

| ホーム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