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滿点。。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カテゴリ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トラックバック(-) | コメント(-) |
【寫在前面的話…】

終於肯認命地來重寫26個Title,說是不甘心也的確是的。喜歡明三是個很意外的事情,而願意為此而努力寫文也實是出乎自己的意料。坦白說,不管以後是否能找到願意為這故事畫插畫的人,我都希望在故事告一階段的時候將其集結成冊作成本子。成本、販售什麼的個人統統都沒去考慮過,純粹只是想作一本個人志如此而已。我喜歡捧著書來看故事,而不是面對一個頁面來看故事,這種閱讀上的習慣是一輩子都改不掉的。(笑)

好了,以下就是寫文開始。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Acoustic Treatment║
                ─── 隔音措施。



「金大哥,你確定要把這個交給我來做?」

疑惑,他想不通,眼前的藍發男子為何會決定讓自己來負責錄音室的隔音措施。自己不就只是公司旗下的一名藝人而已嗎?

「是啊。你不願意嗎?」

「……」

說不願意那絕對是唬自己的。能照著自己的想法來建造一個錄音室,是多年来的夢想;只是,這樣,真的可以嗎?他有些不敢去确認。

「子奇,我相信你有能力做好的。可以嗎?」

「……那,不管我弄成什麼樣,你也不能有怨言!」

「行,一言為定。我會期待的,呵呵~」

敵不過,真的是敵不過。看著那慣常的笑臉,他心下如此確定著。打的交道越多就越是覺得,自己當初能遇上這個男人真可能是老天爺的眷顧。能如此誠然地放心讓自家藝人發揮的,在這業界内怕是再也找不出第二人了。

※ ※ ※ ※ ※ ※ ※ ※ ※ ※ ※ ※

數月後。

「哎~作得好簡單哦~和丹尼斯說的都不一樣嘛……啊喲!」

撫著被人賞了一記爆栗的前額,某小姐抗議似地瞪向敲她的人,「幹什麼敲人家啦?!」

「笨小孩,少多嘴!」

「我為什麼不可以講!我就是要說,你做的就是好醜嘛!(/‵Ⅲ′)/」

「……|(- _-)|」

敲人的人習慣性地擰了下某小姐的鼻子,而后像是鬧著別扭地将手抽回。接著就看到那位小姐的哥哥,向來喜歡湊熱鬧的傢伙左右看了半天,最後停在了兩扇一左一右的玻璃窗前。

「嘿~這設計誰想出來的?」人扭過頭來,看向身後一干人等。

「是我。這樣在擺放監聽音響時就可以得到更好的鏡面反射。」没等旁边蓝色头发的男子应答,负责的人最先给出了答案。

「哦?作得不錯嘛。……金。」

拍了下那孩子的頭以示肯定後,某天王笑得極其不懷好意地朝向那邊的好友,說道。

「嗯?」

見人不為所動,仍嘻皮笑臉的模樣。「以後我的專輯就全拜託你咯~」

「你確定?我是沒差,映彤姐那邊你自己去講。」

「安啦安啦!我作出好的東西來映彤姐才不會說我什麼呢!」

「好吧。」

看著那兩個年長於自己的男人有說有笑的,被拍頭的人臉上表情稍稍放鬆了些。其實,自一干人等說要過來一起看看新建好的錄音室時,心裏多少有些忐忑,倒不是因為怕自己作的不好,而是這般簡單而實用的模樣,他不確定是否能被認同。特別是放心將這工作交予自己的那位,自他負責那天起,那位就鮮少會來過問些什麼,最多也就是在談時會被問及進度如何等不是很重要的小問題。

微笑著,看著眼前的一切,不光是因為他離自己的夢想又進了一步,更多的,也許是他永遠也不會去承認的感恩之情吧。

【完。】

☆______________ FT.

我明白地講,重寫真的不是件很容易就能搞得定的事情。當時的心情,和現在的心情,已經變了。我變得不知道如何去說子奇這孩子的心情,對阿也好,對芬芬也好,就連他對立翔的態度,我都覺得變了,變得不像我原來寫的那樣。我不知道哪邊才是更正確的,因為,我内心是希望這孩子變得更好,只是,這樣的變化是不是太快我不可預知。所以,我在想,以后的故事要怎麼辦呢……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Bus Bay║
                ─── 巴士停車處。


『嘟嘟嘟…』

又是忙音!憤恨地咬著牙,通常必是隨叫隨到的人,今兒個卻是怎麼樣都聯繫不著,少年越想越火大,于是,抬脚便沖著巴士站臺邊上的垃圾桶一通猛踹以作發洩。

半長的發隨意綁了一束在腦後,端正的面容透著幾分霸道,看上去就不很好惹的性。他是翹課出來的,那些個鬼老什子的教官什麽的最TM廢話多!一下要這樣,一下要那樣,作這不行,作那不對……不是死老頭說不念完書就掃他的地讓他出門自生自滅的話,他才不來這種鬼地方浪費時間咧!

(×××××!個該死的言颢,敢不接本少爺的電話!××!) ——> 【污語連篇,故消音,哔——】

一通腹誹,外加腳下已經被他踢得沒了形的桶狀物體,少年怒氣漸消。這時,被他CALL了半天又××的淡金發色與他相仿年齡的男生喘得快斷氣地跑近他。

到人跟前,話都已然是說不利落。「對……對……對……」

「對個毛個對!很會跑是吧!」

少年鄙棄的目光,和,他手下有節奏地拍打來人後背緩和其呼吸的動作正好唱了個反調。

「……呼,好了。謝謝。」
見著人緩過氣來,少年開始質問。「你搞什麽!不接我電話,不要跟我講你TM忘帶手機!」
「嗯,忘了。」見少年明顯不信自己的說辭,又加了一句。「回到宿舍才看到你的來電,所以……」

「你不想要我送的手機就明講,退回來退回來。」才消下去的怒氣又升了回來。
「不、不是啦,少緯,我是……一時不習慣帶,不、不是不喜歡你…!」

沒想到自己的解釋反而引來少年更大的誤解,情急之下人努力的後果卻是話更沒法說清楚,還似乎不小心地(?)泄露了點什麽出來。咬著上唇,本就白的膚色此時爬上激動過度的紅色,映照在少年的眼中,老實說心裏開始泛起了那麽點暧昧不明的異樣感。不過,少年懶得去想那是什麽,算了,搞半天只要不是人不喜歡自己送的東西就好了。

丟了個白眼給老天,然後抓著人手臂,也不管人是否答應願意,「走,去猴子那!」
「打地圖?」
「不是。今天猴子說是買了那個……叫什麽來著……哦!那個什麽鬼360的東西,讓我們去玩。走啦走啦!」

被少年拉著在站台不遠處攔了輛車,又是被人硬塞坐進去。其實,耿言颢那時很慶幸自己的心思沒有被少年聽出來點什麽。他一直盼望著,他們兩個人一直這樣,少年繼續他的霸道,反正讓人改也不可能改過來的了。也奢望他們之間的時間,要是能走慢點就好了……他不想長大……不想離開這個對自己發號施令的男人……

可惜,逐漸迷離的目光,意識漸漸也不清晰了……想伸手出去讓那個在耳邊大叫自己名字的男人別再哭了,卻是无力擡起。只好在閉上眼睛的最後一刻,心裏默默地和人道著永遠說不出口的那句抱歉。

少緯,對不起。我不是想笑你,你哭得真的很不好看……

【完。】

☆______________ FT.

我是爲了圓自己出本的心願來填坑的小蝶子~
這個TITLE,可能有見過最初版本的人還記得吧?笑,兩位小妹妹的故事,也有子奇的。爲什麽會變成少言對?這得從core某日和我的聊天說起。可能這篇會有點悲吧,不過,這是玩過少緯一周目路線後唯一殘留下來的執念。是的,我沒能玩出遊戲裏面少緯路線的言颢不死END。所以……

這個坑一天更一新。(指天發誓。//啥?五章怎麽辦?唉……慢慢來,嗯。)

コメント一覧

comment list

記事のトップへ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

記事のトップへ

トラックバック

trackback list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treebox.blog88.fc2.com/tb.php/65-a528d269

記事のトップへ

| ホーム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