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滿点。。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カテゴリ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トラックバック(-) | コメント(-) |
『前 言』

好吧,俺承认这是临时起意,今早爬床前突然想写遥三同人,然后猛地忆起3/14就是明天,所以涅,不知死活的某决定,今天开始写White day相关同人。说起来,这一天也正好是榊さん的生日,去年还是前年的时候俺也是抽风似地完成了庆生同人;嘛~今年来看看有没有奇迹吧XD

以下,暂定:遥三相关、明三相关。POT我不确定写不写,嗯,霹雳的就算了(我没那心情写龙剑或者是四沐的穿越的说……)←其他我萌的游戏如果有出现的话,请各位不要太介意。在下在这边先谢过了~m< _ _ >m

§遥三相关 —— 有川家的一日。 (上)


一如既往的,平靜祥和的清晨。

街道上,匆匆過往的上班族、三兩結伴嘻笑著的學生們,伴著同樣早起的鳥兒們的吱喳聲,這就是很平常的一天開始。理所當然地,目前寄宿人口過剩的有川家亦如此。

收拾著十人份的碗筷,正忙碌在廚房與客廳之間的景時突然像是想到了什麼,「あ~」了一聲。於是,成功地引來好幾位的側目關注。

「怎麼了?哥哥,這麼突然地…」

最先疑惑發問的,是正準備和白龍一起去陽臺收衣服的朔小姐。其次……

「景時,發生什麼事情了?」
「是啊,有什麼事情嗎?」

這是正準備去院子裏“鍛煉”的青春二人組,九郎和弁慶,前者有些擔心的表情,而後者則依舊笑眯眯地看過來。

「あ、いや,也沒有什麼啦。只是突然想起來,明天就是14號了。」看著眾人射向自己的目光,景時連忙擺了擺手,笑著說。

「14號?」

朔小姐疑惑地看向站在身邊的白龍,結果發現對方也和自己一樣,不明所以。

「明天?明天怎麼了…」

與朔小姐和白龍一樣,沒搞明白景時說的意思的九郎正打算追問下去的時候,他邊上的弁慶像是也想到了些什麼,同樣的,在這時與适才景時那般的「あ~」地,說道。

「あ~說的是呢。明天是14號了呀,呵呵~」

「弁慶,你明白了?明天……14號,有什麼不對嗎?」於是,九郎扭頭追問道。

「沒有啊,沒什麼不對的。不要那麼擔心的表情啦~」

儘管弁慶臉上掛著的是人畜無害,天下太平的笑容,九郎還是無法不去追究這兩人似恍然大悟般的舉動。

「可是,到底你們倆為什麼都要提到明天啊?」

於是,在幾個人被他那麼一說而搞得不明所以的狀況下,將東西收拾好了的景時走了過來。

「あ、九郎,我來說吧。你記得嗎?2月的時候,也是14號,望美ちゃん不是給我們每人一盒她親手作的巧克力嗎?」

「ああ…是、是有這麼件事……」不知為何,景時話剛說完,本來很認真聽的人突地撇過頭去,似羞赧般地含糊應道。

「然後呢,在3月,也就是同樣的14號,通常來說,收到禮物的人也要同樣地回送對方一份禮物哦~。」

「是啊,而且我聽說是自己有收到什麼樣的禮物,還禮的時候也要回送給對方同樣程度的東西呢。」向來博聞的軍師大人接在景時之後插進一句,補充說明的來。

「那……意思是、是說,我、我們也要給望美巧克力!?」在聽完兩人的說明後,九郎訝異地看向他們倆。

「あ、這倒是不必啦~呃,我想弁慶的意思是,望美ちゃん給我們的禮物既然是她親手作的,那麼我們也應該要親手作禮物來回送她,這樣才不辜負她對我們的心意。是這樣吧?弁慶。」

「嗯,對的。」軍師大人依舊笑得十分燦爛地回答道。

「哦,是這樣啊……也、也是啊。……禮物啊」

結果,就這樣九郎若有所思地,人有些恍惚地往院子的方向走了出去。而本來預定和他一塊“鍛煉”的軍師大人則原地駐足,略微想了一會兒,最後選擇回到樓上自己的房間裏去了。而剩下的三個人,景時、朔小姐、白龍,就此問題繼續說著。

「明天啊……哥哥,我是不是也應該回送望美禮物呢?」

「嗯,朔不是以前有收到望美ちゃん送的絲巾嗎?我想,明天如果望美ちゃん收到朔的回禮也一定會非常高興的。」

「說的是呢。那麼,我來作點什麼好了……怎麼了?白龍。」

正當朔小姐決定要為此而努力作點什麼的時候,發現自己的衣袖被旁邊的白龍拉了一下。

「那個,我不知道我能為神子作什麼……」一向“高人一等”的白龍,此時縮著肩膀,很迷茫地喃喃道。(←請想像下,一隻很大的狗狗,耷拉著耳朵,弱弱地低鳴時的樣子。XD)

「這樣啊,……啊!白龍,我們來一起作小點心吧!就算是我們一起回禮望美,怎麼樣?」

「好!我會努力的!」

「哦~~這樣的話,我也要努力,不能輸給朔和白龍哦~!」

於是乎,在有川兄弟和望美仍在學校,Hione、敦盛和Liz老師外出的情況下,平常的有川家的一天開始有些不一樣了起來。

※ ※ ※ ※ ※ ※ ※ ※ ※ ※ ※ ※ ※

傍晚時分。

當有川兄弟,與外出的三位都一併回到大屋子後,不約而同地發現,往常這個時候都至少會有一個人在玄關處招呼他們的狀況沒有了。

「奇怪,家裏沒人嗎?」推了推眼鏡框,讓如是說。

「不可能吧?不像是沒在家的樣子啊,大家。」接著,和他一同回來的将臣四下看了看,開口否定了自家弟弟的推論。

然後,自他倆身後,不知道是從哪兒遊蕩回來的Hione吹了聲口哨。「哎~今天怎麼那麼安靜的?」

「啊,将臣殿、讓殿、Hione你們回來了啊。……Liz先生,你也回來了啊。」抱著自圖書館借回來的古書目錄本,第四個回來的人,敦盛很自然地跟他們打著招呼,當然地也包括了最後一個回來的Liz老師。

「嗯。」沈默簡言,一向Liz老師的風格。

「まあ、進去再說吧。」

總是天塌下來都不怕的人,決定不管怎麼樣,五個大男人擠在玄關這地方也無濟於事,還不如先進去了再看狀況好了。

※ ※ ※ ※ ※ ※ ※ ※ ※ ※ ※ ※ ※

這之後,直到回來的五個人將今天回來遇上的“異常狀況”給弄清楚時,已是晚上十點時分。也於是,覺得這樣的事情非常有趣的Hione很積極地加入了進來。敦盛則是意外地有些慌亂、不知所措,最終在Liz老師的勸慰下穩定了情緒,很慎重的模樣回到自己的房間去作準備。剩餘的三人,有川兄弟倆,讓君是早就想好了自己回禮的禮物,将臣呢也一派悠然自得的神態,似乎也早已是準備妥當了。而向來沉穩冷靜的Liz老師自是不必說,眉頭都沒皺一下地又外出去,據說是“去尋找適合神子的禮物的素材”去了。

而這一切的一切,在與有川家一牆比鄰的望美小姐是否有看到或知道,便就是個謎了。笑~

【想知道白色情人节这天,八片叶子都送了女王啥礼物不?(奸笑ing...)记得明天来刷更新哦~】→愉快地跑开~

コメント一覧

comment list

記事のトップへ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

記事のトップへ

トラックバック

trackback list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treebox.blog88.fc2.com/tb.php/74-cea83f3b

記事のトップへ

| ホーム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